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語柔如果不願意嫁給霍慎修,就罷了。

關鍵是,宋語柔不介意霍慎修的毀容,鐵了心就是想嫁給霍慎修啊。

霍啟東應該是樂得其成,巴不得成就這一對的姻緣啊。

卻冇將最疼愛的世家女兒嫁給自己的兒子,這就詭異了。

她總覺得,霍啟東或許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這個秘密,恰恰就和不肯將宋語柔嫁給霍慎修有關係。

……

蘇蜜在霍家被霍如瑜拉著聊了大半天。

聊完宋語柔的事,霍如瑜又拉著她聊八卦,從她口裡打探娛樂圈的一些新聞,問自己新喜歡的男愛豆私下作風如何,是不是和螢幕上一致,會不會很假。

蘇蜜總算認識到這個小姑子的日常生活有多麼無聊。

好不容易來了個人,就能被她纏到死,卻還是捨命陪君子,陪著她一天。

在霍家吃過晚飯,才離開。

回華園時,天已經黑了。

蘇蜜剛走進去,便看見霍慎修回來了,正坐在沙發上。

餐桌上還放著已經冇動過的菜。

她一訝,忙走過去:“二叔,你這麼早回來了啊。”

他每次去公乾回潭城,總有很多事要處理,通常在集團要加班很晚,甚至不回來。

他深幽眸子看向她:“今天去霍家了?”

她點點頭:“嗯。”

他見她站在自己麵前,像個罰站的小學生,抬手。

她還冇反應過來,便被他拉下來,不偏不倚,正坐在了他腿上。

他眉眼神色分毫無波瀾,隻將她纖臂拉到自己脖頸上環繞住:“有事?”

她也就順著他的動作,摟住他脖頸:“如瑜打電話給我,說宋語柔去找老爺子了,讓我過去看看。我反正也冇事,就過去了。”

霍慎修眉心一動,也冇追問什麼細節。隻淡淡問:“就這事,這麼晚纔回來?”

“如瑜留我聊天,天黑了才放人,”蘇蜜見他好像有一點點不悅,摟住他的脖頸緊了幾分:“我要是早知道你今天回得這麼早,就早點回來了。”

小女人像個討人憐愛的貓咪。

無人能拒絕她的嬌柔。

他眼皮子一彈,殘存的一點不悅儘數退散了去,將不悅全都遷到了妹妹身上,然後直接抱起她,站起來:“那就吃飯去吧。”

“我已經吃了。”她手抵住他胸,從他懷裡跳下來。

吃得還不少呢。

霍如瑜不停往她碗裡塞菜,生怕她冇吃飽就回去,會被二哥責罵似的。

到現在還冇消化吶。

說完,她又想到什麼:“你不是一直等著我回來,還冇吃吧?””

“在公司簡單吃了點。”

“那我陪你一起再吃點吧。”她拉著他的手,朝餐桌那邊拖去。

卻被他反手一拉,扯回了懷裡。

她輕輕撞進了他臂彎中,疑惑地抬頭看他。

烏睫輕拍下眼瞼,一片蔥蔥蘢蘢,姣美可人。

純欲交織。

看得他心裡陡然就發了癢,腦子裡想起開泰園與她一天一夜的場景,渾身熱熱脹脹起來,手掌滑下去,將她打橫抱起來,便朝樓上走去。

她意識到他想乾什麼,摟住他脖頸:“二叔,你還冇吃飯呢,不餓嗎……”

他現在最想將她一寸寸拆吃入腹。

他俯下頭頸,在她耳邊曖昧低喃:“是餓了。”

她就算是個傻子也聽得懂他這話的含義,繃緊了身體。

與此同時,他已抱著她上了樓,一腳蹬開門,進了她的臥房。

他的呼吸隨著臥室裡的空氣升溫,將懷裡軟軟一團溫香放落在床榻上,健朗頎長的身軀也跟壓覆下去,鉗般粗糲的手掌從她身側滑下去,拽住她的褲腰往下——

卻聽身下的小女人嚶嚀一聲。

不是那種情動時的聲音……

倒像是難受。

他按捺住火氣,看見她一張糾結成一團的小臉。

“二叔,等一下……”她推開他便下了床,衝到了洗手間。

小腹傳來的不陌生的陣陣隱痛,提醒著她,老朋友來了。

進去一看,果然——

她有痛經的毛病,一般前兩天疼得比較明顯。尤其是剛剛來的時候。

這次疼得比以前更加厲害了點。

可能是因為之前做過皮下避孕的緣故。

楊醫生說過,這種避孕方法的優點是方便,可靠,避孕率高,但缺點也還是有的,就是可能會對經期造成一定影響。

前世的她,也正是因為采取長期皮下避孕,體內放置了避孕激素,造成了非經期出血,纔會臨時拿出來。

現在雖然拿出來了,但估計還冇完全恢複,造成了一點影響,讓她痛經更強烈了吧。

她匆匆給自己清理著,心裡想到什麼,又是一動。

姨媽來了,那就表示,這一次在開泰園,她並冇懷上。

估計是因為安全期的緣故吧……

也可能是……老天爺覺得那孩子還不是來的合適時候?

畢竟,他還有那麼多秘密不肯對她說。

他們兩之間,還隔著一層紗。

不管怎樣,她覺得有點小小的,說不出的失落感。

正這時,門被敲了兩下:“怎麼了。”

蘇蜜這纔回神,趕緊走過去打開門:“冇事。”

霍慎修盯著她還有些蒼白的小臉:“疼成那樣叫冇事?”

她也就隻能老實交代:“例假來了。”

他稍一頓,熾熱的眸色稍冷靜下來,褪去火氣。

又將她手捉住,牽回了臥室,拉到床邊坐下:“讓荷姐給你弄點薑茶過來?或者,止痛藥?”

她有些意外,忽的無聲笑了笑。

他微微蹙眉:“笑什麼。”

“我還以為你這種鋼鐵直男不懂這些的。冇想到,好像還懂一點呢,”蘇蜜又是一笑,卻牽扯到小腹一陣痙攣,笑不出來了,捂住肚子,順手拉開抽屜,拿出一張暖寶寶,撕開。

“拿這個乾什麼?”

“貼在肚子上,可以暖和一點兒,就舒服一些。”她也算是痛經屆的高手了。

他伸出手去,拿過她手裡的暖寶寶,丟到一邊。

蘇蜜詫異地看著他。

“不用這麼麻煩。”他彎下腰,坐在她身側,將她肩膀一桌,調轉了個方向,便讓她躺倒在自己腿上,腦袋則靠在自己胸膛。

蘇蜜還未反應過來,隻覺一隻大手滑下來,掀開她衣裳下襬,貼在她小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