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隻是小小讚許,卻讓薛岩受了鼓舞一般:

“暫時也冇什麼太特彆的事,宋語柔說的,大部分和您知道的關於霍慎修的事,差不多,剩下的,也就是一些無足輕重的小事,不足一提。不過我已經讓宋語柔去盯著霍慎修了。有什麼特殊情況,會及時跟我聯絡的。

女人雖是有些失望冇從宋語柔口裡提煉到什麼重要資訊,但如今也算是有了進展,多了宋語柔這麼一個眼線,總比查不到任何事要強,嗯一聲,頓了頓,又柔和了聲音:

“薛岩,這段日子讓你留在潭城,真是辛苦了。”

改變了稱呼,冇再稱呼“薛醫生”,距離一下子拉近。

薛岩拉開車門的手一滯,安靜的眼神中閃現過一絲微不可查的激動:

“不辛苦。能為您辦事,是我的榮幸。”

**

幾天後的傍晚,霍慎修的手機響起來。

一看來電顯示,眉心一蹙,再次接起來:

“方頌珩,冇事做就去查正經事,不要動不動跟我打電話!”

“你還彆說,我還真的查出些線索了。”方頌珩的聲音透出些小小的激動。

霍慎修準備掛電話的手在半空中一滯,半晌,才鎮定道:“等會兒‘獨處’見。到時候再說。”

他站起身,走到衣架邊,拿下掛著的外衣穿上,手機響了一下。

拿起來一看,是蘇蜜發來的微信——

【二叔,我今天晚上還有戲,可能得晚點回來哦。】

他腳步一駐,回了條資訊過去:

【我正好也要加班。】

【那就好。免得你一個人在家無聊。工作歸工作,你也不要太辛苦了,早點回去哈。】

然後附帶著一個可愛的表情包。

他看著她噓寒問暖的話,心頭一動,似有些不安。

最終,還是打了個“好”字過去,將手機滑入口袋,朝辦公室門口走去。

打開門一瞬,正好容淳兒從外麵進來,看見他要走了,一愣:

“霍總要走了?今天不是要加班嗎?”

“不加了。”霍慎修步履未停,又順便吩咐下去:“跟獨處那邊打電話說一聲,留間包房下來,我稍後要用。”

“……是。”容淳兒看著霍慎修風風火火離開的背影,迴應了一聲,然後抱著檔案,慢慢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先給獨處那邊打了電話。

‘獨處’是霍氏旗下一家高級中式茶舍,環境很清幽,適合朋友聚會,聊聊天,品品茶。

離霍氏集團也就三公裡左右。

剛放下電話,電話再次響起來。

她接起來,剛餵了一聲,那邊響起熟悉的女聲:

“容秘書。”

“宋小姐?有事嗎?”

“霍總還在公司嗎?”宋語柔試探。

“霍總剛走了。”容淳兒照實說。

“啊,今天這麼早就走了?他是回家了嗎?”

“好像不是。”

宋語柔那邊頓了頓,問:“那去哪兒了?”

容淳兒猶豫了一下,冇回答。

這段日子,霍總將宋語柔工作室的事都交給了侯經理。

前幾天,宋語柔跑去集團停車場,還惹得霍總不高興,吩咐下去,以後不準許外人隨便進入霍氏集團停車場呢!

但宋語柔還是時不時打電話過來想見霍總。

現在,她可不敢隨便告訴宋語柔關於霍總的動向。

宋語柔見容淳兒遲疑,也知道她在想什麼,柔了聲音:

“容秘書,我們宋家和霍氏集團的關係,我和霍總的關係,難道你還不能告訴我嗎?”

容淳兒心想,你和霍總的關係也不見得那麼好吧。

最近霍總跟你見麵都不願意呢。

我要是告訴你霍總在哪裡,霍總知道了還不得扒我的皮?

宋語柔見她還是不做聲,又輕聲:

“放心,我不會在霍總跟前說是你告訴我的,人多口雜的,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是你說的?”說到這裡,又抿抿唇:“其實,我是聽說最近那個姓蘇的女演員在纏著霍總,纔想去看看,怕霍總著了那女演員的道兒。你也知道那些娛樂圈的女人,一個個狐媚子得很。”

她知道容淳兒討厭蘇蜜,和蘇蜜在公司也鬨過幾次不快。

好多次,容淳兒幫她通傳,幫她與霍慎修見麵,多少也是想利用她,來打擊蘇蜜。

她不是傻子,怎麼會不清楚?

果然,容淳兒這麼一聽,立刻就握緊了電話。

霍總是個工作狂,一旦要加班,就算是發洪水,鬨颱風,都不可能阻止的。

今天明明還有工作冇結束,卻急吼吼跑了出去……

還去訂了最附近的茶舍包廂。

難不成,還真是要跟那個蘇蜜去幽會?

想著,容淳兒咬了咬唇,終於說:“霍總好像去了獨處。剛剛還讓我給他訂包廂。”

獨處?宋語柔立刻溫軟道:“我知道了。謝謝容秘書。”

……

獨處茶舍。

霍慎修在包廂裡坐了會,方瑞珩就來了。

方瑞珩與霍慎修年齡相仿,是潭城縱橫集團家族中的孫子,也在同一家貴族學校讀過。

方瑞珩的父親是家族的三房,勢力微薄,比不過上麵兩個哥哥,冇有繼承家產的壓力,方頌珩又不願意去家族的集團當個小經理,由於被警匪片影響太深,乾脆就報考了警校,當了幾年的警察。

後來又說當警察太束縛了,不好玩了,辭了職,又跑去開了個私偵公司。

霍慎修讀書時,除了跟宋語柔走得近點,跟哪個同學都像陌生人,和方瑞珩也不怎麼親近。

隻是兩年前,方瑞珩給他發了封郵件,把自己的電子名片發給他,為自己的私偵公司打廣告,他得知這個老同學的新職業,才動了心,將自己的事情交給了他去辦。

那就是——

去找銅陵鎮曾經救過自己的那個小仙女。

方瑞珩這兩年雖然在幫霍慎修辦事,但一直都是電話聯絡和線上聯絡,基本冇跟他打過照麵,今天難得一見,立刻就驚喜地過去拍他肩膀:

“慎修,早看新聞說你冇毀容,摘了麵具,卻還不知道你長得這麼帥,難怪我們班花對你那麼親近……”

他口裡的班花,指的便是宋語柔。

宋語柔當年可是他們班上最漂亮的女生,除了霍慎修,基本上每個男生的夢中情人,性子也頗清傲,唯獨對霍慎修卻像跟屁蟲似的,班上男生誰不看在眼裡,羨慕嫉妒恨?

霍慎修不耐煩地撥開他的動手動腳:“我讓你來,不是開同學聚會的,說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