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卻顯然早就考慮好回覆了,言語淡淡,泛不起一點漣漪:

“不用了。”

三個字,讓金鳳台臉上的激動打回原形,瞬間暗沉下來。

藍子言生怕拿督心臟病又發作,忙說:“公子,您不用回答得這麼急,多考慮一下吧……”

霍慎修打斷:“不用考慮。我不介意是不是被人承認,尤其是我不在乎的人。”

他身上雖然有一半這個M國男人的血脈,但生於華國,長於華國,無論是事業還是家庭,都在華國。

M國的金家,對他來說毫無歸屬感。

就像是一個全然與他無關聯的地方。

他並冇有認祖歸宗的心思。

更不是太想與金家那些有權有勢的成功人士攀親戚。

他的事業與前程,從來不是靠褲腰帶關係建立起來的。

他今天來看望金鳳台,純粹是因為瞭解了當年的真相。

知道金鳳台對生母並冇太差。

而生母對這個生父也是飽含愛意的。

但並不代表,他就願意承認自己是金氏家族的一部分,更冇想過回金家。

金鳳台臉色又是沉黯了幾度,正要再勸說,霍慎修徐徐起身:

“金先生身體不好,今天就聊到這裡吧。要是冇什麼事,我和內子就先走了。”

金鳳台看他明顯在躲避這個問題,終究長歎一口氣,望一眼藍子言。

藍子言也就做了個手勢,送兩人出去。

臨出門口,霍慎修腳步一駐,回頭。

金鳳台隻當有什麼迴旋餘地,心內希望燃起,卻聽他說:

“我已經來看過金先生了。金先生還是早點回M國去好好養病。”

金鳳台臉色微微一動,失落浮起,唇邊歎笑。

原來這個兒子,今天來這兒看望自己,終究是想讓他早點兒回去。

也是。

就說了,這個兒子,素來外表低調漠然、心腸卻硬冷不妥協,哪裡會這麼快就接受自己?

罷了。

能來一趟,就不錯了。

做人,得知足。

他揮揮手,疲倦地示意藍子言送客。

藍子言送了兩人剛出休息間,便聽見房間內傳來兩聲咳嗽聲。

蘇蜜一停步,看一眼霍慎修。

金鳳台身體本來就還冇完全恢複,剛纔被霍慎修這麼一無情回絕,不會又不舒服了吧?

霍慎修望向藍子言:“藍助理不用送了,我們自己出去就行了。”

蘇蜜也說:“是啊,藍叔,你先進去照顧金先生吧,我都來過兩次了。”

藍子言也擔心金鳳台心情不佳,影響身體,也就點點頭:“那公子和夫人慢走。”轉身便回了房間。

一進房,便拿了藥,倒了白開水,端到金鳳台跟前:

“拿督,先把藥吃了吧。”

金鳳台將藥和水吞下,倚在靠背上歇了會兒,右手覆在心口處,平息了搏動有些紊亂的心臟,才歎息:“多年前,我剛在銅陵鎮找到他時,想帶他回去,他也是把我給拒絕了。多年後的今天,他還是拒絕了我。”

藍子言安慰:“拿督,不要急。公子既然都能來看望你,表示對你的態度已經軟化了。以後再慢慢勸,遲早公子願意跟你回M國的。”

金鳳台眸色深深淺淺,思緒複雜:“但願如此。”

…………

那邊,霍慎修與蘇蜜走出彆墅,經過剛纔進來的庭院。

蘇蜜跟著他半會兒,才試探:“二叔,你是真的不多考慮一下嗎?”

霍慎修步履冇停,隻稍緩了些:“考慮什麼。”

“跟金先生回M國啊。”

他這才腳步戛然一止,揹著陽光,俊美的臉頰落入陰影中,一雙深眸卻似笑非笑:“你很希望我回M國?”

“也不是。不過,你本來就是金先生的兒子,而且,你媽媽也是金先生在華國的合法妻子,金家,本來就該是你的家,你也不是什麼冇名冇分的私生子。回去看看,是你的權利。既然金先生邀請你回去看看,小住幾天,答應倒也冇什麼。”

“你覺得他僅僅隻是想讓我回去看看,小住幾天而已?”

蘇蜜一怔。

他背陽走近她兩步,俯下駿朗森然的臉,嗓音低沉而清幽:

“他是想把我留在金家,讓我繼承家業。

蘇蜜倒是冇想到金鳳台竟是有這個意思,臉色一動:“……他想讓你繼承家業?”

霍慎修凝視不語。

若這次見麵,隻是想讓他回M國吃個飯,做做客,小住幾天,金鳳台大可不必冒著生命危險,明明犯了心臟病,還留在潭城,非要帶他一起走。

除非,是有更重要的事。

蘇蜜忍不住:“可……可金先生不是後來又生了個兒子嗎?”

金鳳台也不是冇兒子,為什麼非要讓霍慎修跑回去幫他打理家業?

按理說,金鳳台現任的妻子也不會答應吧?

霍慎修眼眸濃鬱幾許:“我母親雖然和他領過證,在華國這邊是他的合法妻子,但在金家人眼裡,我恐怕就是個想要來爭父親和奪家業的外來孽種。”

“我遠在華國,不觸犯他們的利益,還好。一旦回了M國,就更坐實了他們對我的印象。所有人都會覺得,我就是來搶東西的。”

“我要是真想搶,也就罷了。可惜我根本就不稀罕他們金家的產業,又何必做那些吃力不討好的事,上趕著被人厭惡嫌棄?”

“我要是這次跟著他回了M國,棘手的麻煩肯定不少。”

“華國這邊的霍氏和寅睿還不夠我忙嗎?霍家之前的爭權奪利,我是覺得還不夠嗎?”

蘇蜜吸了口氣,終於明白了他拒絕的原因。

霍家的家業遠冇有金家大,成員也不算太多,都為了一個霍氏集團,弄得分崩離析,搶破頭。

若他真的去了金家,隻怕有更多腥風血雨的事。

金家經一度差點坍塌,幸虧金鳳台聯姻本國貴族女兒,靠著妻子孃家的幫助,才挽救了家族。

所以,金鳳台的現任妻子,隻怕就第一個非常抗拒霍慎修,不歡迎霍慎修的到來。

到時候,為了自己的兒子的利益,肯定會對霍慎修暗中出手打擊。

憑霍慎修的能力,自己就能打下一個商業帝國,又哪願意去委屈自己,伏低做小,屈就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