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白石是國際上有名的整容醫美專家,一雙巧手妙手回春,化腐朽為神奇。

經他改造的臉,看不出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跡,十分天然。

全球不少巨星都是他的常客。

當然,收費也是天價,一般的小明星,根本承擔不起。

之前一直在國外,近兩年纔回國,建立了自己的醫美工作室。

娛樂圈大大小小的明星傾巢而出,紛紛去過王氏工作室。

不吝支付天價醫美費用,也想要彌補五官的缺陷,或者讓臉在鏡頭前更加完美。

無奈王白石身價太高,性格也刁鑽,隻憑心情工作。

幾個月才接一項工作。

就算是國內巨腕,也碰了一鼻子灰。

對於皮膚的修複,這位王教授也很是在行。

據聞好萊塢曾經有個以美貌聞名的女演員拍戲時,不小心跌入火堆,壞了小半邊臉。

全憑王白石的親自修複,一年竟就能重新回到螢幕前,完全看不到任何燒傷的痕跡。

隻是冇想到,霍慎修竟然和王白石給約好了,還能讓王白石提南廷治療疤痕。

“讓他聯絡王教授,直接去王氏工作室。除了疤痕,他對自己全身上下哪裡不滿意,都可以讓王教授幫忙修整。賬記在我名下就可以。”

霍慎修撂下話,理了理衣領,準備出門。

這個人情,還得夠大了吧?

再不需要讓這小女人一天到晚總覺得欠了那個南廷的。

蘇蜜緩過神,喊住:“二叔——”

他一駐足,轉身:“還覺得對他有什麼虧欠?”

蘇蜜試探:“王教授在整容,醫美方麵真的這麼厲害嗎?”

他眯眸:“這一點,我想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吧。”

“既然如此,你……”她走過去,鼓足了勇氣,試探:“你有找王教授,嘗試著,……修複過自己的臉嗎?”

男人驀然一動,旋即,靜止下來。

身邊的空氣,也似乎跟著一道停滯。

蘇蜜有些緊張,卻並不後悔對他的試探。

因為,她實在是太想知道他為什麼明明冇毀容,卻要戴著麵具了。

終於,他緩步走過去,眼眸略傾斜著往下垂,落在她身上,讓她仿若被涼了一下:

“果然,你還是很介意我的臉,是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覺得,既然那個王白石手上冇有失敗案例,連燒傷嚴重的女演員的臉都能治好,為什麼你不去找他試試呢?”蘇蜜睫毛一彈,又說:

“這樣吧,不如我聯絡一下那位王教授,讓他幫你看看臉上的傷?”

想逼他直接告訴她,他根本冇毀容。

霍慎修眸子看不出任何異樣,隻淡淡:“試過很多醫生了。冇用。二十多年的傷,要是能治好,早就治好了。王白石醫術再厲害,也是人,不是神。”

蘇蜜眉心一擰,很想衝著他說,你騙人!

你根本就冇毀容,怎麼可能試過很多醫生?

卻還是冇法直接質問出來。

這是他最大的秘密。

隱藏了這麼多年。

那就肯定是不想輕易被人拆穿的。

她要是直接揭穿了,難保不會惹得他雷霆大怒。

又怕給他惹出什麼麻煩。

這般想著,她也就冇說話了。

霍慎修見她不說話,卻有話說,走近兩步,倏的端起她的臉。

多麼巧奪天工的一張臉蛋。

皮膚細膩白皙,紋理都看不見。

眉如遠山黛,瞳似漾秋波。

與他這樣長年佩戴麵具的古怪的外貌,確實看著極不匹配。

他心底的陰霾再次升起。

飄出來的聲音卻平靜地令人心裡發怵:

“跟我在一起,是不是讓你覺得厭惡。”

蘇蜜冇想到自己隨口的試探,能激起他這麼大的反應。

前世,她的確如此。

可現在,她真的不這麼想了。

彆說知道他根本冇毀容。麵具下藏著的是一張鬼斧神工的完美臉龐。

就算他真的毀了容,她也不會像前世那麼幼稚了。

她認真地說:“二叔,就算你的臉治不好,我也不會厭惡你。”

真的嗎?他審視的眼光流轉於她臉頰。

最終,放下手。

隻當冇問過,轉身出門。

……

離開華園,霍慎修上了車。

韓飛在前麵開著車。

他坐在後座,心不在焉地摩挲著指腹,若有所思。

一雙眸凝視著窗外,又略微有些失神。

儘管他一直迴避著自己的臉這個問題。

但這個問題,並不會因此就真的消失。

那小女人還是很想讓他的臉治好的。

是啊。

怎麼可能不想?

哪個女人想要自己身邊的男人是個麵目全非,見不得人的怪物?

哪個女人又不想身邊的男人能像南廷、霍朗那樣,是外表翩翩的公子哥?

就算她很誠懇地說不會厭惡自己,但內心深處,真的這麼想嗎?

……

剛進霍氏集團,上了樓,霍慎修便能感覺到氣氛的不對。

他收起華園那邊的心緒,大概猜到了發生了什麼,打了個手勢。

韓飛明白意思,垂首轉身。

他則大步步入總裁辦公室。

果然,不一會,韓飛便進來了,低聲彙報了剛在外麵打聽到的事:

“二爺,今天一大早朗少就來了公司,還把集團所有董事會的股東們都叫了過來——”

果然。

霍慎修斂了眼神,修長指尖在眼皮下的桌麵上敲打。

“也不知道朗少又想乾什麼。”韓飛皺眉,“我出去打聽一下。”

與此同時,電話內線響起。

霍慎修摁下。

秘書的聲音飄出來:

“霍總,朗少與集團股東們都在會議室等您,說是有重要股東會想召開,需要您的出席。”

他掛了電話,眼皮一挑:

“不用打聽了。”

……

會議室。

霍朗一身黑色西裝,收拾得妥帖精緻,眉宇間神采奕奕,坐在會議桌一邊,仿若已經是霍氏集團的主心骨。

“阿朗,今天叫我們過來到底有什麼事?”

集團的元老們進了會議室後,早就好奇心陡升。

此刻,迫不及待紛紛問了起來。

在場的老股東們,年紀都不小了,全是跟著霍啟東打江山的元老重臣。

有兩個,甚至比霍啟東的年紀還要大。

與霍家關係都很親密,也算是看著霍朗長大的。

所以平日就算在集團叫霍朗,也是直接用阿朗稱呼。

霍朗氣定神閒,依舊抱臂坐著,不徐不疾:

“各位叔叔伯伯,彆急,等二叔來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