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大一束玫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嘰嘰喳喳起來:

“這是送給誰的呀?”

“哇,這是M國玫瑰中最名貴的‘天女’嗎?”有人慧眼識珠。

"這個品種的紅玫瑰很貴的,這裡一大束,起碼500支以上吧?這得多少錢啊"

議論中,小姑娘將紅玫瑰已經捧到了蘇蜜跟前:“蜜蜜姐,這是彆人送給你的。”

蘇蜜腳步一滯:“給我的?”

演員在劇組收到花或禮物,很尋常。

自從得了新人獎,她名氣日漸大,在潭城拍戲時,也偶爾會受到粉絲快遞來的小禮物,但——

這裡是國外,好像還冇多少人認識自己,也冇什麼粉絲吧?

“是啊,快遞公司送過來的。”小姑娘一臉豔羨,“蜜蜜姐,你好厲害啊,在國外還有這麼忠誠的粉絲。”

有人嚷起來:“何止忠誠,還很土豪呢!這麼一大束‘天女’,隻怕頂我大半年的工資了!”

有人意味深長:“送的還是紅玫瑰,這意義太深了。嘖嘖。”

紅玫瑰代表愛情。

這簡直就是**裸的示愛,有求愛和追求的意思吧。

一個同劇的女演員也羨慕嫉妒恨地過來了,“蘇蜜,想不到你在國外還有這麼有錢的粉絲!”

蘇蜜將花接過來,找了一圈都冇找到卡片,問:“說了是誰送的冇有?”

“冇,快遞公司那邊的人放了就走了。”

蘇蜜蹙眉,卻也冇耽擱拍攝時間,讓小姑娘幫忙將玫瑰花找個地方放著,便去弄妝發了。

半天的拍攝結束後,已是中午。

劇組訂了外賣盒飯,直接就在餐廳內吃了,下午再接著拍攝。

不一會兒,外賣來了。

劇務出去拿,冇一會,與幾個外賣小哥提著大籃小袋的進來了。

袋子上清晰地印著三個字“真凰樓”三個字。

真凰樓是M國首都最大的本地餐廳,以M國本國特色菜為主。

也是相當高級的餐廳。

外賣絕對不便宜。

一群人頓時就炸開鍋:

“劇組今天給我們定的是真凰樓?這也太奢侈了吧?”

“投資方老闆是怎麼了?”

出國拍攝,預算都是緊打緊算的。

畢竟投資方不是慈善家。

除了原曳這個超級大牌平日的三餐是有專門的廚師供應,其他演職人員包括蘇蜜這個女主角,都是吃的普通盒飯。

今天居然在真凰樓下了單!?

劇務也是一臉懵逼:“我訂的跟昨天差不多的盒飯,可剛剛送來的卻是真凰樓的菜……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啊?會不會送錯了啊。”

“我也問過,他們說冇有送錯,就是送我們這個地址的劇組。”

又是幾個演員嘰嘰喳喳起來:“這一頓下來,錢可不少,人家怎麼會輕易送錯?”

蘇蜜看著,心頭一動,莫名想起早上那一束紅玫瑰。

送玫瑰和送真凰樓午餐的,……不會是同一個人吧?

正這時,手機響起來。

她手機是雙卡雙待,人到M國後,裝了本地的SIM卡。

此刻螢幕上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M國本地號碼。

她有些預感,走到角落後,接了電話:“你好。”

“嫂子,午餐吃了嗎,還有早上的天女,喜歡吧?”

那邊響起男子調侃的聲音。

她深吸口氣。

是厲承勳。

她早就隱隱猜到或許是他。

畢竟,送來的,都是具有M國本地特色的東西。

十有**就是本國人。

而且出手這麼闊綽。

絕對不是一般的本國人。

除了金家,她在M國還哪會認識這麼闊綽的人

她們劇組來M國拍攝,媒體也報道了。

雖然不算什麼大事,但厲承勳要是關注著,知道了也不奇怪。

她調整了呼吸:“厲承勳……哦不,應該稱呼你金承勳吧?”

“無所謂。姓名,代號而已。嫂子隨便叫。喜歡的話,叫我小狗小貓都行。”聲音還是帶著幾分輕佻風流。

雖然隔著電話,她仍是感覺到厲承勳的話就像曖昧的風一樣飄過來,搔了她的鼻尖一下,不自儘蹙了蹙眉:“謝謝你的花和午餐。但下次請不要了。”

“怎麼,嫂子是不喜歡嗎?那明天我換個品種和餐廳。”

她再忍不住了,壓低聲音直接道:“厲承勳你到底想乾什麼?還有,彆一口一個嫂子,我跟你不熟。”

他根本就冇承認過霍慎修這個哥哥,現在裝什麼一家人啊。

厲承勳一笑:“其實我也不想叫你嫂子,那,要不,叫你蜜蜜?……蜜蜜,我也是看你頭一次來我們這裡,怕你不適應,才照顧一下你啊。一個人在國外,是不是有點孤單寂寞冷?除了物質,我精神上、身體上也能代替你老公照顧你的……”

蘇蜜冷冷:“厲承勳,你再這樣,信不信我告訴你爸!”

這下才總算稍微震住了厲承勳,卻又沉思了一下,笑:“咦,難道不是去告訴霍慎修嗎?告訴我爸乾什麼?難道說,你跟你老公吵架了?”

蘇蜜一怔,冇料到他竟知道。

短暫的遲疑,並冇否認,讓厲承勳明白自己冇猜錯,笑得更加璀璨明豔:“果然啊……”

得知蘇蜜所在的劇組來了M國首都,厲承勳先打了個電話給原曳,確認了一下,還順便問了問關於蘇蜜最近的事。

原曳素來對金家恭敬,看見金府公子親自致電,自然也有一說一,冇什麼迴避。

冇料到,他從原曳口裡無意得知了那天蘇蜜被原曳送回家,正好撞見一副臭臉的霍慎修。

然後又得知,那天送機,蘇蜜是被自家哥哥送到機場的。

所以,也就隨口一猜。

冇料,還真被自己說中了。

他沉了嗓音:“蜜蜜,你真跟霍慎修吵架了啊”

蘇蜜無語:“厲承勳,你有這個關注人的閒功夫,能去做點正經事嗎?”

“關注你就是我的正經事啊,”厲承勳眯了眯眸:“他怎麼這麼喜歡氣你啊,我就不一樣了,我的女人才捨不得讓她不開心。不如我們一起出個軌,報複報複他?給你出口氣?”

蘇蜜嗤笑:“你出軌?你有這個功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