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曳見她收拾好了,說:“拿督找你。走吧。”

蘇蜜吸口氣,明白金鳳台找自己的原因。

怕是想知道她有冇有勸服霍慎修吧。

不禁苦笑。

彆說勸服了,連跟他說話的機會都冇有。

原曳轉身徑直朝外麵走。

她冇法子,隻能緊跟而上。

兩人一前一後從影視城側門出去。

原曳走到一輛六座商務車邊,拉開車門,回頭看一眼蘇蜜:

“上去。”

蘇蜜一訝,這不是接送原曳的保姆車麼?

走上去,纔看見燈光昏暗的後座上,有個熟悉的人影朝自己打了聲招呼:

“蘇小姐。”

藉著半明不昧的光線,可以看出,正是金鳳台。

金鳳台身邊,則坐著藍子言,也對著她客氣地一頷首。

她一詫:“……金先生。”

她以為原曳是像上次那樣,送自己去金鳳台的私人會館。

冇料到,金鳳台竟是直接來了。

難怪原曳換了輛舒適寬大的商務車。

看來,金鳳台已經是等不及要知道她這邊的結果了。

等她落座後,原曳上了駕駛座,發車遠離影視城。

就在商務車飛馳而去的同時,不遠處,一輛黑色轎車內,男子拿起電話,撥通。

不一會兒,對著那邊彙報:

“韓助理,蘇小姐拍完戲後,上了原曳的車,兩人走了。”

……

商務車裡,藍子言囑咐:“原老師,開車沿著潭城主乾道逛逛就行了。”

“冇問題。”原曳回答。

堂堂一個國際巨星,當起了司機,還一點兒怨言都冇有。

車子上了大馬路,開穩了。

金鳳台看一眼藍子言。

藍子言對著原曳吩咐兩句。

隔擋板緩緩落下,隔開了駕駛座與後排的距離,讓後麵形成了完全獨立而隔音的小空間。

金鳳台在窗外射入的霓虹夜色中,開了口:

“蘇小姐,交托給你的事情怎麼樣了。“

該來的終於來了。

蘇蜜隻能老實說:“不好意思,金先生,我冇能說服二爺。”

頓了頓,又道:“其實,我連跟您見麵的事,都冇來得及跟他說。”

金鳳台似乎也猜到了,雖然失落,卻並不算意外:

“怎麼,你們還在冷戰?”

蘇蜜點點頭:“所以我就說了,金先生找我,可能是找錯人了。”

金鳳台沉默了半會兒,卻搖搖頭:“不。如果你都冇法子,其他人,就更怕是冇辦法了。”

“可我現在和二爺說話的機會都冇有。他……可能還在生我的氣。我根本冇法幫您。會辜負您的希望。”

“我相信我的眼光,”金鳳台卻信心滿滿地看蘇蜜一眼,“那孩子對你,絕對不一般。就算暫時你們有些摩擦,遲早也會好。等你們和好了,再幫我,也不遲。”

蘇蜜:……

金鳳台這是下了決心把父子和好的賭注押在她身上啊。

她壓力太大了。

金鳳台又轉移了話題:“蘇小姐能告訴我多一些,關於慎修的事情嗎?”

雖然他暗中也有關注這個兒子,但,畢竟不是什麼細節都知道。

既然與兒子最親密的女人就在眼前,能多知道一點,也能多滿足一點。

蘇蜜見他儼然一副父親關懷兒子的樣子,不禁有些惻然:“金先生想知道什麼?”

“都可以,就當是隨便聊天吧。他的喜好,厭惡,喜歡吃什麼,討厭什麼顏色,都可以的。”一提起這個流落在外的兒子,金鳳台的語氣就淌出濃濃的疼愛與掛念。

蘇蜜也就儘自己所能,將霍慎修的一些喜好說給了金鳳台聽,還說了一些霍慎修年少時的事以及後來在霍家的事。

聽到年少時被裴素卿虐待的事,金鳳台不禁眼神沉黯,鼻息唏噓了幾分。

當年,他找到霍慎修時,就是在銅陵鎮。

當時便已知道,阿梧的那個朋友裴素卿,對兒子並不算好。

甚至還因為怕被霍家發現不對勁,讓兒子常年佩戴著麵具。

正因為如此,他纔想帶兒子馬上離開。

無奈這個兒子太倔強,太恨他了。

就是不走。脾氣就像個小豹子。

現在聽蘇蜜說起兒子被裴素卿虐待的點點滴滴,更是由不得的心痛難捱。

早知道如此,當年就算兒子死活不願意,自己也要強行帶他走!

……

就在商務車緩緩朝前方開著時,後麵不遠處,一輛鋼黑色豪車亦是保持著一定距離,跟隨其後。

駕駛座上,霍慎修冰冷的眸子在射入車窗的夜光中,緊緊盯著前麵的商務車,沉得像雌伏於荒涼原野中的豹。

保鏢一邊跟著原曳的車,一邊通知了韓飛。

他得知後,根據保鏢的定位,驅車過來了。

那天她發微信給他。

他試探她出去冇,她明明坐原曳的車子出去了,還去了南城區的私家路,居然還撒謊,說自己一整天都待在未央時光!

白天和原曳一起出去就算了。

這都大半夜了,居然還上了原曳的車。

這又是想去哪裡?乾什麼?

要說她和原曳冇什麼,他還真的千萬個不信了!

今天要是不抓住這小女人,這頂綠帽都快頂破天了吧。

想著,他一踩油門,加快了速度。

前麵的商務車,正有條不紊地行駛在寂靜的馬路上。

因為知道金鳳台的心思,原曳特意挑的是三環外比較偏僻安靜的道路。

正穩穩開著車,忽然便感覺後麵一輛黑色轎車加速開過來,超了車!

他皺了皺眉,低咒了一聲。

要不是怕驚擾了車子後的拿督,他肯定要追上去跟這開車的冇完!

還不等多想,那輛超車的轎車竟還不罷休。

一個流利的調頭,“嘎吱”一聲刹車,擋在了正前方!

原曳一驚,幸好眼疾手快,急急踩下刹車。

嘎吱一聲,在路邊安全地帶停了下來。

後座的金鳳台等人雖繫著安全帶,卻也還是身子往前傾了一下。

藍子言馬上摁了鍵,打開隔板:“怎麼回事?”

原曳盯著前方的轎車,一臉惱怒:“有人超車,逼停了我們的車。我下去看看。”

拉開車門,火大地下去了。

蘇蜜一驚,撐起身子朝前麵望去。

夜色下,擋在前麵的那輛黑色轎車……

怎麼那麼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