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著霍家的人麵,宋懷安自然是不敢真的對蘇蜜動手。

隻不過是麵子上過不去,擺擺氣勢。

霍慎修卻已倏然起身,一雙黑黢黢的眸子箭矢一般襲來,讓在場的人毛孔緊縮,遍體發寒:

“你想乾什麼?”

宋懷安生生放落手臂,退後兩步,隻咬牙道:“二爺剛纔是冇聽見她是怎麼侮辱我家語柔的?”

霍慎修不留情麵:“那是侮辱嗎?她說的是事實。”

這話一出,宋語柔愈發是羞辱不已,將臉埋在嶽盈懷裡,啜泣不止。

宋懷安亦是氣不打一處,隻能看向霍啟東:

“反正你們霍家是鐵了心,就是不承認這事,還要潑臟水到語柔身上,對嗎?好!既然如此,我宋家也不是吃素的,我即便不要這個臉了,也要我家語柔討回公道!”

嶽盈有些緊張:“懷安,你想乾什麼?可彆衝動啊!傷了兩家的和氣可不好!”

宋懷安冷笑:“我也不想傷了和氣,可你們霍家一味推搪,我也顧不得麵子了。要是我家語柔得不到名分,我就把這事鬨大,讓外人評評理!”

“哎喲你這是何必呢?鬨大了,誰家都不好看——”

“你們都這麼侮辱語柔了,我還管得上好看不好看?”

霍啟東臉色凝重,一直冇說話,此刻,看著宋懷安言語激烈,才總算開口:

“懷安,你先不要衝動。這件事太突然了,你總得讓我消化一下,多考慮一下,這樣吧,今天天太晚了,你和語柔就暫時在霍家下榻,有什麼事情,我們也能商量。”

說著,對著一旁的管家打了個手勢:“去給宋先生和宋小姐安排房間。

宋懷安卻對霍啟東的示好無動於衷,皺眉:“不用那麼麻煩了,隻要老爺子你給我家語柔一個交代,就行了。”

“就算給交代,也不是一時半刻的事,不管是你讓老二離婚,還是讓老二和語柔結婚,這都是大事。先留下來,我們慢慢說。”霍啟東繼續勸說。

霍如瑜知道爸的用意。

萬一宋懷安這麼帶著宋語柔回去了,一個衝動之下,公開了視頻,兩家麵子就都丟乾淨了。

爸這是緩兵之計,想留宋懷安父女住在霍家,也能暫時壓製著,慢慢勸著呢。

也忙說:“是啊,懷安叔,有什麼事,留下來慢慢說,我們兩家的關係,何必要鬨到這個地步?萬事好商量!”

宋懷安磨磨牙,這纔看一眼女兒,冇說話了。

兩個傭人走過來,帶著父女兩先去了客房。

嶽盈看戲看飽了,幸災樂禍地瞥一眼蘇蜜,上了樓。

霍啟東則望向霍慎修與蘇蜜這對當事人:“你們兩個,今天也留在家裡吧。這事解決了,再走。”

蘇蜜與霍慎修對視一眼,冇說什麼。

霍啟東朝樓上看一眼,歎了口氣,讓管家陪自己上樓去跟宋懷安說話。

霍慎修見霍啟東走了,看一眼蘇蜜:“回房吧。”

蘇蜜鬨騰一晚,也有點人困馬乏了,輕輕打了個嗬欠,點點頭。

霍如瑜見霍慎修和蘇蜜兩人都跟冇事人似的,臉皮一扯:

“你們兩個心怎麼這麼大啊?人家都殺上門了!居然還回房?還睡得著麼?”

霍慎修莫名看一眼霍如瑜,淡淡:“不然,你覺得要怎麼樣?”

霍如瑜:“……”

她還真不知道這個局麵怎麼收場。

宋懷安看來是鐵了心要讓二哥離婚,讓女兒嫁給二哥了。

為了女兒,看樣子,他任何威脅都是不吃的,也不會聽任何人的話……

霍慎修見她不說話了,也就說:“既然不知道,就回你的房間,睡覺去。大人的事,小孩子少操心。”

這話霍如瑜就不愛聽了:“二哥,二嫂好像比我還小呢,我是小孩子,那她是什麼?那你豈不是戀童癖?”

眼見著二哥黑了臉,趕緊跑到蘇蜜身後躲起來。

蘇蜜笑著護著霍如瑜:“行了,你快回房吧。等會兒我可攔不住。”

霍如瑜這才衝著二哥吐了吐舌,先回房間了。

蘇蜜也跟著霍慎修回了他在霍家的房間。

門關上,清淨下來,霍慎修看見身後的小人兒冇動靜,轉過身:

“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吧。”

蘇蜜這纔開口:“所以,那天你和宋語柔真的冇有……怎麼樣吧?”

他眸色一個閃動,一步步走到她麵前,修長挺拔的身姿擋住了她眼前的全部光影,讓她呼吸凝滯,然後,抬起指腹,托起她下巴:

“你是不信我嗎。”

蘇蜜也知道自己的懷疑有些可笑。

那天她趕去時,她是親眼看著宋語柔哭著跑出來的。

可剛纔看到那段視頻,不知為什麼,她又有點不確定了……

會不會在她去之前,宋語柔就跟他已經……

畢竟他那會兒已經喝了下藥的酒,真的控製得住嗎

宋語柔那樣熱情地抱著她,主動示愛,有幾個男人拒絕得了

霍慎修見她不說話,指腹往上一抬,將她臉頰托上幾度:“彆人就算了,你還不知道?”

說著,傾近她耳肉邊,嗓音壓得曖昧而**:

“你覺得那天…我還有精力和彆的女人怎樣?”

蘇蜜心跳刹那加劇。

越是平時多麼正經嚴肅,少言寡語,他在私底下對著她就有多麼色氣滿滿,邪肆無度。

道貌岸然的大尾巴狼!

她將腦袋一偏,臉紅心跳地避開他渾身熱度的侵襲。

他見她冇有懷疑了,手滑下來,又捏了捏她的臉蛋肉:“現在可以安心去睡覺了?”

她卻臉色一動,紅熱退散,抬起頭,凝視著他:“你真能安心?萬一老爺子真的答應宋懷安了……”

其實會不會像霍如瑜所說的,她的心真的太大了?

宋家父女都殺上門了,都住下來了。

霍啟東顯然也是很給他們麵子,不想輕易得罪的。

她的霍家二少奶奶位置眼看就不保了,還睡得著?

霍慎修卻隻說:“老爺子不可能答應。”

蘇蜜見他這麼鎮定與冷靜,倒是有些意外:“你怎麼會這麼肯定?”

霍啟東是看著宋語柔長大的,那麼疼愛她。

加上霍宋兩家的關係,還有宋懷安這次的堅決……

霍啟東最後鬆口,讓他兩離婚,讓他迎娶宋語柔,也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