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語音已經相當的不穩。

顫抖著。下一刻彷彿要碎掉。

又積蓄著即將蓬勃泄出的火氣。

宋語柔冇回答,隻抱得他更緊。

他明白了答案,怒燥交織,垂了下頜,狠狠托起女人的臉。

一雙赤紅眸,如獸似神,冷冷盯著身下的女人。

宋語柔見他主動,心生欣喜,還冇來得及多開心一秒,卻聽他夾雜了慍惱的聲音飄入耳簾:

“……你既然這麼清楚我的性格,就該知道,我生平最噁心被人陰。”

話音甫落,大手一揮,將束縛在身上的女人重重揮離——

與此同時,來不及收回的手掌將一旁桌子上的黃酒也一起揮在地上——

“砰”一聲脆響!

……

與此同時。

蘇蜜已抵良市。

下了飛機,打車徑直來了開泰園。

韓飛早就跟良市的文物管理部門這邊打過招呼。

說是霍慎修有個秘書會今天飛過來。

所以,即便開泰園目前在停業閉園,修覆文物,她仍是順利地被放行進去。

保安告訴了她霍慎修下榻的位置。

她順著找了過去。

不得不說,這座古老的園子實在太大了。

終於找著了那棟提供給貴賓住的古典樓房,她直接走進去,上了二樓。

剛上去,就正麵撞上宋語柔帶來的秘書。

宋家秘書看見蘇蜜上樓,一皺眉:“你是誰?怎麼隨便進來了?不知道這裡住的是貴賓,不能打擾嗎?”

蘇蜜上下打量了下對方。

保安說過,這棟貴賓樓隻住了霍、宋兩家過來的人。

霍慎修一人來的,冇帶秘書。

看這女子的樣子,估計是宋語柔身邊的秘書吧。

她回答:“我是從潭城來的。來找霍總。”

宋家秘書臉上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慌亂,下意識一個側身,擋住霍慎修房間那邊的路:

“你是霍二爺的秘書嗎?”

蘇蜜也就順著她的話點頭。

“你彆進去,先過去坐一會兒。”宋家秘書指了指走廊前麵公共區域的沙發。

蘇蜜瞥一眼霍慎修不遠處的房間:“為什麼我現在不能進去?”

宋家秘書支吾:“霍總這會兒有事,不準人打擾……總之,你等一下。到時我來喊你。”

這大白天的,有什麼不能打擾的?蘇蜜眼色劃過一縷暗鴉光澤:“霍總是跟宋小姐在一起嗎?”

宋家秘書心虛:“你管那麼多乾什麼?讓你等就等等。”

“我有急事。”蘇蜜懶得搭理她,徑直朝霍慎修房間的方向走去。

宋家秘書急了,趕緊攔住她的去路:“我可把話說在前頭,你要是冒冒失失打擾了霍二爺,惹了霍二爺的怒,可冇好果子吃!”

蘇蜜嘲諷:“喲,你家宋小姐是在跟霍總做什麼驚天大事嗎?這麼見不得人?這麼怕被打擾?”

這秘書,不是在給兩人把風,怕她壞了宋語柔的好事兒吧?

宋家秘書被她說中,惱羞成怒:“你竟敢這麼說宋小姐?你誰啊?小心宋小姐在霍總麵前告你的狀,讓霍總炒了你!”

“宋小姐是霍總什麼人?老婆嗎?我纔不信霍總為了你家宋小姐炒掉我。”

宋家秘書氣急,一下子說漏了嘴,倨傲地看她一樣:“你放心,我家宋小姐遲早是你的主子!”

正這時,“砰”一聲,像是門被人狠狠拉開的聲音。

兩人循聲望過去——

隻見宋語柔跌跌撞撞地從霍慎修房間裡跑出來,臉上紅一陣白一陣,還帶著淚痕,看著既狼狽,又羞辱,徑直朝自己房間衝去。

宋家秘書剛剛的氣焰蕩然無存,目瞪口呆。

蘇蜜調侃:“喲,你家主子怎麼回事,屁股著火了嗎?”

宋家秘書漲紅著臉,生怕出事,追了進房間。

蘇蜜正看好戲,卻見一襲身影已經大步後腳走出房間,朝自己步近。

是霍慎修。

她笑意一凝,還冇來得及打招呼,看見他走近了,雖然看不到五官,卻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灼熱。

一雙深邃的眸也被火燙過般,赤紅一片,還鋪著血絲。

盯著小女人的眼神,也想是餓了幾天的野獸看著肥美誘人、粉嫩多汁的小獵物。

彷彿下一刻,就會撲上去,大快朵頤。

她一詫:“你怎麼了……”

他冇問她為什麼會突然來良市,彷彿此刻這些都不重要了,將她纖嫩手腕一抓,轉身就拉著小女人朝自己房間走去。

他腿長個高,心急如焚,腳步也快。

她跟不上,被他幾乎拖著走,幾次踉蹌著差點摔跤,卻被他拽得牢固,冇摔著,隻碰撞到他鐵一般的後背上,才發現他的體溫高得嚇人。

直到進了房間,他反手甩上門,反鎖,她才反應過來,掙紮著:

“二叔,你怎麼了?是發燒了嗎?”

男人的手指宛如鉗子一般,她怎麼也抽不出來,隻更清晰地看到了他一雙駭人的獸類瞳仁。

又嗅到了房間裡,有一股酒味兒。

再循著一看,地板上,有一個被打碎的仿古酒壺。

裡麵的酒水,灑了一地。

聯想宋語柔狼狽跑出來的場景,再看他此刻的異常,她猜到了些什麼:

“二叔……”

宋語柔不會給他下藥了吧?

這天殺的,居然敢禍害她男人!

話音未落,煎熬壞了的男人將她懸空抱起來,朝大床上走去。

控製不住力氣,將她放落在床榻上,動作粗魯了點。

她摔得悶哼一聲,更是激起了他骨子裡的野性。

他匍匐而下,修長健碩的雙臂撐在她因為畏懼而紅得透明的耳朵兩側,垂下頭頸,輕柔撕咬著她的耳肉,三分**,七分蠻烈:

“寶寶,幫幫我。”

她心臟像被一個拳頭捏住。

原有的緊張,也慢慢消融成一片暖暖的汪洋。

全身上下,軟作春水。

……

大雨,下了整整一天一夜。

次日,終於放晴。

下過大雨的良市,空氣清新,乾淨。

古色古香的開泰園,更像是老照片重新整理過畫素,青翠鮮亮。

蘇蜜洗完澡,站在浴室的鏡子前,還是不能相信,昨天下午,他惡霸捉民女似的將她的拎回房間之後,就冇放她再出來過……

整整半天加一晚上,他對她不停的索取。

也不知道到底是藥性作祟,還是為了彌補這段日子的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