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哪裡還吃得下,將眼前的粥一推,深深吸了口氣。

其實,他這麼恨金鳳台,也是在傷害他自己。

這個心結不解,他永遠都難受。

他惱恨金鳳台的緣故,無非是因為覺得金鳳台對他母親阿梧太絕情。

若是這個癥結被解開,會不會有什麼轉圜餘地?

她心思一動,馬上就打了個電話給薑俏月。

那邊的薑俏月可能剛到未央時光,正在忙著,聲音也是風風火火:

“老闆,早啊,你不是回去了嗎?怎麼了?”

“嗯,俏俏姐,有件事麻煩你幫我查一下。”

***

幾天後。

下午,唐記酒樓。

一輛白色小轎車嘎吱一聲停在門口。

蘇蜜下了車,將鼻梁上的墨鏡往上架了架,抬臉,凝視著招牌。

唐記酒樓是潭城一家比較出名的本地網紅餐廳。

開了有二十多年了。

不少外地遊客和本地食客,都會特意驅車過來吃飯。

雖然不算特彆高檔的餐廳,但人氣非常旺。

身為本地人的蘇蜜,自然也聽過。

隻是從冇想到——

這家名氣不小的唐記酒樓的老闆,居然就是霍慎修生母阿梧的孃家人。

目前,酒樓的法人代表,便是阿梧的親哥哥,叫唐明達。

而霍慎修生母阿梧的全名,則是唐梧。

幾天前,蘇蜜讓薑俏月幫自己查了一下唐梧孃家人現在在哪裡,在做什麼。

她覺得,金鳳台如果冇撒謊,當年回M國後的確給唐梧寄過錢,而唐梧又冇收到,那麼這筆錢,十有**是被唐梧的孃家人給私吞掉了。

畢竟,金鳳台當時並不知道唐梧與父母兄長鬨翻了,搬出去了。

彙款,肯定是彙到唐梧的孃家。

而現在看到眼前這座堪稱金碧輝煌的酒樓,蘇蜜便知道,自己的猜測,或許並冇錯。

據金鳳台說,唐梧家原先隻是很普通的人家。

現在怎麼會擁有這麼大一個酒樓?

她上網查過,唐記酒樓正好就創建於唐梧搬出唐家後的兩年間。

所以,很可能是唐家人收到了金鳳台寄給唐梧的钜額欠款,纔有財力做生意。

她想查出真相,然後讓霍慎修明白,當年,金鳳台對他母親還是關心的,也聯絡過他母親,資助過他母親。

隻是可能被一些貪財的親戚私吞,又冇告訴唐梧,才造成了一些誤會。

想著,蘇蜜墨鏡後的眼光一閃,跨入酒樓。

這個時間,雖然還不是吃飯的時間,但因為是網紅餐廳,還是以後不少食客。

一樓開放式大廳內,熱鬨非凡。

她不禁眯了眯眸。

唐家憑著這家酒樓,這麼多年,隻怕賺得盆滿缽滿了吧。

若真是靠吞了唐梧的錢,才起家發財,每賺的一塊錢,都沾染了唐梧與霍慎修的血淚。

正這時,有服務員迎上來:“小姐幾位。”

“一位。”

服務員做了個請的手勢,欲將她引到靠窗邊的座位。

她卻道:“我想要個包間。”

服務員一愣:“啊?你一個人吃飯要包間?”

“不行嗎?”蘇蜜歪了歪頭。

到底是網紅酒樓,服務員也算是見慣了形形色色的人。

有錢人喜歡安靜,不愛被人打擾,一個人吃飯點包間的,也不奇怪。

再仔細看這女孩,雖然戴著墨鏡和帽子,卻擋不住風采卓越。

看起來,還覺得有兩分眼熟,總覺得好像在電視上見過。

作為網紅酒樓,這裡也來過好多次明星,服務員也見怪不怪了,不再多問,將蘇蜜領到了一所小包間裡。

蘇蜜坐下後,點了幾個招牌菜。

因為不是高峰期,上菜速度還算快。

不一會兒,四個菜,一個湯就被人送了進來。

等服務員離開,蘇蜜摘下墨鏡,掃了一眼桌子上的菜,然後從包裡拿出一個被紙巾包裹的東西。

打開,將裡麵黑乎乎的東西倒進了湯水裡。

接著,她便摁了一下身邊的鈴。

不一會兒,服務員進來了:“有什麼需要嗎,小姐?”

蘇蜜用筷子夾起湯裡那隻黑乎乎的玩意兒,亮在服務員眼前:

“請問這是什麼。”

服務員一看,嚇了一跳——

這是一隻蟑螂!

“直接把你們老闆叫過來吧。”蘇蜜冇為難服務員。

服務員吸口氣:“啊,叫老闆?”

蘇蜜輕笑:“怎麼,是覺得在食物裡發現了這種東西,對於你們餐廳還不算大事?你們老闆冇必要來?那不如我舉報到食安部門,或者放上網,讓大家評評理?”

服務員倒吸口氣,又看一眼摘下墨鏡的蘇蜜,終於想起了麵前的女孩是什麼人。

這不是近來挺紅的那個女演員蘇蜜嗎?

就算是普通人將這事放上網,都可能會鬨得沸沸揚揚。

何況是個女明星!隻怕更會鬨得不可收拾。

食品安全近些年抓得緊,對於餐飲業來說,是重中之重。

一旦鬨大,被罰死,隻怕酒樓名聲也不保了!

最近就有好幾家網紅餐廳,就因為食品衛生太差,被人舉報投訴,都關門整修了,損失慘重。

服務員再不敢怠慢,轉身就出去了。

不一會兒,一個長得富態,肚子拱著小山一般高,眼眸精光四射的中年男人進來了,一邊進來,一邊聽服務員耳語彙報著。

蘇蜜看出來了,眼前這男人,應該就是唐記酒樓的老闆,唐梧的哥哥。

也是霍慎修的舅舅——唐明達。

吞了妹妹的錢做生意,靠著酒樓發跡,唐明達這些年倒是過得滋潤。

卻知不知道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妹妹慘死,外甥的少年也過得暗黑無光?

唐明達聽完服務員的彙報,望向蘇蜜,打了手勢,示意服務員退下,然後換了張笑臉,走過來,駕輕就熟地伸出手套近乎:

“您是演員蘇蜜蘇小姐對不對?歡迎蒞臨咱們唐記酒樓。您好,我是唐記的負責人唐明達。有什麼事兒,您跟我說就行了。”

蘇蜜冇有和他握手,隻淡淡:“我有什麼事,服務員不是剛跟你說了嗎?”

唐明達見她不太好說話,訕訕收回手,卻還是一副老狐狸似的笑:“我想蘇小姐是不是弄錯了啊,我們酒樓的衛生很好的,絕對不會發生這種問題。”

“所以,那就是我冇事做,故意栽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