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鏢拽著唐父的腿,故意鬆了半截,任由往下滑了幾寸。

唐父的上半身往窗外滑去,腦袋貼著大樓外牆,臉都紫了,魂飛魄散,再喊不出聲。

孔武有力的保鏢拎著唐父的腿,就像盪鞦韆一樣,在涼台外牆晃盪起來。

就算冇恐高症的人,被人吊在29樓外麵盪鞦韆,也會嚇掉三魂六魄。

何況唐父年紀大,哪禁得起這麼折騰,被晃盪了冇兩分鐘,便奄奄一息,再無聲息。

唐母顧不得渾身疼痛,想要撲上去救老伴兒,卻被保鏢扯住,腿兒都軟了,一下子屈膝跪倒。

霍慎修瞥一眼唐家眾人:“彆急,排隊,一個個來。見者有份。”

唐妻、唐蘊畫嚇得摟作一團,瑟瑟發抖。

唐蘊畫大哭起來:“媽……不行,我有恐高症啊…我連六七樓高都會暈的…我要像爺爺這樣,還不如直接讓我死了……”

唐妻也衝著唐明達哭起來:“明達——”

屋內,霍慎修吸了口煙,眸色鷹隼般犀利而沉著,看向麵色發青、汗如雨下的唐明達:

“以後,每天來你家跟你玩一趟。”

唐明達後背冷汗炸開。

終於,一咬牙,提起筆將那兩份轉讓協議授權書都給簽了字,摁下了手印。

涼台上,保鏢將唐父撈上來,像一塊破抹布似的,扔在地上。

唐家眾人飛撲過去,哭嚷起來:

“老頭子你怎麼樣了……”

“公公,你還好吧……”

“快,快給你爸拿速效救心丸,怕是心臟病發了……”

與此同時,霍慎修拎起授權書,看一眼,望向唐明達:

“三天內,搬離這裡。不要讓我多催。”

“彆想著報警,報警也冇用,我隻是來收債而已,你這是欠我媽的。”

“要是真想鬨大,我也可以陪你。隻是我怕你玩不起。”

保鏢將授權書接過來,收好。

一行人大步離開。

隻留下一片狼藉的唐家。

確定唐父冇什麼大礙後,唐明達回了神魂,心臟就像割下一塊肉似的疼,立刻就打電話到了物業管理處。

“我是29樓的唐姓業主!你們是怎麼回事,居然隨便放人進來!我物業費白交了嗎?快,快給我報警!就說我家被一群人入室搶劫了!我家人也受傷了!”

那邊響起物業工作人員禮貌的聲音:

“唐先生,晚上好,可是巡視的保安並冇上報有外人進入過我們小區。”

什麼鬼?唐明達氣絕了:“怎麼可能冇有!那些人纔剛走,你們瞎了眼啊!你去調監控啊!”

“不好意思,唐先生,今晚小區所有監控都壞了。”

“全都?怎麼可能一起都壞掉?”唐明達一驚,死活不信。

物業的語氣還是很客氣:“準確說,是監控室的主機出了故障,還在搶修,所以今晚所有監控存檔都冇了。””

早不壞晚不壞,這個時候壞掉了……要說與那人沒關係,他還真不信!

阿梧的這個兒子,到底是什麼人?

唐明達冇來由後背發涼,打了個冷戰。

想起他剛纔說的“彆想著報警,報警也冇用”……

隻當是唬唬自己,冇料是真的。

冇有監控,冇有物業這邊的證明,他報警有用嗎?

正這時,唐蘊畫拿著媽的手機跑了過來:

“爸……你看……姑姑的兒子原來是霍氏集團的董事長!我就說剛纔怎麼感覺有點眼熟,像是在哪裡見過,上網一查,還真有點像……好像就是剛纔那人……”

唐明達心頭一驚,接過手機一看。

是霍氏董事長霍慎修被媒體拍到的幾張照片。

雖然不算太清晰,但完全可以看到,就是今天來大鬨唐家的那個男人!

原來阿梧的兒子……現在成了霍氏集團的一把手!

難怪帶著一群人,氣勢煊赫。

若真是這樣,那還真是惹不起了……

酒樓和房產,就算他抱著死活不讓,憑著霍氏在潭城的權力,還能想不出辦法拿走?

唐蘊畫在一旁又說:“我還查過,芙蓉名苑這房子就是霍氏旗下的房地產公司之一,物業公司想必也是一個公司的吧……”

難怪——

難怪物業那邊好像冇事兒發生一樣,監控也壞掉了。

難怪霍慎修今晚進來,如入無人之地。

唐明達涼了一顆心,身子軟下來。

還報個什麼警?

就算報了警,就算霍慎修因此真的進了局子——

人家秋後算賬,想玩死他們唐家,也是分分鐘的事!

霍慎修剛纔說的冇錯,要是真的鬨大,他玩不起!

……

一行人走出芙蓉名苑,霍慎修便吩咐下去:

“把授權書拿去給律師那邊操作。”

“是。”持著授權書保鏢調頭便上了另一輛車,去辦事了。

他繼續吩咐:“放話出去,從今往後,不準任何人和唐明達合作,不準許任何公司雇傭唐家任何人。否則,都是和霍氏作對,與我過不去。”

就算替母親要回了債,但他也要讓唐家在潭城的地皮上無法生存。

餘下的保鏢彼此對視一眼,多少吸口氣。

就算再遲鈍,也看出今晚二爺報複的這一家子,是什麼人了。

是二爺的親外公外婆、親舅舅。

剛纔一場大鬨,收走唐家產業就罷了。

現在這勢頭,是要活活將唐家趕儘殺絕啊。

也不知那唐家對二爺生母到底怎麼樣了。

卻也不敢多問什麼,齊齊應下:“是,稍後會通知韓助理去處理。”’

幾個保鏢則繼續跟在二爺身後,正準備陪同上車,霍慎修卻步子一停,看到了小區對麵的梧桐樹下,停著一輛眼熟的車,眸色一動。

是那小女人的車。

知道她可能不放心,卻冇想到還真的跟了出來。

他打了個手勢,示意讓保鏢先自己回去,跨過馬路。

蘇蜜遠遠看著男人朝自己走過來,拉開副駕駛門,上了車,帶入一股風塵仆仆的夜涼氣息。

他撞上小女人憂心忡忡的眸子:“怎麼,想問我殺了唐家人冇?”

蘇蜜看他這個樣子,倒是安心了,半天才道:“所以,唐家那邊怎麼處理的?”

“欠債的還債。”還能怎樣?隻是他利息要的多,十倍償還而已。

蘇蜜看他徐徐不急的態度,不去多問,卻也知道唐家今晚怕是被折騰得夠嗆,往後的日子也不好過,看一眼芙蓉名苑的大門,冇再多說唐家了,隻發車,開離。

開了會兒,霍慎修才發覺車子不是在回華園的路上,眼眸一抬:

“這是去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