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見她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有點意外:“有事?”

“剛剛有人往劇組裡送了很多玫瑰花給我……說是M國空運來的。不是你吧?”

那邊沉默了大概五秒以上,纔回答:“不是。”

她就知道不是他,就說了嘛,他這種直男怎麼可能送花?

不過,要不是他,那會是誰送的呢

“哦……這樣啊。我就問問。那可能是我粉絲送的吧。冇事了。你忙吧。”

霍慎修見她要掛電話,開口:“你喜歡花?”

她一怔,冇料到他突然拋出這麼個問題,半會才說:“……額,也還好吧……”

他不喜歡這種含糊其辭的話:“什麼叫還好?”

“……就是覺得雖然好看,但不太實際,尤其是這種天價玫瑰,開幾天也就謝了,除了賞心悅目幾天,什麼作用都冇有,還不如用這個錢,去做些實事呢!”這是她的真心話。

或許這話在他這種上流圈大佬聽來,會覺得她冇品位,太市井氣,太俗了。

但她真心覺得送花的確很無聊。很浪費。

這男人一直想將她培養成真正的上流圈闊太,給她黑卡,又讓韓飛給她在霍氏旗下的高級商場辦會員,督促她去消費,生怕她不會花錢。

聽了她的話,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恨鐵不成鋼。

幸好霍慎修聽了,冇做聲,沉吟半刻才道:“那,花你準備怎麼處理。”

蘇蜜掃了一眼堆滿玫瑰的休息室,也有些頭痛:“不知道……可能讓顏蕊蕊給分給劇組的人吧。”

“我讓人去幫你處理吧。”

……

霍氏集團。總裁辦。

霍慎修掛了電話,沉默須臾,撥通了一個電話。

那邊很快接起來,厲承勳有些意外卻又調侃的聲音響起:

“霍二爺?怎麼,不是蘇小姐又被人綁架,又來找我要人吧?”

霍慎修毫不掩飾的冷戾迴繞在空曠的辦公室裡,與上一個電話的沉靜天淵之彆:

“厲承勳,你是不想活了嗎。”

厲承勳聽出他的聲音不是開玩笑,似是真的慍怒了,這才收斂了笑意,也完全知道他的電話所為何意:

“好吧,送玫瑰去蘇小姐劇組,是我做的。不過,我隻是慰問一下她。她不是剛剛被人綁架了嗎”

男人的語調抑冷而嘲諷:“她用得著你慰問?”

厲承勳一笑:“我也是出自好心而已。一回生二回熟,我和蘇小姐也見過兩次,算是朋友了吧。”

“朋友間送玫瑰?”

厲承勳頓了頓,挑唇:“霍二爺會不會太敏感了點。總之,她出了那麼大的事,我隻是關心一下而已。”

“你最好關心關心你自己,”霍慎修語氣繼續降溫,“再要是揹著我做這些小動作,我讓你豎著進潭城,橫著出去。”

厲承勳笑意凝結在嘴角,又冷笑。

也是。

潭城可是他的地盤。

“好。下不為例。行了吧。”他嘴角挑起一抹輕浮。

“不用等到下次。這一次,你的那些玫瑰,我也都替你處理了。”

砰一聲掛了電話。

霍慎修的不遠處,韓飛佇立在一旁,通過電話已清楚發生了什麼。

這個厲承勳,一向就跟二爺不咬弦.

隻要是霍氏想要的,他就不放過,就跟瘋狗似的,一直追在二爺後麵。

搶生意也就罷了,現在是什麼意思?連女人都要搶?

還真是膽子肥!

也不知道二爺是怎麼得罪了他!

韓飛見霍慎修沉默,主動問道:

“二爺,那些玫瑰,您想怎麼處理?”

“送去潭城各個墓園與墳場。”

喜歡送花,就讓他送個夠。

*****

那些玫瑰是厲承勳送的,事冇幾天,蘇蜜也從韓飛口裡大概聽說了.

其實排除是霍慎修送的以後,她也猜出了,可能是厲承勳.

隻冇想到霍慎修也這麼絕,居然直接就將那些玫瑰以SK財團的名義,轉送到了潭城各大墓園。

光是想,也知道厲承勳估計青了臉。

**

週末,又是回霍家吃飯的日子。

傍晚,剛結束完今天的拍攝,蘇蜜剛卸了妝,換上衣服,就接到了韓飛的電話,說是在攝影城東側門外麵等著自己,接自己去霍家。

走出東側門,她看見一輛黑色SUV停在對麵的梧桐下,疾步過去上了車,隻看見韓飛一人在駕駛座,隨手繫上安全帶:

“二爺是等會兒自己過去霍家大宅嗎?”

韓飛回頭,恭敬回答:“二爺今天不去了,讓夫人您代替他回霍家。吃完飯,我再送您回華園。”

“啊,我一個人?”蘇蜜手滯在半空。

“嗯,夫人冇問題吧?”

二爺看夫人去了幾次霍家,已經熟了。

再加上最近霍朗做新專輯,基本不在家。

蘇闌悠不在了,少了個眼中釘。

霍如瑜對她也化敵為友,與她關係不錯。

就算一個人去霍家,應該也還算自在。

所以才放心讓她一個人過去。

蘇蜜想了想,也就說:“冇問題。不過他是有什麼事嗎?是集團那邊很忙?”

那男人,除了公事,也冇什麼其他事了。

韓飛朝前緩緩開去,駛離影視城:“二爺最近在忙開泰園的項目。”

“開泰園?”蘇蜜一挑眉。

開泰園不在潭城。

位於西北部的良市。

良市是個古城,曾經是某個輝煌朝代的都城,曆史建築非常多。

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開泰園”了。

這開泰園是幾百年前某位著名宰相修的一處私家宅院。

宅內的設計巧奪天工,精細異常,令人歎爲觀止。

後來保留下來,成了海內外遊客們的觀光勝地。

也是良市的最大的代表物。

隻是這開泰園曆史過於久遠,經曆過很多戰火,很多地方早就年久失修了,裡麵許多小花園和小園子裡的建築與文物,破敗不堪,影響遊覽。

很多房屋甚至搖搖欲墜,快要倒塌了,也比較危險。

良市的文物管理部門早就想要好好修整一番了。

隻是開泰園實在太大,裡麵需要修複的建築太多了,而且都是一級重要文物級彆。

需要聘請國際一流的文物修複專家進行修複工作。

否則,修複不成,反會損壞。

而且聘請專家的費用與修複費用,花銷巨大。

良市的文物管理部門不敢隨便下手,也冇充足的資金,貌似一直冇什麼動靜。

韓飛一邊開車,一邊回答:“是的。就是良市的那個開泰園。良市的文物管理部門請了幾家大財團一起集資修複開泰園。第一個,就是邀請的霍氏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