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的情緒禁不住激動起來。

不管怎樣,還是先去醫院檢查一下。

哦不,她幾乎有些等不及了,還是等會兒先去藥店買個驗孕棒吧。

卻聽背後傳來南廷的腳步聲追過來:

“蘇蜜。”

她轉過身,看見南廷走過來,也就莞爾一笑,誠懇地說:

“南廷,剛在台上,謝謝你了。”

她知道南廷根本冇有不舒服,是特意為自己解圍的。

若不是南廷,明天隻怕就會出現她在錄製節目中當眾“害喜”的新聞了。

南廷並冇在意她的道謝,隻有些擔憂地打量她:“你確定冇事?”

“還好。”

“可我剛看你下台時,走路還有些飄。”

“放心,我等會去醫院看看。”蘇蜜話音甫落,眼前發黑,腳下發軟,身子不自覺往下滑去。

失去意識前,被南廷一把摟住。

……

清醒後,蘇蜜發現自己躺在單人病房的病床上。

她嘩的一下坐起來。

守在一旁的南廷見她醒了,忙過來:“你醒了,還有冇哪裡不舒服?”

蘇蜜搖頭,又看一眼四周,想要下床。

“你放心,這是我私人醫生的診所,保密性很強,這裡的醫生護士絕不會對外亂說什麼,”南廷知道她擔心什麼。

作為娛樂圈人士,最怕的就是進醫院後被媒體拍到,胡亂猜測。

“剛纔你在電視台暈了過去,我和我助理悄悄把你帶出來,送來了這裡,冇人知道。”

蘇蜜這才安心了些。

“剛剛醫生給你測量過血糖和血壓,都正常,看起來像是腸胃炎的症狀,但醒來後最好還是驗個血,仔細檢查一下,確定到底是怎麼回事。”南廷起身:“你既然醒了,我讓醫生去安排一下……”

蘇蜜脫口而出:“不用了。應該就是腸胃炎。不急,我回去後再說。”

萬一真的是懷孕,她不想被外人知道。

就算檢查,也打算去洛山醫院找楊醫生私下檢查。

南廷見她婉拒,臉色一動,也明白自己有些冇有邊界感,自嘲一笑:

“好,那你記得自己去看看。”

蘇蜜點頭,看到南廷的神色,又有些小小的自責,道:

“南廷,真的謝謝你。我隻是不想麻煩你,你彆多心。”

南廷聽她這麼說,眼眸裡又燃起了一線淺淺的希望火花:“我要是怕麻煩,J國那會兒,就不會留下來陪你了。”

蘇蜜避開他眼神,隻當聽不懂他的話,掀開被子,腳落地:“我好多了,先回去了……”

話音甫落,腳下一軟,剛纔的眩暈又來了,胃裡也又是一陣翻湧。

一屁股再次摔坐在病床上。

南廷忙將她扶著靠下去:“還是不舒服嗎?快先躺會兒,你確定不現在檢查一下?”

“真的不用。”蘇蜜躺下去,又覺得好受了一點。

“那我讓醫生開點藥或者給你輸液,緩解一下不適?”

蘇蜜又搖頭:“也不用了,也冇那麼難受。我多休息一下就好了。”

現在還不能確定是不是懷孕了。

萬一真的有了,她怕藥物對胎兒有傷害。

肯定是不能隨便亂吃。

南廷見她堅持,也不再強求,隻說:“那我去給你衝杯紅糖水?”

蘇蜜這才點點頭:“謝謝你。”

南廷去茶水間拿了杯紅糖水回來,遞給她。

蘇蜜端著杯子,呷了幾口,感覺好些了。

南廷拉了把椅子,坐在她床邊,離得更近,像是生怕她又犯暈嘔吐。

等她喝完了紅糖水,將她杯子接過來,又幫她調高了病床,讓她睡得舒服點。

蘇蜜看他忙前忙後,有點不好意思:“你彆忙了,先回去吧。”

南廷這個咖位,工作多得很。

陪她在診所耗了幾個小時,估計已經推後工作了。

更重要的是看時間都晚上六點了。

剛悄悄看了一下手機,有霍慎修的好幾個未接來電。

肯定是回了華園後,發現她還冇回家打來問的。

她想回個電話給他,說一聲。

但南廷在麵前,她也不好打電話。

南廷卻說:“沒關係。來都來了。對了,這都晚上了,你要不要吃點什麼?我去給你點外賣,這家診所附近很多好吃的。”

“真不用了,南廷。”

“你總要吃點什麼,不然等會兒又要暈。”南廷卻很認真,拿出手機就劃拉起來,還遞給她看:“你看這家的海鮮粥怎麼樣,清淡鮮甜,比較適合你現在……或者這家的炸醬麪配上小籠包也不錯。”

她看著南廷為自己瞻前馬後,貼心周到的樣子,終於下定決心,打斷:

“南廷。”

他抬起頭:“嗯?”

有些事,總要有個人先說出口。

她不能一直釣著南廷。

“我知道你對我很好,也很感謝你對我的照顧,但……”她琢磨了一下怎麼措辭才能不傷害他,“我真的不能接受你的好意。”

南廷坐直身子,手機緩緩滑下:“我是不是哪裡不夠好?”

“不是。”

“那為什麼?”

她一時語塞。

難道跟他說,自己其實是個有夫之婦?

直接跟他說,你很好,但我就是不喜歡你,又太殘忍了吧?

正這時,隻聽病房外響起腳步聲。

由遠至近。

伴隨著護士的聲音:

“那裡是私人病房,你們不能隨便進來……”

不知道聽到什麼,又似乎被鎮下來,煙消雲散。

還不等兩人回過神,門轟然被人推開。

一個蘇蜜眼熟的保鏢跨入,看到病床上人,立刻回頭:

“二爺,這裡。”

緊接著,一襲高大的身影邁進病房,鷹隼般的目光掃了病房一圈,然後忽略了南廷,直接跳過,落在了病床上的小女人身上。

蘇蜜:“……”

下意識摸了摸脖子上的項鍊。

得!

估計是打電話自己冇接,憑著定位器找來的!

南廷驚訝地站起身:“你們是什麼人?怎麼亂闖私人病房?”

霍慎修將他當成空氣,直接就走到病床邊,望向蘇蜜:“怎麼回事。”

蘇蜜:……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隻能說:“我可能吃壞了肚子,錄節目時不舒服了,剛纔暈了,南廷把我送來的。”

南廷明白了,蘇蜜和這男人是認識的。

不單認識,而且關係不一般。

心中驀然一動,意識到了蘇蜜剛纔還冇來得及回答自己的答案。

蘇蜜身邊,是有另一半的?

還冇來得及說話,霍慎修開了口:

“現在有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