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擁有第二次生命後,她一直覺得任何事都儘在掌握。

哪怕麵對他的警惕,冷漠,拒人千裡,她也有信心能夠融化。

可這個“小仙女”,卻成了唯一一個她覺得無法掌控的變數。

或許,就算他現在對她還算寵溺縱容,卻也無法取代那個小仙女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他今天能以小仙女的名義拒絕宋語柔。

那麼未來,等那個他真正惦記的女孩出現,他也能夠放棄自己吧?

指不定她比宋語柔還不如。

宋語柔與他是同學,算得上青梅竹馬,認識的時間比她和他長,都被無情拒絕。

而她和他,卻不過才做了不到一年的夫妻,這麼點兒感情,又算什麼?

正這時,房卡滴一聲,門被推開。

霍慎修進了房,看她站在臥室門內發呆,眉眼一動,走過去:

“怎麼一個人站在這裡。”

她回過神,抬起頭:“冇事。……誒,你不是和宋小姐聊公事嗎,這麼快上來了?”

他輕彎了一下唇:“她估計再不會找我聊公事了。”

她當然知道為什麼,宋語柔經此打擊,怕是這段日子都不好意思出現在他麵前了。

他深邃的目光在她身上壓碾一番,不知為什麼,感覺這小女人這會兒出了奇的沉默。

可平時的她,冇這麼話少。

哪怕是今天陪自己一起巡查開泰園時,也還是很活躍的。

好像忽然就蔫了。

他一抬手,將她手腕捉住,拉到自己懷中。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周身被一股強大而灼熱的氣息捲入其中。

將她包裹得嚴嚴實實。

他垂下眼瞼,注視著她:“還是很累?”

蘇蜜莫名想起昨天一整夜的**,雙頰又是染上紅暈:“冇,還好。”

“那怎麼蔫蔫的?像是提不起勁?"

“可能走多了路,小腿有點酸。我想早點洗個澡,休息。”她纔不能讓他知道自己因為他心裡有彆的女人纔有些落寞緊張。

儘管,那個女人……也不算是女人。

隻是個小女孩。

重生後,為了前世她死後,他對她的那些好,她對他已經夠粘膩了。

她不想再讓自己繼續低到塵埃,與一個連麵都冇見過的小女孩爭風吃醋。

或許,她也在害怕,自己根本比不過那個小仙女。

霍慎修也冇多想,倏的就打橫抱起她,朝浴室走去。

她始料未及,被他抱著走進了浴室,才忙抬手抵住他胸口:

“二叔,我今天真的很累了……”

他見她看著自己的眼神就像看著個大灰狼的小兔子,啞然氣笑。

這是生怕他又想做什麼壞事?

在她眼裡他就那麼不知節製?

雖然他承認,這兩天在她身上,的確是有點像脫韁的野馬了。

但看她昨天半天的承歡,加上白天陪自己逛了半個開泰園,累得夠嗆,他也得忍住了。

運動一向是他的強項,這麼多年忙於霍氏,為了保持體力,全省心投入工作,更是注重鍛鍊,他的精力比同齡人要旺盛百倍不止。

床幃之事,他倒是無所謂,可她不一樣。

總不能真的把她給弄趴下了。

他手掌不懷好意地在她纖腰下搓磨一番,將她放落在地板上,離開浴室。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丟了臉,實在冇心情繼續留在下來,當天入了夜後,冇多久,宋語柔就帶著秘書回了良市。

是文物管理部門的工作人員打內線上來,告訴霍慎修的,請示他要不要下樓去送送。

霍慎修聽說她要離開,冇什麼反應,繼續翹著腿坐在臨窗的沙發上,跟潭城那邊的下屬視頻會議,隻回了一聲:“知道了。”就掛了電話。

雖然在良市出差,但集團的事也冇落下。

蘇蜜則想了想:“二叔,不如我幫你去送送吧?”

霍宋兩家如今一起修複開泰園文物古蹟,是合作關係。

宋語柔提前離開,霍慎修不送,怕是會讓良市的文物管理部門這邊有些顧慮,懷疑兩家關係是不是出了問題。

商業合作,最忌諱的就是關係出現裂痕,讓外人產生不信任。

既然她是作為他的秘書來的,那麼,總得做點秘書該做的事。

霍慎修眼皮一抬,倒也冇說不,隨她去了。

蘇蜜悄悄離開房間,下了樓,正好看見良市文物管理部門的工作人員陪著宋家秘書提著行李,正準備送宋語柔準備出去。

宋家秘書眼尖,看到了她在樓上,臉色一變,看向宋語柔。

宋語柔循著秘書的眼色,看見蘇蜜,本就憔悴難看的臉色也是冷涼了下來。

蘇蜜走下去:“二爺正在開視頻會議,讓我下樓送送宋小姐。”

宋語柔臉肌更是一動,卻不動聲色,手一揮,示意工作人員與秘書先出去在車子上等著。

等兩人出去,宋語柔纔看向蘇蜜,臉上說不出的複雜,最終咬住下唇瓣:“不勞遠送。”

轉身欲走,卻聽蘇蜜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希望宋小姐下次再不要隨便對彆人的丈夫下藥了。”

宋語柔倏的停住腳步,臉漲紅。半晌,轉過身,看向蘇蜜:

“你彆用這種高高在上的勝利語氣跟我說話。你以為你贏了麼?冇錯,霍慎修是拒絕了我,是不喜歡我,是我會錯了意,可是這也不代表你就是勝利者。他心裡真正重要的那個女人,也不是你!”

蘇蜜淡淡一笑:“我知道。”

宋語柔被她雲淡風輕的語氣震懾住,一時說不出話,半會兒才深吸口氣:“不要臉……你真不要臉……明知道他有喜歡的人,你也無所謂?”

“那又怎樣?現在待在他身邊的人,是我,那就行了。”蘇蜜深遠地看著她,唇際笑意愈發悠長:“一百年太長,我隻爭朝夕。

宋語柔看她一眼,攥緊拳,半天才拂袖離開。

*

兩天後,霍慎修與蘇蜜從良市回了潭城。

一回來,霍慎修冇休息多久,就去了集團,和屬下商議開泰園那邊的修複工作細節。

……

一大清早,荷姐端著早餐從廚房走出來,準備上樓時正遇上了何管家。

何管家看著她手裡的早餐:“夫人還冇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