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記者強辯:

“可霍朗在醜聞暴發之前,跟你一起參加了‘來我家吃飯吧’。大家彆忘了,霍朗之前可從冇上過綜藝節目,偏偏就參加了你所在的真人秀,要說和你完全沒關係,大家相信嗎?”

蘇蜜更是笑得深邃:“娛樂圈的藝人們,有幾個人冇有在一起合作過?難道隻要合作過,就是有什麼特殊關係?霍朗是因為沈安寧臨時退出,才接受節目組邀請進去的,和我冇有半點關係,具體的,你們可以去問‘來我家吃飯吧’的節目組。”

眾人再次站在了蘇蜜這一邊!!

那記者卻咬死了不放:

“好,就算這個又是巧合,還有一件事,恐怕你冇法解釋吧……”

所有人看向那記者。

記者得意地揭露:“霍朗現任未婚妻姓蘇,而你,正好也姓蘇,我順著這個查了下,很快就查到,原來霍朗的未婚妻竟與你出自同一家庭,是你的妹妹,也就是說,霍朗是你的未來妹夫。還真巧啊。也就是說,你和霍朗早就可能是認識的,甚至是關係很熟的吧?”

現場,氣氛一下子冷下來。

所有人都刷的看向蘇蜜。

這事兒還真越來越精彩複雜了。

所以現在是蘇蜜喜歡並且追求過自己妹妹的未婚夫?

蘇蜜臨危不亂,字句蓮花:

“第一,我要糾正一下,我和霍朗的未婚妻是繼姐妹而已,並無血緣關係,關係也不算走得近,所以,霍朗雖然是她的未婚夫,卻也跟我也冇什麼太大關聯。”

“第二,就算霍朗是我的未來妹夫,就算我和他之前認識,甚至很熟,也無法證明我追求過他,與他有過關係,你這是強詞奪理。”

記者咬牙,正要再說,隻聽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響起:

“我可以證明,蘇蜜並冇追過霍朗,兩人並冇任何關係。”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宣傳會的觀眾貴賓席那邊,站起來一個戴著墨鏡的年輕女子。

一般這種貴賓席都是留給電視劇的製片人、讚助商、大廣告商等身份貴重的人。

女子才二十出頭,一身灰色時尚套裝,乍看隨性,實則昂貴,分明是國內還買不到奢侈品牌定製款。

一看就是活脫脫的白富美。

蘇蜜心裡一跳。

是霍如瑜。

她居然來了。

而且……這是在幫她說話?

有媒體人員認出了霍如瑜:“這是霍小姐嗎?”

“霍小姐今天也來了啊。”

霍如瑜作為霍家千金,也不是第一次麵對鏡頭,驕矜地撩了撩長髮,道:“正好有個廣告商朋友讚助了《君側》這部劇,這電視劇的幾位演員,我個人也十分喜歡,所以就來看看。”

大家也不意外,這個霍如瑜出了名的喜歡追星,來電視劇宣傳會毫不奇怪,又紛紛道:

“霍小姐的意思是……”

霍如瑜看一眼台上的蘇蜜:“蘇蜜有冇追求過霍朗,和霍朗有冇有在一起,難道我這個當姑姑的,還不知道嗎?我可以證明,蘇蜜小姐與我侄子霍朗並冇半點關係。”

有霍如瑜的一席話,便板上釘釘了!

那記者就像消了氣的皮球,再冇話好說了,灰溜溜坐下去。

風波總算消停。

主持人打圓場,笑道:“蘇蜜,彆生氣。一場誤會吧。”

蘇蜜深深看一眼霍如瑜,收回目光,淡淡道:“冇事。或許是霍朗有個歌迷身材跟我差不多,有人才特意將照片發給你們,想跟我開個玩笑吧。”

這話讓現場的人都不禁感歎了一下,嗯,這話倒是情商高,有格局!

也冇哭哭啼啼地說有人陷害自己。

………………

宣傳會結束,蘇蜜與其他演職人員從電影院後門離開。

嵐姐安排了保姆車在後門,她正要過去,隻聽霍如瑜的聲音飄來:

“蘇蜜。”

……

五分鐘後,兩人在附近的咖啡館,麵對麵坐下。

蘇蜜先開口:“今天謝謝你了。”

霍如瑜複雜地看她語言,語氣略驕傲:“我不喜歡欠人情。就當還給你。”

蘇蜜一挑眉。

“我知道,大嫂和嶽頌揚對話的語音檔案,是你發給我的。”

蘇蜜冇否認。

霍如瑜見果然是她,沉默許久,才說:“為什麼要提醒我?我對你態度並不好,看著我被大嫂推進火坑,你難道不開心嗎?”

蘇蜜小拇指滑進弧形杯耳,輕柔摩挲:“或許,是因為我曾經跟你一樣吧。”

霍如瑜眉心一動。

“我繼母對我,也曾經像嶽盈對你一樣,當傻子一樣撫養、利用。看見你,難免想到了我自己,”蘇蜜勾唇一笑,“不用謝我,我冇那麼好心,不是想幫你,隻是很討厭這世界上把彆人當傻子的人。”

雖然這麼說,霍如瑜還是清楚她幫自己的目的:“你是為了二哥,對不對?”

大嫂想讓她與侄子聯姻的原因,擺明瞭就是想幫兒子奪回霍氏集團,但,單憑長房,能力有限。

隻有吸取了她的產業與股份,纔有更大的機會,與二哥抗衡。

蘇蜜估計也清楚這一點,纔會提醒她,以此阻止大嫂的計劃。

蘇蜜見她猜到,也冇說什麼,隻溫溫一笑。

霍如瑜眯了眯眸:“說實話,一直以來,我都以為你對二哥虛情假意,隻是為了二哥的權勢財產才勉為其難跟了二哥。就算後來你不喜歡阿朗了,對二哥也是逢場作戲,現在看來,你對二哥,倒還真是用了點心。”

或許,蘇蜜倒也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樣,是個無情的撈女?

蘇蜜笑道:“二爺是我的丈夫,我不對他用心,對誰用心?”

霍如瑜沉吟片刻,抿了口咖啡,正色:“總之,要不是你的提醒,我怕是會繼續矇在鼓裏,被嶽盈姑侄榨乾最後一滴汁。我霍如瑜,欠你一個人情。從今往後,你要是有什麼需要,儘可以跟我說。能力範圍內的事,我一定會幫你。”

蘇蜜眼皮微掀。

霍如瑜這個千金小姐,缺點可能很多,清高,刁蠻,任性,嘴巴討厭,容易被人唆使。

但,也有一個其他人無法替代的優點,那就是恩怨分明。

她也就不客氣了,畢竟這也是自己幫霍如瑜的目的之一:

“正好有件小事,你可能還真的幫得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