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給她發的微信是一個半小時之前了。

她到現在纔回。

其實也冇什麼事。

主要是那天她鬨了個烏龍,發現原來冇懷孕,情緒很低落,這幾天他就一直儘量關注著她。

在公司,也偶爾會問問她在做什麼。

他回了過去:【冇什麼大事。做什麼去了?】

話說回來,也是奇了。

這小女人以前基本是手機不離手的。

回資訊也很快。

這幾天回資訊卻總是很慢,一問就是手機不在身邊。

【嗯。手機看多了,不太好,有輻射,對眼睛頸椎也不好。我哥推薦我下了一個控製玩手機的APP,以後每天刷手機儘量控製在三個小時以內,超過時間就會自動鎖屏,除了打電話接電話什麼都不能做了。行了,先不說了,我剛纔去跑步機上跑步了。剛下來,一身汗,先去洗澡了啊。】

他稀奇地勾唇。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網癮少女居然宣佈不玩手機了?

竟成了養生達人?

還有,這幾天她好像冇什麼工作,基本就在家裡做運動。

而且早睡早起,比他還有規律。

以前她還笑話他過老人生活,現在自己倒比他更像老年朋友了。

照理說,《無國界醫生》已經上映,她這段日子應該忙著宣傳、參加各種活動綜藝,很忙的。

另外,她素來秉持著一個女演員的操守,平時吃東西還算有節製。

這幾天卻也三餐不漏,吃得很豐富,還並不排斥那些油葷。

……不過,罷了。

這個樣子,總比在外麵瘋跑要令他放心。

他也冇多想什麼,剛欲把手機放到一邊,手機再次響起來。

他看一眼來電顯示是宋語柔,眉心瞬間並緊了,直接摁了拒聽。

不出意外,不到兩分鐘,容淳兒的內線電話打了進來:

“霍總,宋語柔小姐來了,在樓下,想上來見您,說還是關於珠寶合作的公事,想和您商議。”

他聲音並無起伏:“我不是說過,這事我已經交給了公關部的侯經理去處理了嗎?讓她去找老侯就行了,還要我說幾遍?”

“……我也是這麼跟宋小姐說的,但宋小姐說今天要商議的事,侯經理不一定能做得了主,非要和您商量……”

“你跟她說,這事我全權交給侯經理了,任何事侯經理都做得了主。”

啪一下,掛了電話。

……

樓下,大堂內。

宋語柔收到了容淳兒的迴應,唇瓣咬得泛了白,卻也無可奈何,隻能掛了電話。

本來靠著與霍氏集團合作,又能與霍慎修親近了。

冇想到,前幾次好好的,突然間,霍慎修將這項目給了下屬,自己不親自過問了,又拒絕跟她見麵了!

這麼突然,一定是那個蘇蜜從中作梗!

肯定是蘇蜜發覺到了她和霍慎修接觸甚密,又在霍慎修麵前吹過枕頭風。

所以霍慎修才又不跟她見麵了!

她氣得轉身走出大廈。

因為心不在焉,又氣又不甘,腳下踩亂了一個步子,尖叫一聲,一屁股摔坐在台階上。

腳踝處傳來撕心裂肺的疼痛。

一旁的保安忙過來:“宋小姐,你冇事吧?”

她又尷尬又羞辱,被保安扶回大堂的沙發上坐下,卻是心思一動,咬咬唇:

“請你跟樓上的容秘書說一聲,就說我腿摔傷了。”

在霍氏集團的地皮受傷了,即便是個普通客人,霍慎修作為大東家,也不可能完全置之不理吧?

更何況她是霍啟東的女兒。

霍慎修怎麼著也不看僧麵看佛麵吧!

保安知道宋語柔的珠寶工作室正與霍氏集團合作,與大老闆關係也不淺,自然不敢怠慢,趕緊去通知了容淳兒。

不一會兒,容淳兒下了樓。

宋語柔看見容淳兒親自下來了,心中一喜,估計有戲了。

容淳兒走過來,看一眼宋語柔的腳踝:“宋小姐冇事吧?”

“很疼……。怕是一時半會兒走不動路了。”言下之意,便是想上樓坐坐。

容淳兒拿出手機。

宋語柔一蹙眉:“你乾什麼?二爺呢?”

容淳兒隻能說:“霍總讓我幫宋小姐叫救護車,去醫院。”

宋語柔牙一緊,惱羞成怒,忍痛便站起來:“不用了!”

一瘸一拐便走出大廈,上了車。

坐定後,她還餘怒未消。

都摔成這樣,他居然連請她上去坐坐都不願意。

就算是看在朋友的麵子上,他也不會這樣對待自己啊!

蘇蜜到底在他麵前使過什麼狐媚手段?

腳踝處的疼痛襲來,絲毫未見好轉,還比之前更痛。

她仔細一看,才發現比先前腫得更厲害,低斥了一聲‘倒黴’,發動引擎,去了最近的醫院。

霍宋兩家之前世代交好,而霍氏旗下有不少醫院。所以,宋語柔之前有什麼頭疼腦熱,風寒風熱的,慣常都會去霍氏旗下的醫院。

可今天,她心裡嘔著一口氣,不想去霍家的醫院了。

要是醫院跟霍慎修彙報,豈不是還給人笑話?

她不喜歡去公立醫院看病。

吵吵嚷嚷的,病人太多了,排隊都得等到死。

打開導航,看到附近有一家環境服務都不錯的私家醫院,好像叫洛山醫院,她也就發動引擎,離開了霍氏。

醫院裡,宋語柔看完腳踝上的傷,又去拿了外敷的藥。

因為腳上的傷越來越腫,不方便開車,她給家裡傭人打了個電話,讓對方來接自己,然後找護士要了一把輪椅,坐在醫院一樓大廳等人來接。

她正百無聊賴地等著,忽然間,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醫院進來。

纖細的身型,紮著個簡單的馬尾,穿得也很休閒隨意。

巴掌大的白膩臉蛋被一副巨大的黑超墨鏡遮住一大半。

頭上還戴著一頂鵝黃色鴨舌帽。

她直起身子。

是蘇蜜。

就算旁人看不出來,她卻不可能看不出來。

蘇蜜怎麼會來了醫院?

若是生病了,哪裡不舒服,照理說,她應該去霍氏旗下的醫院啊。

怎麼會跑來其他私家醫院看病?

宋語柔心裡一動。

除非是……

霍慎修並不知道蘇蜜看病的事?

她是瞞著霍慎修來的?

她到底有什麼秘密需要瞞著霍慎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