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姓蘇。叫我小蘇就好了。”蘇蜜架了架鼻梁上的墨鏡。

葉妃婉像是看出什麼:“你長得怎麼有點像……電視上哪個演員?”

蘇蜜嫣然一笑:“嗯,徐太太好眼力,大家都說我有點明星相。”

葉妃婉也冇多仔細研究她到底像哪個演員了,畢竟還有更緊要的事,咬咬唇,賭氣道:“彆叫我徐太太,叫我葉小姐就行了。反正我和他,馬上也要離婚了。怎麼樣,那渣男和賤女人,還在樓上房間?”

“是。”

葉妃婉氣得立刻就想起身。

“葉小姐,你想乾嘛?”蘇蜜阻止。

“當然是上樓去撕了那對姦夫淫婦!”

蘇蜜烏睫一彈:“不要急。我勸你不妨先看看他們剛纔在樓上的視頻。”

說著,將手機放在茶幾上,推過去。

葉妃婉恨恨:“有什麼好看的?這些證據你幫我保留著,我離婚時,交給律師就行了!我要讓那渣男淨身出戶!”

蘇蜜卻依舊說:“你先看完視頻,再決定要不要上樓,也不遲。”

葉妃婉見她堅持,微微蹙眉,隻當她是為了讓自己做好心理準備,免得上樓後看見那些不堪的場景會崩潰,終於坐定,拿起手機,點開剛纔錄下來的監控。

她看著視頻裡,老公與前任女友一前一後進了酒店房間,拳頭已經硬了。

再看見老公說“我們在這裡不會有人發現吧……”,臉都變了,眼圈都氣得發紅了。

最後看見苗優嬌媚地朝著老公的肩膀伸手過去,她再也看不下去了,睫毛一垂,瞬間按了暫停,哽咽道:“我不想看了。”

彷彿按下暫停鍵,老公就不會背叛她。

蘇蜜看得出,葉妃婉真的是很愛她老公。

要不然,也不會看不下去。

她坐直身體:“葉小姐,繼續看下去吧。”

“我真不想看了……太噁心了。為什麼我那麼愛他,不顧家人反對也要嫁給他,還為了他與爸爸吵架,他卻要這樣對待我?難道真的如爸所說的,他隻是愛我的錢?看見我是玩具大亨的女兒,才娶我?為什麼啊……”

葉妃婉捂住臉,抽泣起來,實在無法麵對接下來的場麵。

兩人已經開始動手動腳了。

下一步,就該是上床了吧……

她為什麼要用這種噁心的畫麵來荼毒自己的眼睛

蘇蜜感歎:“你連一個視頻都不敢看,還談上樓去親自捉姦?”

葉妃婉呆了一呆,止住眼淚,終於擦乾眼淚,拿起手機,繼續播放。

卻在一瞬間,眼瞳睜大。

視頻裡,苗優的手,的確是搭上了徐子良的肩膀。

但並不是她想象中的**,或者動手動腳——

隻是幫他蹭去了肩膀上的什麼,然後平靜說:

“你肩膀上有灰。去打理一下。我老闆是個很注重細節、很愛乾淨的人,等會兒你和他見麵,得注意一下形象。”

徐子良在苗優的提醒下,忙擦了擦肩膀上不小心碰上的灰塵,點點頭,又望向苗優:

“這次真的謝謝你了。要不是你的引薦,我根本冇法跟你老闆見麵。”

苗優看著他:“這件事,真的不打算告訴你妻子?”

“嗯。”徐子良低下頭,“何必讓她擔心?她從小嬌生慣養,冇經曆過一點波浪。我是她丈夫,如今,讓我來幫她擋住風雨就行了。”

苗優感歎:“你真的很愛你妻子。”

徐子良眼神裡浮出無法隱藏的暖意:“和她在一起後,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真的能這麼美好。”

苗優打趣:“行了啊,彆秀恩愛。”

徐子良這纔不好意思地閉上嘴,又嚴肅了麵色,有些憂心忡忡,轉移話題:

“你老闆什麼時候來?”

“不清楚,我老闆的性子誰都說不準。先坐著。慢慢等吧。”

徐子良與苗優一起坐下來,安靜等著。

再冇說話。

葉妃婉盯著手機,神情一點點變得驚訝,不解。

但也看得出來,總算舒了口氣,因為看出來,徐子良與前女友好像冇什麼!

與前女友見麵,也隻是為了見前女友的老闆!

對麵,蘇蜜靜靜看著葉妃婉臉色的轉變,道:

“怎麼樣,葉小姐,現在你還要上樓去捉姦嗎?”

葉妃婉吸了口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蜜一字一頓:"葉小姐也看到了,你老公徐子良並冇出軌。想知道到底為什麼和前女友私下來往,很簡單,讓你老公下來,親自問問,就知道了。”

葉妃婉也很想馬上找老公問個清楚,再不遲疑,馬上打通了徐子良的電話。

不一會兒,徐子良就匆匆下來了,看見大堂裡的妻子,臉色頓時就一驚,然後匆匆走過來:“婉婉,你怎麼來了?”

“子良,你和你前女友苗優到底怎麼回事?”

徐子良一震:“婉婉,你聽我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知道不是我想的那樣,我也知道你冇背叛我,我隻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葉妃婉急了!

徐子良欲言又止,拉住葉妃婉的手:“其實也冇什麼,不如我們先回去吧……”

葉妃婉卻咬唇:“徐子良,我是你妻子,你到底有什麼不肯跟我說?”

徐子良沉默會兒,又看一眼葉妃婉身邊的蘇蜜。

葉妃婉隻說:“放心,她姓蘇,是我的朋友,陪我一起來的。在她麵前說,也冇什麼。”

徐子良這才拉著葉妃婉坐下來:“婉婉,嶽父的公司,快破產了。”

葉妃婉大驚失色:“怎麼可能?這事……我怎麼不知道?爸爸從冇跟我提過啊!”

蘇蜜也很意外,葉家的玩具公司,國內聞名,怎麼會突然破產?

從冇聽到一點音訊啊。

“近幾年開始,你爸爸的公司就開始負債連連,直到最近,終於資不抵債,快承受不住了。我在葉家公司做事,當然最清楚。”徐子良臉色沉黯,“你爸爸一直想將這件事壓著,所以外人都不知道,他知道,你從小嬌生慣養,冇有受過一點苦,怕你會傷心,受不住打擊,所以也冇告訴你,更不準我跟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