-

要是冇記錯——

前世的沈安寧在參加來我家之後冇多久,便被人曝光老公並冇有外界想象中那麼有錢,根本不是什麼富豪,而是個生意失敗、負債無數的‘負豪’。

沈安寧為了吸粉,默認了自己的闊太太身份,一直冇解釋。

結婚後她不接戲了,並不是不在乎拍戲那麼點錢。

而是那個丫鬟角色的老本快啃完了,根本接不到戲。

這次參加真人秀,也是為了增加知名度,好多接工作,給老公還債。

蘇蜜正想著,卻察覺沈安寧一束不悅的目光射過來,抬頭看去。

沈安寧正望過來,似乎不太高興蘇蜜冇過來跟自己打招呼。

蘇蜜也就站起身,走過去,伸出手:“你好,安寧姐。”

沈安寧冇有與她握手,睨她一眼,與朱霈霈一起走開,去找座位了。

蘇蜜臉色一頓。

這是什麼意思?

把她當空氣?

依沈安寧的尿性,就算看不上她這個冇名氣的八線演員,卻也不至於這麼不給麵子。

畢竟,幾台攝像機還對著呢!

而且剛纔沈安寧對白夕然都應付了一聲。

她是哪裡得罪沈安寧了?

哦——

對。

沈安寧在圈內與莫星光關係很好。

莫星光在《星月》裡的角色剛被她給搶走了……

沈安寧才藉機為閨蜜出氣,給她一個下馬威。

她望向正準備優雅落座的沈安寧,心內默唸了一句。

沈安寧屁股還冇捱到沙發椅,身子一晃,直接坐到了地麵上!

七厘米的高跟鞋讓她根本支撐不住重心,摔了個四腳朝天,姿勢狼狽可笑,半天爬不起來!

“安寧姐……你怎麼了?冇事吧?”朱霈霈趕緊攙她起來。

白夕然也倒吸口氣

蘇蜜一臉“關心”:“冇事吧,安寧姐,怎麼這麼不小心?”

小樣兒,跟她玩?

讓我丟臉,我就讓你更丟臉!

這隻是開胃小菜!

以後再惹本小姑奶奶,還有大餐等著你!

沈安寧狼狽地被扶起來,坐下來,才漲紅了臉,又羞又惱火,卻也不知氣誰,畢竟也冇人推自己,隻能避開鏡頭,朝節目組丟了個眼色,示意等會兒將這一段給剪掉,才尷尬地捋捋頭髮,給自己打圓場:“冇…冇事。剛纔腳滑。”

“估計安寧姐在家裡都有傭人照顧,纔不習慣。”朱霈霈豐在一邊兒打圓場,倒是很會說話。

沈安寧臉色這纔好了點兒,輕勾唇。

四個嘉賓到場後,彼此介紹後,開始了這一期的正式主題——做飯。

節目組給她們提前在網上購買了各種菜肉,又準備了四張任務卡。

每張卡上標註著不同的任務。

抽到哪張,就做什麼任務。

對於嘉賓也很公平。

蘇蜜運氣好,隨手抽了個洗菜擇菜的任務,最輕鬆。

白夕然抽中切菜的任務。

朱霈霈有點倒黴,抽中的是做菜的任務。

看得出她很愛護皮膚,討厭煙燻火燎的,暗中還嘟囔了一句。

沈安寧臉色卻更難看,她抽中的是“其他雜事”的任務卡。

看著很輕鬆,其實都是重活兒,包括給飲水機換水桶、出去跑腿買漏掉的東西之類的。

就是彆人不做的雜事兒,都可以扔給她!

她看一眼角落地上幾十斤重的飲水桶,不禁皺眉。

她哪扛得動啊。

關鍵是很丟臉。

被人呼來喚去,打雜?

太不符合她豪門闊太的優雅人設了!

她望向三人,也就蘇蜜的任務最輕鬆了,柔聲:

“蘇蜜,我剛纔扭了腳,怕是搬不動水,反倒還影響了咱們的做飯效率。”

暗示和她交換一下任務。

蘇蜜心內嗤笑。

若是前世,她可能也就答應了。

畢竟是娛樂圈的小透明,不敢也不想與沈安寧爭。

這輩子卻不想任人碾壓了。

你搬不動,我就活該代你搬?

天涯處處是你媽?

她比沈安寧語氣更柔和:“安寧姐,我前幾天拍攝時扭傷了手。不好意思。”

沈安寧見她毫不猶豫地拒絕,臉都黑了,真是不識好歹!

也冇辦法,又把注意打到了白夕然身上:

“小白,聽說你老家是西南山區的,山區的孩子力氣都大,腿腳也麻利,你更適合做我這個任務,要不我跟你換換吧?”

這丫頭肯定是不敢拒絕的!

果然,白夕然雖然不情願,卻不敢得罪沈安寧,抿了抿唇,正要答應,卻聽蘇蜜語笑嫣嫣:

“安寧姐,要是非要說誰更適合打雜,我們這四個人,誰比得過你?”

沈安寧臉色一僵。

白夕然與朱霈霈也緊張地看向蘇蜜。

這樣明著懟沈安寧……

蘇蜜膽子也是挺大的。

“你們可彆誤會,我是說安寧姐前幾年那部宮鬥劇的丫鬟形象,演得活靈活現,經典得很,做事麻利又能乾。一說起丫鬟扮演者,還有誰能比得過安寧姐?”

在宮鬥劇裡演得像個哈巴狗似的,忠心耿耿,什麼事都能做,怎麼到了現實中,打個雜都矯情起來了?

靠丫鬟角色走紅的,就能傲到這個份上。

萬一演個主子,那不還飛上天了?!

沈安寧臉色漲紅,一時也不好說什麼,隻能一咬牙,暗中狠狠瞪一眼蘇蜜,再冇要求與人換任務了。

……

第一期的錄影結束後,已是第二天。

打了兩天雜的沈安寧腰痠背痛,第一個就離開了。

白夕然臨走前跑到蘇蜜跟前,和蘇蜜交換了微信,又不好意思地說:

“蜜蜜姐,昨天謝謝你了。”

自從昨兒蘇蜜懟了沈安寧,白夕然一來是感激,二來是崇拜,將她當成了偶像,這兩天一直粘著她,都快成蘇蜜的小跟班兒了。

蘇蜜也就說:“冇事。其實你在沈安寧麵前也不必那麼卑躬屈膝。你不願意做的事,完全可以拒絕。”

“可安寧姐是前輩,而且演過火劇,網上粉絲還是很多的,我哪裡敢得罪。”白夕然垂下眼瞼,“我隻是個冇背景的小歌手。”

蘇蜜見她有點自卑,鼓勵:“你也很優秀,不要妄自菲薄。以後一定會有自己的天地。”

白夕然雖然暫時隻是個普通歌手,但後來憑著優質的創作,粉絲越來越多,在歌壇擁有了一席之地,這可不是隻能靠著“闊太太”身份來吸粉的沈安寧能比的。

白夕然似乎很少被人這麼鼓勵,臉上充滿感激之色,看著蘇蜜,都不知說什麼好了:“謝謝你,蜜蜜姐。”

“我跟你差不多的年齡,還不一定比你大,不必這麼客氣。”蘇蜜笑起來。

白夕然臉一紅,又問了問蘇蜜的年齡。

果然,自己還比她大幾個月。

她不好意思地說:“那我以後叫你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