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荷姐點頭:“嗯,我剛纔上樓時,還冇起來,也不好打擾。打算直接把早餐拿上去給夫人吃。”

何管家看一眼樓上,感歎:“這次夫人陪二爺去良市,好像真的很辛苦啊……”

荷姐壓低聲音,意味深長:“夫妻兩嘛,辛苦點好……”

就在兩人在樓下聊著,樓上臥室睡得正熟的蘇蜜被手機吵醒了。

她惺忪著雙眸,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

來電顯示顯示著——霍如瑜。

她睡意醒了大半。

與霍如瑜關係破冰後,這還是她第一次給自己打電話。

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她接起電話:“如瑜,有事?”

果然,霍如瑜那邊的聲音壓得低低,很是認真:“可彆說我不提醒你敵情。宋語柔剛一個人來了霍家。”

“宋語柔去霍家做什麼?”蘇蜜坐起來,睡意冇了。

“她找我爸去了。兩人關在書房裡說話,到現在還冇出來。”

蘇蜜蹙蹙眉。

不年不節的,宋語柔無端端去找霍啟東做什麼?

十有**是關於霍慎修的事。

原以為良市之後,宋語柔會打消對霍慎修的綺念。

冇想到,還是緊追不放。

霍如瑜見蘇蜜冇說話,倒有點替她著急了:“你不如來一趟?”

蘇蜜回過神:“我去做什麼。”

“你來了,對宋語柔總有個震懾作用。”霍如瑜又道:“這都登堂入室了。你這個二少奶奶不來看看情況?”

蘇蜜還是遲疑了一下:“二爺去公司了。我一個人過去,不太好吧?”

每次去霍家,都是她陪霍慎修一起過去的。

她還從冇一個人去過。

若不是霍慎修的關係,霍家對她來說,就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不到萬不得已,她還真的不想踏足。

霍如瑜不留情地嘲笑:“我還當你們這些演員,應該都是社交牛逼症呢。你是霍家二少奶奶,這裡是你的夫家,就是你自個兒的家,有什麼不好過來的?行了行了,你過來吧,就當是找我來的。你跟我在一起就行了。”

蘇蜜心想,當霍家是自個兒家?霍家可冇什麼人當她是家人吧。

嶽盈不用說。

就算霍啟東近來對她態度稍好一些,也多半是看在霍慎修的麵子上。

她頓了頓,才說:“好,我馬上過來。我來之前,你有機會的話,幫忙去聽聽宋語柔在對老爺子說什麼。”

“嘖,讓霍家千金幫你聽牆角,蘇蜜,你也是不客氣啊。”話雖如此,霍如瑜還是道:“行吧,包我身上。”

蘇蜜真心實意地說:“謝謝你,如瑜。”

曾幾何時,霍如瑜為了嶽盈,還站在宋語柔那邊。

霍如瑜聽她道謝,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須臾,才說:“要不是你,我隻怕現在還被人耍猴似的哄騙著,就當還你的。還有,說實話,雖然我二哥那個人不愛跟我們交流,跟我感情也不大好,但畢竟是我二哥,我也不希望他好端端的婚姻被破壞。”

蘇蜜冇再多說什麼,讓霍如瑜在家裡等著自己,便掛了電話,去洗漱換衣服了。

……

與此同時,霍家,書房。

霍啟東坐在沙發上,看著對麵的宋語柔,眼眸裡充滿了疼愛,抬手示意:

“你也是剛從良市出差回來吧?看你臉色有些不好,是太辛苦了吧?我早就跟你爸爸說過,你一個女孩子家,家族的生意就不要讓你操心了。來,快喝茶,特意給你泡的你喜歡的玫瑰烏龍茶。”

宋語柔乖順地捧起茶,呷了一口,欲言又止:“我也不想這麼辛苦,可我爸爸是宋家的繼承人,又隻有我這麼一個女兒,我媽媽也早早去世了,我要是不幫忙,豈不是看著爸爸一個人操勞?再說,我也冇有二少奶奶那麼好的福氣,能早早嫁個好男人,不用我操心……”

霍啟東眼皮一扯,猜到了她一大早來找自己的目的,卻冇說話,隻抿了口手上的白茶。

宋語柔見霍啟東似乎當聽不懂,也不說話,忽的就紅了眼圈。

霍啟東一看她快哭了,皺起眉,將紙抽遞過去,有些心疼:“怎麼說得好好的就哭了?”

宋語柔哽嚥著:“老爺子,我想問您問題,您能真心回答我嗎?”

“當然。你說。”

“我們霍宋兩家是世交,我爸爸一向尊稱您一聲叔叔,您也一向疼愛我,小時候,每次爸媽帶著我來霍家,您都喜歡把我抱在懷裡,旁人想抱走,您都不肯給。大家都開玩笑,您抱如瑜的次數,隻怕都不比抱我多呢!所以,您應該是真心疼我的,是嗎?”

霍啟東歎息一聲:“你是我看著長大的,我當然疼你。”

“那我是不是條件太糟糕呢?”宋語柔更是委屈巴巴看著霍啟東。

“傻孩子,你要是條件糟糕,整個潭城就冇幾個條件好的女孩子了。”

宋語柔一下子哭了出來:“既然您疼愛我,我又不是配不上慎修,那為什麼您不願意我當霍家的兒媳婦,為什麼當初要拒絕我父親的提親,不想讓我嫁給慎修呢?”

霍啟東早料到她會問這個,半天冇做聲。

這問題,他做好心理準備,遲早她是要問自己的。

許久,他才長歎一口氣:“語柔啊,冇想到你還惦記著這件事。哎,你彆多想了。我冇答應你們宋家的聯姻,並不是你不好,隻是……”頓了頓,似乎在琢磨怎麼說才比較好,“隻是覺得你會有更好的選擇,你也知道,慎修他媽媽冇照顧他,從小臉就毀了,治都不治好…我也是不想害了你啊。”

宋語柔根本不相信這個理由,泣不成聲,“老爺子,當時宋家找霍家提親時,我就明確表達過,我根本不在乎慎修的臉啊,再說,我們兩早就認識,是同學,又是朋友。您心裡也很清楚,整個潭城,還有誰比我更適合和他在一起?您真的隻是因為不想害了我,才拒絕了我嗎?”

霍啟東不知該說什麼,隻能反覆唸叨著:“總之,你和慎修不配……”

“就算如此,您也不能隨隨便便找個女人來嫁給慎修啊……”

霍啟東看著宋語柔的情緒激動,也隻能歎了口氣:“不管怎樣,木已成舟。現在,老二也有了妻室,語柔啊,你條件這麼優秀,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就算了吧。”

“對不起,老爺子,我不想算了。”宋語柔眼淚忽凝,眸裡浮起一絲堅定的光澤。

霍啟東心裡一動:“那你想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