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溫婉一笑:“放心吧,不會的。我們這裡很安全。”

許姵兒在劇組裡最喜歡的就是蘇蜜了。

蜜蜜姐姐又年輕又漂亮,又平易近人,說話不像其他大腕演員那麼姿態高,一般情況下,也很聽她的話。

可此刻,卻還是糾結著小臉:“但我聽劇組的人說,那些人很凶的,最近到處在綁人,索要贖金,要是不給,會殺掉肉票……蜜蜜姐姐,我真的有點怕。”。

小姑娘雖然在國外拍戲的經驗豐富,但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

蘇蜜眼神鎮定:“姵兒,我向你保證,絕對不會有事。”

正這時,南廷端著早餐過來,清緩的聲音也隨之飄來:

“姵兒,你還信不過你蜜蜜姐嗎?”

許姵兒回頭看見南廷,小臉兒一紅,打了聲招呼:“南廷哥哥。”

南廷與蘇蜜交換了個眼神,坐下來,撫慰道:“我們還有兩週不到就可以回去了,這邊也算是安全地區,三公裡外,就有個本地警察局呢,不會有事的。”

許姵兒這才安心了,大口吃起飯來。

蘇蜜打趣:“看來還是要南廷哥哥說了,你才安心啊。”

這個南廷,果然是老少通吃。

就連小童星都喜歡他。

許姵兒臉更是漲紅:“蜜蜜姐姐和南廷哥哥說的,我都聽。”

蘇蜜與南廷也就相視一笑,各自吃起早餐。

許姵兒的戲份比較早,吃完飯就提前去片場了。

南廷見許姵兒離開,望向蘇蜜:“真的不怕?”

蘇蜜眸內泛笑,搖頭。

因為他們劇組,根本就不會跟J國的十字隊碰麵。

…………

幾天後,入了夜後,J國首都的天空宛如一張深藍色的毯子,覆蓋住了整個大地。

今天的戲份結束得比較晚,是一場給當地人急救的戲,又很辛苦。

蘇蜜回來後已經很累了,衝了個澡便早早睡下了。

臨睡前,她抱著手機又給霍慎修發了條微信。

但,還是跟之前每次一樣,冇迴應。

她習慣了,將手機放在一邊,等著等著,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響起嘈雜聲。

像是腳步聲,驚慌失措的叫嚷。

還越來越大。

起初,她以為是在做夢。

翻了個身後,卻終於被嘈雜聲吵醒。

她忽的一下坐起身,下床,拉開房門,這纔看見樓下,居然燈火通明。

這個時間,劇組所有人應該都休息了。

可此刻,一樓的院子裡居然聚集了烏壓壓的一群人!

住在一樓的演員和職員身上穿著睡衣,被綁住手腕,聚集在院子裡,一臉驚恐。

一群男人正看守著他們,身穿綠色統一服飾。

半袖內裸露出的健壯手臂上方,紋著令人心生恐懼的黑色十字架。

這些人看樣子是J國本地人,但比本地普通百姓看上去囂狠很多,一看就不是善類。

正對著被綁著的劇組人員呼呼喝喝,叱著本地語言,像是讓他們不要亂動。

一個劇組女工作人員因為受驚,掙紮著想要逃跑,被一個男人一拳頭砸上臉,當場就暈厥在地!

蘇蜜一顆心頓時就凝結成冰!

這幾天在網上看過,黑色十字架紋身,綠色製服,這些都是J國的十字隊成員的統一標誌!

前幾天纔在南廷和許姵兒麵前說,他們絕對不會這麼倒黴,被十字隊看上。

冇想到今天後,就被狠狠打了臉。

十字隊居然闖到了她們攝影基地!

她後背冷汗直流。

按理說,不可能啊。

前世《無國界醫生》劇組在J國應該冇遇到過這麼危險的事——

不然,這麼大的事,肯定會上新聞。

可她並冇在新聞上看到過。

不過,或許前世和今生有些事,不太一樣了?

畢竟她重生了,身邊有不少事情跟著也改變了。

就好像《無國界醫生》這部劇,她扮演的這個女主角,前世也是其他人。

或許因為蝴蝶效應,這一世,也有不少事情跟著改變了。

所以,劇組纔會經曆了和前世不一樣的事,遇到了凶殘的十字隊?

樓下院子裡,一個膚色黝黑,眼神犀利的大鬍子J國男人像是十字隊的主帥。

野獸一般的目光在劇組人員身上掃了一圈後,又抬起頭,朝樓上看去。

蘇蜜迅速蹲下去,躲在實心欄杆下。

隻聽樓下那男人用本地語言吩咐了幾句。

雜亂的腳步聲,朝樓房裡逼近。

她屏住呼吸,應該是那個主帥派人上樓,繼續搜查其他人。

她知道,二樓最西邊,還有個樓梯,可以通往後門。

貓著腰,在欄杆的遮擋下,迅速朝西邊的樓梯而去。

經過一間房,隻見門一響,打開。

許姵兒睡眼惺忪地走出來,似乎也被樓下的喧嘩聲驚醒了。

蘇蜜二話不說,趕緊將她一拉,讓她蹲下來,捂住她嘴,低聲:

“不要出聲。”

許姵兒驚恐地睜大眼睛,大概也猜到了發生了危險。

蘇蜜攥著她的手便朝西樓梯貓著腰快步而去。

快走到西樓梯時,身後已傳來男人們重重的步伐聲。

來不及過去了。

蘇蜜看見旁邊有一個雜物房,推開門,將許姵兒推進去,自己也跟著進去。

雜物房內有好幾個櫃子。

她當許姵兒鑽進一個櫃子裡,正要關上,許姵兒拉住她的手,驚懼的雙目淚光盈盈:

“蜜蜜姐姐,我怕——我好想爸爸媽媽——”

蘇蜜記得前幾天,許姵兒和母親視頻時,她正好也在旁邊。

當時,許姵兒的母親還禮貌地拜托她,請她幫忙照顧一下女兒。

此刻被小姑娘信賴地抓住手,她咬咬貝齒:

“姐姐不會讓你出事。待會可能有人會進來,他們會很凶,你千萬不要出聲,乖乖待在裡麵。有機會,你再朝西樓梯那邊下去,從後門跑出去,去附近的警局求助!”

說完,關上櫃子門。

她聽見雜物房外的腳步近了,趕緊鑽到了門邊的另一個櫃子裡,關上門。

不一會兒,有人陸續進來了。

打砸聲、翻找聲,伴隨著本國的咒罵聲,混成一團。

蘇蜜蜷縮在櫃子裡,捂住嘴,不讓自己發出一點動靜。

隔著櫃門縫隙,悄悄往外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