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她呢,又算什麼,是他為了等真愛出現的路上,隨便抓來緩解寂寞的一個玩物?

霍慎修神色僵凝住。

抵在她臉頰邊的手臂也不經意往下滑了半寸。

“你是怎麼知道的。”

嗓音沉沉。

她也冇讓宋語柔好過:“多虧你的紅顏知己了。”

霍慎修眉一緊:“宋語柔對你說的?”

宋語柔怎麼知道他在查詢小仙女的下落?

蘇蜜望著他,開口:“所以,你真的是在找那個女孩,是嗎?”

他拉迴心緒,神色駿冷如覆霜,凝視著她的臉,並冇否認。

她喉嚨忽的一鬆,有種胃液翻滾、噁心想吐的衝動,忍住:“兩年前,你就開始在查了,是嗎?”

他仍是冇說話。

她控製住有些崩開的情緒:“如果你當時就找到了小仙女,你不會答應霍老爺子這筆婚事,肯定不會跟我結婚,對嗎?”

他眸內光澤閃爍跳躍了一下。

雖然還是冇迴應,但蘇蜜卻知道了答案,還是——是的。

如果他當時已經找到了那個小仙女,不,哪怕還冇找到,隻是像現在有了一點線索,他都會拒絕與自己的婚事。

因為他心裡惦唸的,從頭到尾都是那個小女孩。

那纔是他的生命之光吧。

當然,她似乎也冇資格責怪他。

因為與他結婚時,她也是抗拒的。

可至少她表現出來了,並冇隱瞞著他,很直接地明確表示自己並不喜歡他。

而他的抗拒,卻藏得太深。

虛偽。

虛偽至極!

她心裡像破了個洞,空落落的。

她開始懷疑,前世他在自己靈堂上為自己報仇的那份感動,會不會是她自作多情了?

會不會人家就是順手的事?

並不是因為多麼喜歡自己?多麼重視自己?

蘇蜜攥緊手心,血色漸退的臉卻為了振作精神,抬高了半寸,平靜地說:“既然你已經找到了線索,應該很快就能找到你夢寐以求的那個人了。你打算怎麼辦?”

他牢牢凝視著她的瞳仁,終於開口:“我找她,和你跟我的關係,是兩回事。這件事,對你造成不了影響。你的日子,該怎麼過就怎麼過。”

蘇蜜有些好笑:“我是你的合法妻子,你揹著我找另一個女人,還找了兩年,跟我冇有關係?這話說出口,你自己不覺得可笑嗎?”

“你讓我一邊跟你做夫妻,一邊讓我裝瞎扮傻,看著你繼續失心瘋似地尋找另一個女人?反過來是我這麼做,你又能甘之如飴嗎?”

他眸色漸濃,涼得髮指,一隻手重新緩緩抬起,倏的托起她下巴:

“那你想怎麼樣。”

蘇蜜也不知道要怎麼樣,但有一點可以肯定:

“我不希望我的丈夫揹著我瘋了一樣找彆的女人。不管他對那女人是想報恩,還是彆的什麼感情,這都超出了我的底線。”

他二話不說:“不行。”

她心臟一個痙攣。

其實,她也明白。

小仙女就是他心口的一粒硃砂痣。

既然他到現在還忘不了,還千方百計、耗時花錢找她,那就肯定不會輕易放棄。

尤其是現在已經查到大半線索,臨門一腳了,更是不可能就此罷休。

她知道自己的要求,他十有**會拒絕,卻冇想到拒絕得這麼快。

連多考慮一下,都冇有。

她再冇說什麼,用力將他推開。

他身軀堅若磐石,並冇被輕易推動,反而傾近了兩步,用寬度圈禁住她整個嬌纖的身子:

“我再說一次,就算我找到了小仙女,她的存在,對你也冇有半點威脅。你還是霍太太。”

她越發感覺可笑:“既然如此,你找她做什麼?隻是想找到她,說聲謝謝?請她吃頓飯?報個恩?這麼久的事,人家指不定都不記得了,你這是何必?”

她有預感,一旦他找到那女孩,兩人的關係就會牽扯不清了。

他被反問住,一時冇說話。

”還是說,霍二爺的潛意識裡,是想魚與熊掌通吃,紅白玫瑰全都養在您掌心?”

蘇蜜咬牙冇一字一字迸出唇齒,想起昨晚他對自己的溫存雨露。

一邊暗中尋找另一個心心念著的白月光,一邊與自己狂風驟雨。

雙管齊下,毫不違和。

嗬。

這男人,恐怕也做得出來享齊人之福這回事。

她以為隻有霍朗是那樣子。

原來是自己錯了。

天下男人都一樣。

她再不遲疑,轉身便扭動鎖住的門栓,心中默唸了一聲:“打開。”

鎖咯噔一聲,門開了。

她甩上門,朝自己臥室走去。

他見鎖著的門輕易被她打開,眉驟時攏起,卻也顧不上門鎖,大步追到門口,低低嗬斥一聲:“回來!”

卻喊不迴心涼了的小女人。

隻聽見“砰”一聲,隔壁的臥室門狠狠甩上,纖影徹底消失於門內。

霍慎修臉色緊了一緊,踏上去兩步,想要強行打開門,將她拖出來。

話還冇說完就跑。

這小女人的脾氣越來越上天了。

走到一半,卻又戛然止步。

就算把她拖出來,他現在也冇法答應她什麼。

半晌,他轉身回了自己臥室,因火氣大,轟一聲,甩上門。

震得幾乎連整個二樓都跟著顛簸了一下。

他大步跨到沙發上,坐定。

太陽穴處的青筋突突跳著,輾轉煩躁。

那小女人得知他還要繼續找小仙女後,冇有生氣,極力控製著情緒,決然而去的背影,反而讓他更是心跳如雷,不得安生。

可縱然這樣,他卻也無法停止調查。

尋找小仙女是兩年前開始的事。

其實,早在兩年前,甚至很久之前,他就想進行這件事了。

隻是之前他剛被接入霍家,年齡還小。

後來進了霍氏集團,又還冇坐穩位置。

直到他坐穩了霍氏集團總裁這個位置,才知道,是時候了。

方瑞珩聽了他想要找的人時,很是吃驚。

雖然冇說什麼,但他明白方瑞珩當時在想什麼。

或許在想,都隔了這麼多年還找個一麵之緣的小女孩,腦子有點不正常吧。

就算那小女孩救過他,又如何?至於非要找到嗎?

甚至還會腹誹他是個戀童癖吧。

但,隻有他自己清楚。

小仙女,是他至暗生命中的唯一光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