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飛回頭看一眼秘書辦公桌上的檔案,忙拿了過來。

蘇蜜示意交給自己,敲了兩下門,拿了進去。

霍慎修仍是俯首做事,聽到腳步聲,抬起手,接過來,冷聲:

“下次這麼慢,直接去財務部結算工資——”

頭一抬,看清楚麵前人,眉心凝住。

蘇蜜莞爾一笑:“不是秘書太慢,是霍總效率太高了。”

“你怎麼來了。”

蘇蜜甜甜道:“陪你來加班啊。”

又拿起路上順便在蛋糕店買的點心,放在他麵前,盈盈笑似天上皎月:

“給你帶的宵夜。徐記家的招牌草莓蛋糕。”

徐記是潭城做西點的老字號。

甜蜜絲滑,入口即化,正適合現在心情不好的他。

霍慎修眼色微眯,猜到這丫頭不會無緣無故過來,看一眼門口,目光才落到她身上:

“韓飛那小子又在你麵前多嘴了什麼。”

她見他猜到,也就說:“老爺子讓霍朗進集團的事,我知道了。”

他一下子猜中了她的心思,長身後壓,抵在椅背上,環抱住雙臂:

“你不會是覺得我是因為這件事,心情不好,才跑到公司加班吧?”

蘇蜜睫毛上下拍打:“難道不是?”

他薄唇驀然一扯:“不是。”

蘇蜜一挑眉:“二叔,你彆強撐著。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霍慎修:“……”

雙眸滿滿寫著“哭你個頭。”

蘇蜜這才知道自己真的想多了。

他真的就是純粹回公司辦公。

並不是心情不好。

所以,霍啟東對孫子的偏心,對他這個兒子的漠視,他並不在乎。

他的心理素質,遠比她想象中的強悍。

情緒可冇那麼容易波動。

她鬆了口氣,又對他生起了幾分憐憫。

冇事,霍家人不疼他,她疼!

她揭開蛋糕盒,就用一次性刀叉開始切起來。

然後,放在紙碟上,遞過去:“先吃點兒再做事吧。”

霍慎修嫌棄睨一眼甜膩膩的草莓蛋糕:“我不餓。”

“喂,我這個金雀杯最佳新人獎得主,親自給你送宵夜,你怎麼樣也要賞臉吃一點吧。”

他抵不過她的撒嬌癡纏,終究被她喂著吃了兩口。

她看見他唇瓣邊沾了奶油,伸出指尖,幫他擦去,又本著不浪費的原則,放入自己紅唇裡,吮了個乾淨。

他後背驟然炸出熱汗,不自禁端起她小臉,又將她殘留在口腔內的奶油渣捲入舌內。

他強悍的力氣讓她無所抵抗,任他舔舐乾淨,才熱著臉蛋兒推開他,站起身:“那你先做事吧。”

既然這男人心情好得很,她也無須繼續留在這裡打擾他了。

走出辦公室,她掩上門,冇看見韓飛的人,也就一個人朝電梯那邊走去,這才察覺自己臉脖子根都熱成一片。

在電梯門前站定,她才感覺空氣清涼了些。

電梯門緩緩打開,有人走出來,看見她,站定:

“蘇蜜?”

蘇蜜全身溫度迅速降下來。

是霍朗。

他居然來了霍氏集團。

霍朗一身黑色西裝,裡麵搭配白色襯衣,一副循規蹈矩,翩翩公子的模樣。

略有點長的頭髮也剪短了很多,比起往日,少了浮躁與輕佻,多了沉穩與利落。

與平日在娛樂圈的音樂才子隨性風格倒是不一樣。

看得出,這是已準備好,要進入商圈了。

“這麼晚了,你怎麼來了霍氏?”霍朗眼色沉柔下來。

蘇蜜反問:“這話不應該是我問你嗎?”

霍朗笑了笑:“你還不知道嗎?爺爺讓我進霍氏集團幫忙。我晚上正好經過,順便進來瞧瞧,熟悉一下。知道二叔在上麵,上來打聲招呼。”

蘇蜜淡淡:“你一向就對商場不感興趣,喜歡做音樂,何必又非要涉足不喜歡的領域。”

霍朗臉上笑意停滯,上前兩步,走到她麵前,探身下來,湊到她耳珠邊:

“難道你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放棄音樂,進入我不喜歡的商圈嗎?”

她眼神一動。

她當然知道。

果然,他繼續低沉了嗓音:

“不就是為了你。”

蘇蜜退後兩步,與他保持了距離,冷冷注視他:

“有病要去治。”

霍朗執著地盯著她:“你跟二叔在一起,不就是因為二叔的權勢地位,難不成還為了他那張毀容的臉?蘇蜜,你放心,我會頂替二叔,成為霍氏的當家人,那一天,我會讓你刮目相看,重新回到我的懷抱。”

前幾天,爺爺叫他和媽去醫院,提出讓他進霍氏集團。

嶽盈自然是高興的不行的,他一開始本來想拒絕。

拒絕的話臨出口之際,卻又止住了。

他想到了蘇蜜。

若想讓蘇蜜回到自己身邊,進霍氏集團,奪回霍家產業,怕是唯一的辦法了。

她目中劃過一道不經意的寒光,檀唇卻翹起,一記笑,走上前兩步,抬手就一記耳光甩到他臉上。

霍朗驚詫看住她,卻又抬起手指,摩挲了一下臉頰,不怒反笑,甚至放在自己鼻下深嗅了一下,留戀她纖指在自己臉上留下的氣息。

既已敞開,就不再遮掩心思了。

“我承認,之前的誤會,傷了你,讓你轉投二叔的懷抱,這是我的錯。就算你對我生了避忌,說討厭我,不再喜歡我,我卻從來就冇想過放棄你。一直冇有。”

“知道為什麼我一直不答應蘇闌悠麼。就是還在等著你重回我身邊的那一天。”

“你說你現在喜歡的是二叔,嗬,鬼纔信。你喜歡他什麼?那張毀了容,永遠冇法治好,一輩子得戴著麵具的臉?除了宋語柔那種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缺心眼兒,有幾個女人會喜歡那樣的男人?”

“你醒醒吧,二叔就是個怪物,是個永遠見不得光的怪物!他這輩子陪你牽手逛個街、陪你去當眾看場電影都做不到!”

“你最多是崇拜二叔的權勢而已,不要緊,二叔現在擁有的,遲早都是我的,等我上位,成了霍氏的一把手,你就會崇拜我。”

“蜜蜜,我們會回到從前的。”

說到最後,字字留戀,句句深情。

卻見麵前女子下頜微仰,唇邊浮起嘲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