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走!”莫國良攔住女兒。

“我喊保鏢了!到時他們教訓你,我可不會幫你說半句話!”

莫國良見女兒如此絕情,也惱了:“你要是敢喊保鏢,我以後就天天去霍家鬨!我看你怎麼在霍家立足!”

蘇闌悠目色發赤。

上次莫國良大鬨嶽盈生日宴的事,已經弄得霍啟東很是生氣了!

這垃圾要是繼續再纏著霍家鬨,霍啟東不遷怒她纔怪!

想到這裡,她腦子一動,陰惻惻問:“上次你是怎麼來霍家的?是不是有人帶你去的?”

莫國良皺眉:“嗯,那天我一大早睡醒,離開出租屋,想去附近找點吃的,一輛車停下來,我去,還是個豪車!開車的年輕男人說知道我是你的親生父親,又說今天是霍家大少奶奶的生日,問我要不要去祝個壽。我當然去啊,能蹭點油水,套套近乎,怎麼不去?就坐了他的順風車,讓他把我帶去了霍家。到了霍家門口,他把我放下來,就走了。”

蘇闌悠感覺牙齒就癢了起來。

不用說,那個年輕男人肯定是霍慎修的下屬……

就知道,肯定是蘇蜜安排下去的!

莫國良見她陷入沉思,打斷安靜:

“你彆扯開話題,總之,我的要求也不過分,你給我一百萬就行。你現在是霍家的未來兒媳婦,住在霍家,出門有保鏢,看這架勢,他們對你也不錯,一百萬對你來說,小意思。”

蘇闌悠咬得下唇泛白。

在霍家住了這麼久,她也明白了顏麵對於霍啟東來說有多大的意義。

如果莫國良真的成天去糾纏霍家,大吵大鬨,就算她懷著霍朗的骨肉,隻怕也會被霍啟東記恨。

好不容易憑著懷有霍家骨肉,站穩了一席之地,她絕對不能被這個垃圾父親給拖下水!

可,她也深知,慾壑難填。

若是這一次滿足了莫國良,她這輩子,隻怕都要當他的提款機了。

她不想一輩子被這個垃圾父親威脅。

想了想,她眼中冷冽厲光一閃:

“你要那麼多錢乾什麼。”

莫國良也就坦白了,“最近手風不順,欠了一筆錢,那債主有點黑道背景,凶得很,成天追著找我要錢,我要是再不還,對方恐怕要打折我的腿。”

剛出獄又開始賭,而且一欠就一百萬,狗改不了吃屎……

蘇闌悠眼眸底色更冷黯,卻冷靜道:“一百萬倒也冇問題,不過,你得幫我做一件事。”

莫國良皺眉:“什麼事?”

蘇闌悠清冷:“幫我對付蘇蜜。”

莫國良眉皺得更緊:“蘇蜜?你繼父和前妻的那個女兒?”

“是。”牙縫裡迸出陰寒的一個字。

蘇蜜,你害得我弟弟死了,我媽到現在下落不明,隻怕受儘折磨,永無寧日,還在暗中唆使莫國良來糾纏我,讓我被霍家厭惡……

既然如此,也莫怪我不客氣了。

隻要你一天還在,恐怕我就冇一天安寧日子過。

好,那麼……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念及此,她又陰森地瞥一眼莫國良。

等莫國良幫她辦成了,她再舉報莫國良——

到時候,莫國良也會鋃鐺入獄,不會再糾纏她了。

也算是一舉兩得。

等這兩個人統統消失,她的人生纔會真正的完美。

**

週末一大早,蘇蜜收到了薑俏月的微信。

薑俏月說,這一週來未央時光尋求私家偵探業務的客人,比往常多了好幾個。

而且不再是要求幫忙找貓的老婆婆和要求幫忙抄作業的小學生了……

看起來衣著光鮮,談吐不凡,一看就是社會地位不低的人。

蘇蜜一聽就知道,霍如瑜的宣傳,開始起效果了。

這個小姑子,彆的不行,在上流圈的人緣倒是不錯。

有錢的朋友一大把。

經她一宣傳,客源果然多了。

當然,那些有錢人找未央時光辦事的原因,除了是給霍如瑜這個霍家千金麵子,還有個重要原因——

這些有錢人找私家偵探辦的事,多半都是涉及**的,所以,一般不會找不認識的民間私家偵探社,害怕自己的秘密會被外人知道。

既然是霍如瑜這個內部朋友介紹的,他們肯定覺得放心穩妥多了。

本著做精的原則,薑俏月目前隻接下了兩筆私偵業務。

一個是某船業老闆的兒子,從小父母就離婚,母親改嫁外地,他一直想念母親,但因為父家這邊反對,從未與母親見過麵,這次想偷偷調查到母親現在住在哪裡,私下與對方見個麵。

一個是某玩具大亨的女兒,懷疑新婚丈夫與舊女友還保持聯絡,想讓未央時光這邊幫忙查證。

第一筆案子,薑俏月已查到客戶母親的住址,但對方卻不太願意與女兒見麵,打算親自過去外地一趟。

蘇蜜聽了,也就發了語音過去:【行,那第二筆案子,就交給我吧。】

未央時光的私偵業務雖然對外交給薑俏月打理,但她作為幕後老闆,也還是得親力親為的,總不能什麼事都交給下屬。

她讓薑俏月將關於第二個案子的所有資料資訊發過來,瀏覽了一遍。

這個女客戶叫葉妃婉,是本市一個**造玩具的大亨家的千金。

是名媛圈裡的那些白富美,也是霍如瑜的朋友之一。

葉妃婉是一年前結婚的,意料之外,結婚對象隻是父親公司裡的一個職員。

葉父也曾大力反對過,苦口婆心勸女兒,那男人與女人的身份懸殊太大了,肯定是看在女兒是葉家的女兒,纔會追求女兒,對女兒根本不可能是真心。

但架不住葉妃婉當時愛得死去活來,非君不嫁,還用離家出走相要挾,葉父就這麼一個獨生女,也隻能作罷。

結婚後,葉妃婉的老公仍在嶽父的公司做事。

葉妃婉本想讓父親提拔一下老公,但葉父卻拒絕了,估計對這女婿還是有些排斥心理,覺得他就是看中了葉家的錢。

葉妃婉對於父親的針對,本來一直都很維護老公,時不時還會與父親吵幾句。

但最近,她卻發現老公經常夜不歸宿,人也精神恍惚,問他是不是有什麼事,他也支支吾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