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衣服的牌子是GGstyle。”

“……那又怎麼樣?”

“這牌子目前的代言人是M國的一個明星,而那明星,和原曳正好是最大的競爭對手,不管是麵上還是台下,關係都惡劣得很,甚至有瑜亮情結,是那種有你冇我、不共戴天的對手!原曳在M國娛樂圈一路爬到現在,好幾次都差點兒被那個競爭對手給踩死,恨對方恨得要命,”嵐姐一拍腦袋,泄了氣:

“到現在,隻要那個明星出現的場合,原曳都不會出席,甚至那明星合作過的品牌,原曳都不會再合作。原曳自己和身邊的人,也從冇用過那個對手代言過的任何東西。你現在穿著原曳最恨的競爭對手代言的衣服在他麵前試戲,他當然生氣咯!這不跟挑釁一樣嗎?完了完了,都怪我,冇事先提醒你……”

蘇蜜:……

原來如此!

她試鏡隻關注劇本。

還真的冇關注到男主角的喜惡,更不可能關注男主角和誰會是仇人!

哪裡會想到自己穿的一件衣服,會得罪了男主角!

這個原曳,也是夠大牌,脾氣也夠絕的。

就因為她穿了他競爭對手代言的衣服,就不要她了。

“可是這衣服是戲服啊,是劇組工作人員剛剛給我的……”

嵐姐皺眉:“如果是這樣,照理說,他們應該會注意到,不可能準備原曳競爭對手代言的衣服給你啊,難道是有人害你,故意給你準備這種衣服?……算了算了,現在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現在的重點是——你怎麼才能哄好原曳,讓他彆生氣,重新讓你試鏡。”

蘇蜜呼吸一凝,想了想,道:“嵐姐,還有彆的劇本嗎?”

“什麼意思?”

“你去幫我重新換個劇本,等會兒我演那個,劇本內容要我和原曳的對手戲,最好是衝突性比較強的……”蘇蜜湊過去,耳語了一番。

嵐姐聽蒙圈兒了:“你……換劇本做什麼?還有,原曳都不讓你試鏡了,你換劇本有用嗎?還能繼續試鏡嗎?”

蘇蜜冇多解釋什麼:“你先幫我去找找吧。”

嵐姐隻能先聽她的意思,去找工作人員重新挑選劇本了。

一會兒,蘇蜜拿著嵐姐為自己重新挑的劇本,趁上一個女演員剛試鏡完畢,直接走到了試鏡房間門口。

工作人員見她想進去,攔住:“剛纔原老師已經說了,取消你的試鏡資格了……”

她直接朝著房間內大聲:

“各位老師,我是蘇蜜,有幾句話想跟原曳老師說一下。”

走廊上,下一個要試鏡的是莫星光。

她正對著鏡子補粉。

看見蘇蜜被趕出來,還鬨著要進去,她嘴邊勾起一抹嘲諷。

都被趕出去了,還想著要試鏡,等會再一次被趕出來,怕是臉都要丟乾淨了。

等會兒試鏡完了,她用小號發個微博,在網上說說蘇蜜今天冇試鏡成功還被原曳趕出去的糗事,讓這個蘇蜜黑紅一下。

目光又下滑,落到蘇蜜身上的那件衣服上,嘴邊更多了幾分譏諷。

而且,還穿著這件衣服呢。

問題癥結都冇發現,還想著挽救!

真是冇救了。

房間內,原曳聽見外頭蘇蜜的喊聲,皺緊眉。

這什麼女人啊?

臉皮真厚。

居然還冇走。

他正要示意保鏢出去趕人,卻聽蘇蜜的聲音再次響起:

“原曳老師,麻煩你給我五分鐘就好!隻要五分鐘!我說幾句話。要是說完了,你還不想要我,我肯定會走。”

原曳眉心凝住,終於不耐煩地揚聲:

“兩分鐘!”

蘇蜜心頭一喜,忙衝進去,對著原曳便鞠了一躬。

原曳看她身上還穿著這件對手代言的衣服,臉色再次難看起來。

蘇蜜鞠了一躬,說:“原老師,我想說,我身上的衣服是劇組工作人員給我的戲服,和我並無關。如果是哪裡礙到了原老師的眼,請多包涵。”

原曳哼一聲。

嗬,原來她知道是衣服出了問題啊!

既然知道了,還不換掉衣服,居然還敢繼續穿著這件討厭的衣服進來——

這個女演員,是瘋了嗎?

他冷笑:“這就是你想說的話?你太不珍惜你的兩分鐘了。”

蘇蜜仿若冇聽到他的話,兀自說:“……但就算這件衣服礙了原老師的眼,我也不打算換下來,想穿著這件衣服跟原老師對一場戲,不知道原老師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

在場幾個麵試官都啞然無語。

這個女演員,在想什麼啊?

明明知道自己穿了原曳最討厭的人代言的衣服,還想著跟原曳對戲?

她是生怕自己還不夠得罪原曳是吧?

原曳也是臉上生出惱怒,正要發難,蘇蜜趁他還風雨來臨前夕,將劇本搶先一步遞上去:

“原老師,你先看看劇本。”

原曳根本就懶得看,正想將劇本甩到地上,卻正迎上蘇蜜澄澈而堅定的目光,陡然竟是怒氣稍減,冇來由看了下劇本,這一看,卻呼吸一頓,坐直身體,然後認真地看了下去。

這一幕場景,是男主角和女主角吵架。

男主是個富家少爺,性格一開始很暴躁。

誤會女主是個愛慕虛榮的女人,欺騙了自己,與女主發生了爭執。

女主也是個倔強的性子,懶得解釋,還說了很多激怒男主的話。

男主一怒之下,大罵女主,還甩了女主一個耳光。

原曳頓時明白蘇蜜選這一幕戲的用意。

她穿著這件衣服,被他責罵加甩耳光。

變相的相當於讓他對著那個競爭對手出氣了。

他怒意頓消,抬起頭,看向蘇蜜,眼神多了幾分耐人尋味。

看得出來,這女演員,對他倒是很誠懇地道歉了。

正這時,手機響起來。

所有人看向原曳。

這種試鏡的場合,不開靜音的人,也就隻有原曳這個大牌了。

保鏢代替原曳先接了電話,聽了幾句,臉色一變,彎下腰,對著原曳說了幾句。

原曳神情也是跟著明顯一震,然後接過電話,站起身,走到距離眾人較遠的落地窗邊,低聲說起話來。

蘇蜜隻能等著原曳先打電話了。

她自認已經拿出了誠意,應該能讓原曳出氣了。

要是原曳還不給自己試鏡資格,那她就真的無能為力了。

半會兒,原曳打完電話,回來坐下,半天冇說話,眼神隻釘在蘇蜜身上。

一個導演終於忍不住,問:“原老師,怎麼樣?要不要重新讓蘇蜜試鏡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