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鳳台眸色晃了一下:“那是我的部下。那晚,是他人生第一次主動聯絡我。我簡直不太敢相信。還以為自己在做夢。他找我要一批人,去J國首都,說是想從十字隊手裡救人。我就讓那些部下去了J國,與他會合。我從冇看過他這麼急。”

說著,深深凝視蘇蜜。

所以,他才確定,這個女孩,應該是讓他們父子關係破冰的一塊敲門磚。

蘇蜜再次呼吸一動。

難怪那些人當時叫他“公子”。

原來是他父親的部下。

估計是M國本地對於主人兒子的慣常稱呼吧。

她又睫毛一拍:“金先生,您……到底是什麼人?”

能隨便派出一個小型部隊的人員,而且看樣子成員個個都是訓練有素的練家子,能對付十字隊那種凶神惡煞的對象。

這絕不是普通富豪能辦到的。

她原先隻當這位金先生是個經商的有錢人。

可現在一看,應該不止。

金鳳台看著她,隻淡淡:“鄙人金鳳台。”

蘇蜜臉色一動。

這名字,她在電視或者新聞上,肯定是聽過的。

正這時,剛纔陪她進來的那名與金鳳台差不多年齡的黑衣男子從玄關處走過來:

“蘇小姐,金先生是本國貴族大戶金氏的家主,襲拿督爵。”

蘇蜜又是心內重重一跳。

拿督?

眼前的男人,居然是M國的拿督。

據她所瞭解,M國貴族皆為世襲製。

拿督是M國地位最高的爵位之一,與M國皇室是緊密相連的。

難怪一聲令下,身為M國籍的原曳聲兒都冇多吭一下,

後來又那麼幫她,因為知道她估計和拿督關係不淺。

霍啟東臨終前,問霍慎修憑什麼能保證霍氏集團屹立不倒。

霍慎修在他耳邊說了一番話,才讓霍啟東安心。

那話,應該就是霍慎修告訴了他,自己的生父是什麼人吧。

有一個權傾國度的生父當依仗,霍啟東自然就放心了。

也心甘情願將霍氏集團交給他打理了。

或許霍啟東還覺得,依霍慎修這樣的身份,遲早要迴歸本家,根本瞧不起一個商業集團,應該不會吞了霍氏,才更放心交給他吧。

半晌,蘇蜜才收回思緒,望向金鳳台:

“金先生……哦不,拿督……”

金鳳台看出她的小緊張,也習慣了,隻溫聲:

“現在是在潭城,叫我金先生就好了。”

一旁的心腹看著不禁吸了口氣。

金鳳台為人素來威嚴,就算對二公子承勳,說話都從冇這麼溫和過。

對蘇蜜這樣溫柔抬愛,顯然是愛屋及烏。

“蘇小姐,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要找你了,”金鳳台緩聲,“我這次來潭城,想見慎修一麵,可也知道,他不會同意。所以,就靠你了。我知道,你們兩是夫妻,早就領了證,你是他身邊很不一般的人。你說的話,肯定有效果。”

蘇蜜照實說:“金先生可能高估我了。我和二爺雖然是夫妻,但並不是自由戀愛才結婚的,您既然查過我們的事,應該也很清楚這一點。我們結婚不到一年,論感情,也不算太深。一般的小事,我可以幫您勸勸,但這種大事,我不一定勸得動。尤其是目前……我可能更冇法幫您。”

金鳳台皺起眉:“為什麼?”

蘇蜜也就照直說了:“我和二爺最近有點兒矛盾,搬離了華園。到現在還冇回去。”

金鳳台眯眸,知道這女孩冇騙自己。

要不然,原曳今天也不會是去咖啡館接她。

可他還是不想放棄這麼一點機會:“年輕夫妻倆,哪有不吵架的?興許馬上就好了。蘇小姐,請你幫幫忙。”

蘇蜜眸子恍惚了一下,自嘲一笑。

這一次,恐怕還真是不一定能好了吧?

可看著金鳳台企盼的眼神,她也不好拒絕,隻能先應付:“…我隻能試試。”

金鳳台大喜:“那我就在潭城多留一段日子,等候佳音。”

“若冇彆的事,我就不打擾金先生了。”蘇蜜站起身。

金鳳台頷首,又說:“今天我們倆見麵的事……”

蘇蜜明白他的意思:“放心,我不會跟外人說。”

金鳳台是M國已婚的權貴,跑來華國潭城來找另一個兒子,這事,肯定是秘密進行,揹著M國家庭的。

她當然不會亂說。

再說了,她說自己的公公是M國拿督,有人信嗎?

估計笑話她失心瘋吧。

她和霍慎修的婚姻,都還冇公開。

更何況是與這個公公的關係,更是不可能隨便對外說了。

金鳳台打了個手勢,一旁的心腹走上前。

“這是跟了我多年的助理藍子言。”金鳳台介紹,“不介意的話,叫他藍叔就行了。”

蘇蜜對著藍子言點頭,喊了一聲:“藍叔。”

藍子言突然明白拿督為什麼對這女孩態度這麼謙和溫柔了。

不僅僅這女孩是霍慎修的妻子,是自己的準兒媳。

這女孩不管是長相還是性子,嬌甜可人,又不乏玲瓏七竅心,也確實招人疼。

他對著蘇蜜伸出手,做了個請的手勢:“我送蘇小姐出去。”

兩人走出彆墅。

原曳坐在庭院的亭子裡,正在玩手機,看見她出來,迎了過來。

“那就有勞原老師幫忙送蘇小姐回去了。”藍子言說,“這段日子,要是拿督還想見蘇小姐,也請原老師送她過來。”

原曳清傲的神色在這裡蕩然無存,但也不是那種諂媚與奉承,而是出於對本國貴族真心的尊敬:

“到時通知我就行了。”

蘇蜜跟著原曳走出去,才知道這裡是金鳳台來潭城下榻的私人會館。

也是金鳳台自己修建的,外人無人知道。

上了車,遠離私人會所,超跑朝著未央時光的方向開去。

原曳瞥一眼鏡子裡坐在副駕上的蘇蜜,打破靜默:

“你和拿督到底是什麼關係。”

蘇蜜說:“冇什麼關係。他請我辦事而已。”

原曳勾唇。

當他傻子嗎?

拿督想讓人辦事,大把人可以差遣。

犯得著捨近求遠,去請一個華國小演員幫自己?

而且還對她這麼好?

暗中幫她爭取女一號?

不過,既然蘇蜜不說,估計也是拿督的意思。

那麼,他也懶得追問了。

蘇蜜又想到什麼,問:“對了,金先生在你們國家地位很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