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鏡頭一轉,掃過台下嘉賓們的麵容。

大部分是欣羨,驚豔,恭賀。

其中包括金萱榕,雖隻一瞬間,燈光卻清晰地照出她臉上按捺住的不甘、嫉妒。

韓飛不禁又看一眼霍慎修:

“這個金萱榕,買通八卦俠潑夫人的臟水,卻冇料到自己也會被八卦俠反潑一身臟水吧。”

這些照片,是二爺找八卦俠公眾號買下來,在頒獎典禮上播放給大家看的。

八卦俠公眾號工作室偷拍了很多娛樂圈明星的**醜聞,以此來要挾事主。

曾經,也包括金萱榕。

隻是當時被金萱榕用錢給壓下來了。

現在二爺出了更高的價,八卦俠自然轉手就又賣給他了。

韓飛又說:“金萱榕之後恐怕得休息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再刁難夫人了。二爺放心吧。”

霍慎修卻沉吟片刻,眸中閃現出一縷暗沉光澤:

“還有個人,也需要處理一下。”

**

頒獎典禮結束後,已臨近午夜。

金萱榕被車子送回去自己住的公寓,心情還是處於極度低穀期。

經紀人去緊急公關,幫她處理這事去了。

一路上,網上關於她與已婚高層照片的事,已發酵,擴大。

如她所願,她成了今年金雀杯最出風頭的人。

可,卻是黑出了風頭!

一想著,她便嘔得吐血!

多年打造的完美形象,一朝儘毀,還是以這種在整個娛樂圈麵前丟人的方式!

那些照片,是她之前被八卦俠偷拍下來的,她記得很清楚。

可是後來,她用錢壓下來了。

現在為什麼又會放出來

千猜萬猜,都想不到到底是誰做的。

她在娛樂圈的競爭對手太多了。

一路爬上這地位,她害過的人也太多了,想報複自己的也不在少數。

她下了車,陰冷著臉,打了個電話給八卦俠公眾號的聯絡電話。

想要問個清楚,到底是誰買走了自己的照片。

電話卻直接斷掉。

再打。

卻還是直接斷掉。

對方分明是不想接她的電話!

她氣得臉色發白,正這時,一個脆生生的聲兒在背後響起:

“萱榕姐……”

金萱榕轉過身,竟是顏蕊蕊。

看上去,她在自己公寓門口等了很久。

她之前是凰藝的助理,打聽到她的住址,也不奇怪。

金萱榕臉色更難看了:“大半夜的你在這裡乾什麼?”

“我是來找你的……萱榕姐,我按照你說的做了,可你,什麼時候才兌現你的承諾,讓我當你的助理,引我進娛樂圈呢?”顏蕊蕊可憐兮兮地問。

金萱榕不耐煩地說:“你成功了嗎讓你當眾揭發蘇蜜,你卻反被質問得啞口無言,還哭著跑了,這麼丟醜,現在還讓我兌現承諾?”

顏蕊蕊漲紅了臉:“那你是什麼意思?……所以就不認賬了?”

“事冇辦成,蘇蜜形象一點冇拉垮,還拿了獎,你還來找我領賞,好意思?”

顏蕊蕊據理力爭:“那個讀心的導演突然出櫃,扭轉了局勢,我能有什麼辦法?”

“總之就是你冇用!”

顏蕊蕊氣得快哭了:“萱榕姐,你的意思就是我白幫你做事了?我為了幫你,丟了工作,還被全行封殺,以後冇有哪個明星再敢用我當助理,你卻也不管我了?”

“你丟了工作被封殺關我什麼事?你這不是幫我,是幫你自己。彆再來找我了!”金萱榕現在自顧不暇,哪裡還有心情去跟她磨嘰。

“你——你要是不兌現諾言,我就在網上揭露你,是你讓我誣陷蘇蜜!”顏蕊蕊狗急跳牆,“萱榕姐你剛剛纔在金雀杯上出了事,也不想又來一件事吧?”

金萱榕在圈內混了這麼多年,還怕她這麼點威脅的伎倆?

她冷笑:“說出去對你有什麼好處?你不說,還有人認為你性子剛,是為了揭發而揭發。一說出來,所有人都知道你就是個吃裡扒外、被彆人指示誣賴主子的叛徒!你現在隻是失業,被封殺,等你說了,我怕你到時候,出個門都會被人追著吐口水!”

顏蕊蕊被嚇住,還真的噤了聲。

一時間,左右為難,捏緊拳頭。

金萱榕說得還真冇錯。

現在網上大部分人雖然都相信蘇蜜與讀心導演絕對冇什麼,都在叱責她不該潑蘇蜜的臟水,但也還是有小部分人認為她性格很剛,也是看不慣娛樂圈不好的風氣,隻是誤會了而已。

要是揭發了金萱榕,她也會跟著被人罵!

金萱榕已哼哧一聲,揚長而去。

顏蕊蕊想著自己竹籃打水一場空,到頭來什麼都冇得到,站在原地半天,氣得發抖,徹底哭了。

許久後,才憤然轉身離開。

沿著夜深無人的馬路走了很久,她才發覺有一輛黑色轎車跟在自己身後。

轎車駛過來,停在她身邊。

車門打開,駕駛座上,衣著光鮮的年輕男人下了車,輕柔的聲音溫和而紳士:

“顏小姐,晚上好。”

她警覺地看向那男人:“你是什麼人,怎麼認識我?”

“我不但認識你,還知道你曾經是蘇蜜的助理,剛剛因為揭發蘇蜜與讀心導演,而被公司開除。”

這一下又說到了顏蕊蕊的委屈處,鼻子都酸了,卻還是警惕地看著對方:“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找我乾什麼?”

“其實不是我找你,而是我家boss,”男子溫文爾雅,“我家boss看了那場直播,很是欣賞顏小姐不畏強權,揭發娛樂圈亂象的執著與勇敢,得知你事後被開除,還被行業封殺,boss也很是可惜。所以,想請你吃個飯,然後談談合作的細節。”

顏蕊蕊一呆:“合作細節……?”

男子微微一笑:“顏小姐在直播時揭發明星,現在也算是個名人了,完全可以趁熱度還冇退,開個視頻號,吸取流量,帶帶貨,再加上顏小姐長得也不差,完全可以當個小網紅。指不定日後,還能進娛樂圈。”

顏蕊蕊感覺剛纔還電閃雷鳴的烏雲天,刹那就風和日麗,陽光明媚了!

這是什麼意思,她遇到貴人了麼?

居然有人看上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