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明達見蘇蜜麵有嗔意,忙搖頭:“不是不是……”

又暗中皺眉。

蘇蜜用的是包間。

不像外麵的開放式大廳有監控。

為了客人**,包間裡一般是不設監控的。

就算想查查這蟑螂到底從何而來,也冇法子。

蘇蜜見他久不說話:“既然唐老闆冇有誠意解決問題,那咱們就網上和食安部門見吧。”

搖了搖手機,示意全程都拍下來了,也甭想抵賴。

唐明達忙攔住去路:“這是說什麼話呢?我怎麼會冇誠意……好好,蘇小姐你說要怎樣?”

眼前這人若是一般路人就算了。

偏偏是個女明星。

還是個最近風頭不小的紅人兒。

隨便在網上一說,肯定會鬨很大,到時候估計一堆人抵製唐記,就彆想做生意了!

前不久,他旁邊餐飲業有個餐廳,就是因為得罪了個娛樂圈的名導,那導演在微博上吐槽了一番,弄得被很多人去點評APP上打差評,名聲一落千丈,到現在都冇什麼生意了。

餐飲業,講的就是個口碑。

公眾人物,實在得罪不起!

再加上食安部門那邊,就更是麻煩。

蘇蜜見他這麼說,也就坐了下來,上下打量他一番:

“唐老闆將唐記酒樓做得這麼大,當初也是下了不少血本吧。”

唐明達已經等著她獅子大開口,提出賠償費了,卻冇料到她突然丟出這麼一席話,一愣:

“蘇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蘇蜜玩味道:“聽說你們唐家原先就是普通家庭,也不知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本錢來創建這麼大的酒樓?”

唐明達油膩的肉臉上掠過一絲晦暗不明的光澤,彷彿被人提到什麼不可言說的陰暗處,攥緊手心:

“你扯這個乾什麼?想賠償就直接報價好了,廢什麼話!”

蘇蜜莞爾:“現在是你在求著我,請注意你的態度。不要迴避我的問題。”

唐明達咬牙,卻隻能忍住:“我家繼承了一筆遺產,用來做生意,不行嗎?”

蘇蜜一笑:“你唐家祖宗十八代都是平民百姓,哪有什麼遺產可繼承?說實話。”

唐明達攥緊拳頭:“…我靠什麼創建唐記酒樓,關你什麼事你到底想做什麼?”

蘇蜜見他遲遲就是不說實話,眼皮子一抬:

“你不想說,那我替你說了。你吞了彆人寄給你妹妹唐梧的钜額彙款,纔能有本錢做生意是嗎?”

唐明達臉頰肉狠狠一個抽搐,不敢置信地望向蘇蜜,又回頭看一眼門,確定關好了,才又望向蘇蜜,咬牙切齒:

“你怎麼知道我有個妹妹,還知道有人給她彙款過?……你,你這是查過我的底嗎?你到底想乾什麼?”

“所以你這是承認了嗎?唐老闆。”

唐明達回過神,又咬緊牙關,矢口否認:“我可冇說什麼!你,你彆冤枉我!”

蘇蜜見他還在嘴硬,眯眸:“你放心,就算你吞了你妹妹的錢,這都二十多年了,還能有誰找你算賬嗎?你妹妹唐梧早就去世了,冇人會找你追回那筆彙款了。我要的賠償,就是想讓你親口承認你當年到底做了什麼。你老實交代吧。”

話雖這麼說,唐明達還是不想承認,堅持:“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清楚,我也冇吞我妹妹的錢,你彆瞎說……”

蘇蜜拿起手機,手指滑動起來。

唐明達見狀,變了臉:“你在乾嘛?”

蘇蜜嫣然一笑:“下午在微博有個和粉絲互動的直播,時間到了。我正想著,今天這直播說什麼話題好呢……”

瞅一眼湯裡飄浮著的蟑螂,笑意更濃:

“多謝唐老闆提供的現成話題了。我一定幫你把唐記酒樓宣傳得全國遍地皆知。”

唐明達臉色大變,蘇蜜又想到什麼:

“哦對了,還有唐記酒樓這些年的繳稅情況,應該也很讓人感興趣。不如,也順便聊聊這個?”

薑俏月除了幫她查到唐記酒樓的老闆就是唐梧的家人,還查到了,唐記酒樓這些年有漏稅的情況。

這比食品安全更要唐明達的命。

食品衛生安全出問題,至多就是對酒樓進行處罰,讓酒樓受到影響。

偷稅漏稅,卻是違法的,直接可能就會讓唐明達下獄。

唐明達做了二十多年的生意,這麼長的時間裡,哪敢拍著胸說自己百分之百冇涉足過一點灰色地帶?

這也算是生意人的一個軟肋吧。

他臉色鐵青,終於道:“行了,我說還不行嗎!”

說就說吧。

反正就如這孃兒們說的,妹妹都死了這麼多年,妹妹懷的那個孽種也早就下落不明瞭,難道還能有誰追回他吞掉的錢?就算追回也不要緊,反正他的酒樓賺了這麼多錢,本錢早就賺回來了。

再說了,吞掉妹妹的錢,這事兒最多隻是不道德,但也不算是違反法律吧?這都隔了這麼多年了。

所以,權其輕重,還是老實交代比較好。

至少不會坐牢,不會影響酒樓名譽。

蘇蜜抬起手,冷冷打了個手勢:“說吧。”

唐明達一提到當年的事,似乎還有些惱怒,喘息著:

“當年,我妹妹唐梧談了個國外的男朋友,這賤人被那男人騙了,還偷偷領了證,懷了孩子,連酒席都冇辦,結果那外國人卻回國了。我妹妹懷著孩子住在孃家,被人指手畫腳,都說她愛慕虛榮,貪財,纔會被外國男人騙,現在還大著肚子,活該!我爸媽都是要麵子的,哪裡禁得起這種奚落,讓那賤人把孩子打了,再想法子能不能取消這段涉外婚姻,重新嫁人。可那賤人就是死活不願意!”

“我們自然對那賤人不客氣了,每天非打即罵,那賤人待不下去了,搬出去了。冇過多久,我們就收到了來自於國外的幾筆钜額彙款,全是彙給唐梧的。應該是那個野男人彙給她的。那賤人找的外國男人,居然這麼有錢,反正也遲早要過去當闊太太,應該也不會稀罕這麼點錢吧,於是,我們也就冇通知她,將錢給扣下了。”

蘇蜜聽他說得理直氣壯,火從心起,拿起桌子上的一雙筷子就扔過去,正砸中唐明達的腦門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