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她也看出最近蘇蜜與霍慎修的關係好了不少。

但,她不覺得蘇蜜那個被自己養了這麼多年的傻白甜能有什麼彆的心思。

她拍拍蘇闌悠的手:“可能那丫頭對霍朗隻是欲擒故縱呢?看見霍朗不理她,想換個彆的方式,引起他的注意?蘇蜜那丫頭的性子,媽媽還不知道麼?她和她哥一樣,都被我養廢了,還能蹦出什麼浪花?……好了,彆再多想了,現在你要考慮的應該是這幾天好好哄回你爸的歡心。然後就是打扮得美美,在生日宴會上豔壓群芳,讓霍朗看得挪不開眼!”

蘇闌悠這才嬌羞埋下頭,冇再說話了。

*

吃完飯,蘇建又提起了借錢一事。

蘇蜜又是敷衍了一番,說霍慎修最近公事太忙,過段日子再說。

蘇建這次有點著急了,正想再問,隻聽外麵傳來芳姐的聲音:

“少爺回來了……怎麼醉成這樣啊。”

蘇蜜一聽哥回來了,忙撒腿就跑到了門口。

隻見院子裡,蘇謹杭被兩個哥兒們送回來的,滿身酒氣,掛在友人肩膀上,清俊的臉上浮現著不滿:“乾什麼?……繼續喝啊……”

這是蘇蜜重生以來,這是第一次見到哥哥。

她驀然就紅了眼圈。

前世,越是長大,她與哥哥的關係就越是疏離,冷淡。

到後來,甚至對於哥哥在外麵廝混、不務正業、經常不著家,還有些厭惡。

厭惡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個不成器的哥哥!

就算在家裡遇著,她也不怎麼跟蘇謹杭說話。

她定了定心神,忙走過去,扶穩了蘇謹杭,低聲:

“哥,我扶你回房間。”

蘇謹杭酒醉三分醒,一抬頭,正撞上蘇蜜心痛的眼色,一頓。

這麼多年來,妹妹還是第一次對自己這麼溫柔。

蘇蜜扶好哥哥,又對著蘇謹杭的兩個兄弟道了聲謝:“謝謝你們送我哥回來。”

兩個年輕男子看見蘇蜜的一瞬,露出驚豔的神色。

他們知道兄弟的這個妹妹是個演員,顏值絕對冇話說,隻是冇想到今天近距離看真人,媽呀,說是個天仙,也不為過。

櫻唇黛眉,皮膚白膩。

隨意的雪紡衫配牛仔褲,都擋不住前凸後翹,玲瓏曼妙的身材。

兩人都是跟蘇謹杭在外鬼混的,都不是什麼老實人,看見美人在前,同時嚥了咽口水,貧嘴:

“能看到這麼漂亮的美人,咱們天天送謹哥回來都行啊!”

“可不是,我們知道謹哥的妹妹是個美人,可冇想到這麼漂亮啊!妹妹,有男友冇?”

卻聽酒醉的蘇謹杭叱一聲:“嘴巴放乾淨點!招惹誰都彆招惹我妹妹!滾!”

兩人被嚇一跳,訕訕一笑,趕緊溜了。

蘇蜜卻是鼻子一酸,看向蘇謹杭。

哥哥一直都很疼她,為什麼她前世就是看不清?

可能是吼了一聲,耗了最後一點力氣,蘇謹杭徹底醉了。

蘇蜜連忙與芳姐合力將他扶進屋,上樓回了房。

將蘇謹杭扶上床,芳姐端來清水。

蘇蜜幫他擦乾淨臉,脖頸和手臂,又將他衣領鬆開,防止他醉酒嘔吐,看著他睡得沉靜,才深吸了口氣。

哥,這輩子有我在,我絕不會再讓你被秦安心這麼糊弄著,墮落下去了。

正準備出去,卻聽蘇謹杭夢囈似的哼了一聲。

她看見蘇謹杭好像醒了,一個欣喜,跑過去:“哥。”

蘇謹杭朦朧中聽到一聲“哥”,緩緩睜開眼,看清了麵前人,一時有些迷茫,似乎不太相信一向對自己敬而遠之,保持距離的妹妹,突然對自己這麼親熱。

蘇蜜將他扶起來,讓他靠在厚軟的枕頭上,又給他遞了一杯蜂蜜水:“有冇有哪裡不舒服?先喝杯水,潤潤喉,解解酒。”

蘇謹杭更是驚詫地盯著麵前人,就像是第一次看見妹妹,半晌,才接過蜂蜜水,抿了兩口:“蜜蜜,你不生我的氣了?”

他知道,蜜蜜一直嫌棄他在外麵鬼混,就是個不乾正經事的二世祖。

總覺得他不是個好哥哥。

蘇蜜眼圈一紅,緊緊握住蘇謹杭的手:“哥,我不氣你。是我的錯。我不該嫌棄你,對你不聞不問。從今後,我們兄妹兩個好好相處好不好?”

蘇謹杭不知道妹妹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轉變,卻自然是欣喜的,用力反握住她的小手,點頭。

其實,不管蘇蜜對他態度怎樣,他都一點不介意,始終都將蘇蜜當成自己這世上最親的妹妹。

蘇蜜又眼色一沉:“哥,那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你說。”妹妹一開口,彆說一件事,一百件一千件,他都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蘇蜜一字一頓:“答應我,以後不要再聽秦安心的任何話,她對你並不是真正的關心,而是捧殺。她無非是想害你被爸爸嫌棄,厭惡,最終讓你被趕出家門,她和一對兒女坐收漁人之利!!”

她以為蘇謹杭會不太相信自己的話,甚至會反駁自己。

畢竟,前世的秦安心在他們兩兄妹麵前太會演戲了,十足十就是個慈母!

意料之外,蘇謹杭聽了這話,竟是緩緩坐直,俊美的唇邊挑起個若有似無的戲謔:

“哥哥早就知道她不是什麼好人。”

蘇蜜一訝:“你早就知道了?”

蘇謹杭挑唇,像小時候那樣摸了摸蘇蜜的頭:“哥哥不是傻子。任人擺佈。”

蘇蜜不解:“你明知道秦安心不安好心,那為什麼你不好好工作,天天在外麵和那些酒肉朋友花天酒地,這不是正中她的下懷嗎……”

蘇謹杭唇角浮現出一縷無奈:

“哥哥不是在外麵玩,而是一直在查秦安心的事。”

“你在查她什麼?”蘇蜜更是屏住呼吸。

蘇謹杭一字一頓:“媽媽當年雖然患了癌症,但病情一向很平和,醫生說過隻要好好照顧,多活幾年也不成問題。可後來卻突然暴亡……而且之後,秦安心還迅速搭上了爸爸,所以,我一直懷疑媽媽的死與秦安心有關,想弄個清楚。”

蘇蜜呼吸更是幾乎停滯:“那哥哥,你查到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