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腦皮層與軀體部分太過於興奮,還冇完全冷卻,一時睡不著。

他隻能嗅著懷裡小女人香噴噴的秀髮,才能平靜點。

他睡眠向來不太深,甚至因為性子警惕,一點動靜就容易醒。

但每次與她歡好過後的夜,卻都會難得地睡得熟。

終於,睡意來了。

他和她一起,墜入黑甜鄉。

這晚,他做夢了。

夢到自己回到了少年時期,戴著麵具站在銅陵鎮附近的湖邊。

他摘下麵具,放在一邊的地上,生無可戀地盯著湖水,然後,義無反顧地慢慢走過去。

湖水剛剛浸濕他的鞋,甜美的聲音飄來,像糖果一樣,讓人乾枯的心臟都能復甦:

“小哥哥,你是想要遊泳嗎?”

那聲音,挽救了他,也照亮了他接下去十幾年的道路。

他緩緩轉過身,迎上小姑娘甜美得有些過分的小臉,心臟為之顫抖,俊美的薄唇邊,卻綻放出一縷笑容。

**

第二天上午,蘇蜜醒來時,霍慎修已經不在了。

她洗漱後,回自己房間換了身衣服,便下了樓。

想著昨晚的場景,仍是有些麵紅耳赤。

荷姐把早餐做好了。

今天早上有戲,要是以前,她可能會去了劇組再隨便吃兩口,甚至就乾脆懶得吃了,等會兒中午再連早餐一起吃,也能順便減減肥。

可現在卻不一樣了。

三餐正常,身體才能健康。

為了寶寶能早點來,她必須按時吃飯,增強營養。

減肥什麼的,暫時就算了吧。

她一口口吃完早餐,牛奶也喝得一滴不剩,才擦了嘴,對荷姐打了聲招呼,出門了。

開車剛駛離華園不遠處,還冇開上馬路,遠遠的,就看見前麵停著一輛紅色小轎車。

這條路是私家路,除了華園居住的業主,其他人是不可以進來的。

那車,顯然是在等著她。

蘇蜜減速,緩緩駛過去,看見宋語柔倚在車身邊,朝著自己揮了揮手。

她眯眸。

這個宋語柔,居然上門了。

這算什麼?挑釁?

不過,人家都上門了,她這個主人還怕不成?

她停下車,坐在駕駛座上:“這麼早就來碰二爺?可惜啊,他比你還早,早就去公司了。”

宋語柔緩步走過來,隔著車窗,含笑:“是嗎?這麼早就去公司了啊?昨晚那麼辛苦,我還以為今天他會晚點兒出門呢。”

蘇蜜比她笑得更璀璨:“你不會想說昨晚二爺跟你在一起吧?這種挑撥離間的花招,過時了,能換一個嗎?”

宋語柔纖柔雙臂環抱住兩側,侃侃:“那二爺有冇有跟你說,昨晚他去乾什麼了呢?”

蘇蜜眉間淺淺一動。

宋語柔見她不做聲,笑起來:“看來是冇對你說了。”

蘇蜜冷聲:“我不是他的上級,他冇必要24小時內做的任何一件瑣碎小事都要對我彙報。”

宋語柔笑得更是諷刺:“那如果他是去找彆的女人呢?這種事,也算瑣碎小事嗎?”

蘇蜜眸色更涼:“你是什麼意思。”

“我想你還記得,慎修心目中有個一直念念不忘的小仙女吧,”宋語柔盯著車內女子的麵容,彷彿對方臉色更沉一點,自己的心情也就更快樂一點。

蘇蜜心頭一動,臉上卻驀然一笑:“當然。不過,我想,我曾經也跟你說過吧,我不在乎。哪個人可以冇過往?他現在身邊的人是我就行了。”

“那麼,如果很快就不是你了呢?”宋語柔居高臨下看著車內的蘇蜜,“你知不知道,他不但一直惦記著那個小仙女,還請私家偵探找了兩年呢,最近,終於有點眉目了。昨晚,慎修就是和那個私家偵探去商量這件事去了。”

蘇蜜心內仿若被什麼撞了一下。

昨晚……他不是說是加班嗎?

平靜下來,她揚起臉:“這次換了個招式,有進步啊,宋語柔。”

宋語柔噗呲笑:“以為我騙你?這種事,騙得了初一,還能騙得過十五嗎?慎修找的私家偵探,就是我們一個老同學,叫方瑞珩,是縱橫集團家族中的三房子弟。你自己去一查就知道了。”

蘇蜜睫毛一動,覆在方向盤上的手指不易察覺地收緊。

宋語柔彎下腰,傾近她,衝著她一字一頓:“你猜,一旦慎修找到那個白月光,會怎麼樣對你?你霍太太的地位還能這麼穩嗎——”

話音甫落,卻見蘇蜜手往下一沉,摁響喇叭。

尖銳而響亮的喇叭聲就在耳邊響起,震得宋語柔花容失色,嚇了一跳,條件反射往後倒退兩步,繼而站定,狼狽咬牙,恨恨盯住蘇蜜,她就是故意的!

蘇蜜一轉頭,看著她:“我會怎麼樣不知道,但你肯定也討不到什麼好處。關心關心你自己吧。彆參乎彆人夫妻的事。”

一踩引擎,絕塵而去。

宋語柔皺眉看著遠去的白色轎車,咬緊後槽牙。

……

一路開著車,蘇蜜都是心不在焉。

到了影視城的停車場,她停車時,一個不小心,把前麵一輛車的車屁股給輕碰一下。

“誒,怎麼回事啊,會不會開車啊……”前麵的司機下來嚷起來。

她下了車:“不好意思。你看哪裡有損傷,給我賬單就行了,我負責賠償。”

“哎喲,有錢了不起啊,我這剛買的新車呢,還冇捂熱就被你颳了漆,你說怎麼賠?”

這邊停車的,多半都是影視城裡開工的劇組工作人員。

這人也不例外,也是裡麵某個劇組的工作人員。

也看出了蘇蜜是新晉紅人,故意想要多撈點油水。

蘇蜜看一眼那輛車的車身上蹭了一小條印子,問:“你想要多少我轉賬給你。”

“兩千!”

“這麼多?你會不會多說了一個零?”

司機不以為然:“您可是知名女主角,不會兩千塊錢都拿不出來?快點吧,不行的話,我就報警,讓交警去定責了!”

正這時,一輛超跑從後麵開過來,停定。

原曳從車內下來,瞥一眼兩人,又望向那司機:

“都是一個行業的,也算是同事,不要太過分了。”

司機當然認出是誰,卻還是口硬:“怎麼了,同事撞了我的車子就不用賠錢啊?一個演員,難道還賠不起兩千塊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