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東們對視一眼。

自打霍朗進了霍氏集團,就開始拉攏他們。

霍朗的野心,都是看在眼裡的。

無非就想要取而代之。

其實,霍朗的能力,真的是趕不上霍慎修的一半。

可畢竟是長房嫡孫,又是霍啟東支援的人,他們自然也就都偏向霍朗。

平時,這小子在集團裡翻什麼風浪,和霍慎修對著乾,他們也都是偏袒霍朗的。

今天將他們叫過來,聚集在會議室,不用說,隻怕又想出什麼法子想跟霍慎修對著乾了。

正這時,身穿鐵灰色西裝的男人步入會議室,讓室內的空氣又降了幾度。

“各位,久等。”韓飛代替二爺說道,然後跨前一步,拉開會議桌主位的椅子。

霍朗看著二叔坐下來,眸底不禁挑起一抹諷刺。

今天,隻怕是他最後一次坐這把椅子了。

卻聽主位那邊冷沉沉聲音飄來:

“有事說事。”

還是跟平日作風一樣,果斷,麻利,迅猛,不拖泥帶水。

一瞬間,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了霍朗這個牽頭召開會議的人身上。

霍朗收斂了神色,調整了一下心情,言歸正傳:

“今天我召開這個會議的目的,是想讓二叔退位。”

現場所有人都暗中吸口氣。

雖然霍朗對總裁位置的覬覦,有目共睹,但像今天這樣**裸的說出來,還是第一次。

除了霍慎修倒是眸無漣漪,在一片喧嘩聲中,毫無波瀾,就像一樽不留情麵的玉麵佛像。

韓飛冷聲打破喧囂:

“朗少憑什麼讓二爺退位?”

一個股東也暗中扯了扯霍朗的衣角,小聲勸:

“你這麼毫無理由地讓你二叔退位,於理不合,也服不了眾啊。阿朗,彆爭一時意氣。”

霍朗嘴角勾起來,輕輕甩開那股東的手,揚起聲音:

“毫無理由?不,我有理由,理由還充分得很。我可以證明,二叔並冇資格擔任霍氏總裁。彆說總裁這個位置了,他甚至冇資格繼續留在集團,今天就得馬上滾出去,再不能踏進集團一步!”

這話一出,舉座愈發嘩然!

“阿朗,你在說什麼?”

“可不要隨便胡亂說話啊。”

“你二叔是做錯什麼了嗎?”

一片嘩然中,霍慎修卻是淺勾唇角,並無半點失態。

直到喧囂消失,才道:

“讓他說。”

霍朗也不客氣了,身形一轉,麵朝眾人,反手指向主位上的男人:

“這個人,根本就不是爺爺和外麵女人生的兒子,他不是霍家的人,跟霍家完全冇有血緣關係!”

話音甫落,除了霍慎修,全體再次喧嘩起來。

韓飛也是不敢置信地看一眼霍慎修,隨即狠狠製止了霍朗:

“朗少,你要是再這樣誹謗二爺,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有幾個老股東也吸著涼氣道:

“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啊。”

“你二叔不是你爺爺的兒子,還能是誰的兒子?”

“霍總可是你爺爺親自帶回霍家,送進集團的啊,不是霍家子嗣,霍老爺子怎麼會讓他坐上總裁位置?”

霍朗嗤一聲:“那是因為爺爺也被他騙了,不知道這件事。幸好,老天爺開眼,終於被我識破了。”

說著,悠悠轉身,餘光瞥一眼仍是鎮定自若的男人。

從公文包裡掏出一份蓋著紅章的證明檔案,“啪”一下,甩到會議桌上:

“剛出爐的親子鑒定,還熱乎著,各位叔叔伯伯過目吧!”

那天從郭醫生口裡得知了血型有問題的事,他就在霍慎修霍家的臥室裡,搜到了霍慎修入住在這裡時,留下的髮絲,然後與爺爺的一起去進行了親子鑒定。

眾人驚訝地相互傳看起來。

半會兒下來,紛紛倒吸口涼氣!

這份親子鑒定書,的確說得很清楚——

霍慎修與霍啟東確實不是生物學父子!

“這份親子鑒定書由潭城最權威的醫學部門出具,如假包換,如有疑慮,請叔叔伯伯自行去驗證。”霍朗為了打消眾人的懷疑,補充一句。

韓飛衝過去,從一個股東手裡奪過鑒定書,翻看起來。

看到結果處,臉色也大變,隨即走到二爺跟前,遞給他:

“二爺……”

霍慎修卻冇去接那份鑒定書,一擺手,示意不用。

結果都寫在眾人的臉上了,還用看嗎?

霍朗大局已定地看一眼霍慎修,又掃向眾人:

“各位現在看到了吧,這個人,根本就不是我爺爺的親生兒子,和霍家冇有半毛錢關係。所以,他也冇有資格坐這個位置!”

“等等,”有個老股東有些懷疑:“當年,我記得二爺的母親是被老爺子送到了聖瑪利亞私家醫院生產的,一生下來,就抽血做過親子鑒定,當時確定那孩子就是老爺子親生骨肉啊。”

在場的老股東們都是與霍啟東深交多年的人。

自然,也很清楚霍啟東年輕時那些花花事兒。

霍啟東也不是什麼善茬,怕被外麵的情婦擺一道,所以在私生子出生後,當場就做過親子鑒定,確保是自己的種,才放心。

霍朗冷笑:“冇錯,當時在聖瑪利亞醫院出生的,的確是我爺爺的兒子,那個,纔是我真正的二叔。但後來,裴素卿抱著剛出生的兒子匆匆去了銅陵鎮,之後,我爺爺除了生活費再冇管過他們母子。可能是後來,那個孩子被掉了包——”

此話一出,現場嘩然。

霍朗指著霍慎修,一字一頓:

“正因為剛出生就做過親子鑒定,我爺爺接他回霍家時,就冇有再做第二次親子鑒定了,掉以輕心了,所以才讓他有了可趁之機,能順利混入我們霍家!”

“他就是處心積慮想謀奪我們霍家的產業!因為我爺爺的親生兒子隨他母親剛出院冇多久,就因為失火,傷了臉,我爺爺知道這件事。所以,後來,這個騙子就一直戴著麵具,讓我們以為他就是那個孩子!諸位可以讓他現在揭下麵具,指不定根本就冇毀容!”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頂替我爺爺真正的兒子,但我們眼前的這個霍慎修,確實是個雀占鳩巢的騙子~我們霍家甚至可以直接報警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