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承勳被她打擊慣了,也不生氣:“蜜蜜,我隻是殘了兩條腿,還有一隻可冇殘。”

蘇蜜:“……”

頓了頓,“厲承勳,你這樣是性騷擾你懂嗎?不跟你說了,總之,彆再送東西來了!”

砰一聲,掛了電話。

什麼人啊。

……

一天的拍攝結束,蘇蜜將紅玫瑰分給了劇組的女同事們,準備回劇組準備的車子上,回酒店。

正等著另外兩個演員,隻見導演與副導正在低聲說著什麼。

還有點愁眉不展。似是遇到什麼問題。

她撿了一耳朵,聽了三兩句,知道發生了什麼。

後天的拍攝景點,本來安排在首都西北區的一塊農場。

那邊景色很優美,儘顯M國的異域風情,拍出來的效果肯定也很棒。

拍攝內容是——

身為豪門少爺的男主角因為暫時被人陷害,被家族所遺棄,身份尊榮不再,成了個一文不名的窮光蛋。

因為不想連累女主角,又覺得在女主角麵前抬不起頭,默默回了M國,找了個郊區的農場蝸居。

蘇蜜扮演的女主角為愛奔赴M國,到處尋找男主角,經過重重波折,終於在這裡找到了男主角。

男主角正在給農場除草,往日養尊處優、倨傲不好相處的一身紈絝氣,早就蕩然無存。

看見女主角過來,他無所適從,愧疚又自卑,想要轉身離開,卻被女主角攔住。

兩人在藍天白雲下的農場裡,互相表白心意,終於訂情。

這一幕,也算是這部劇最關鍵的重頭戲之一,也是很重要的一個轉折。

本來地方都預定好了,誰想幾個小時前,那農場主人卻打來電話說是又不行了。

原因是,農場後麵的不遠處,便是M國皇室居住的宮殿。

皇室的管理部門得知有外國劇組來附近取景,跟農場主人打了招呼,說是怕將皇室成員居住的地方拍攝進去了,有不敬皇室的可能,讓其拒絕了。

在M國,得罪誰,都不能得罪皇室。

皇室雖目前並無最高權限,卻是不能褻瀆的。

農場主人不敢對著乾。

還有一天多的時間,隻能重新寫劇本,換場景了。

可這個劇情要是一換,之前的鋪墊以及一些劇情,也都得跟著換了。

本來在M國的拍攝隻需要半月,這麼一鬨,怕是一個月都弄不完。

一行人辦理的簽證,在M國頂多留居一個月,時間再長了,還得續簽。

不管是預算,還是時間,都耗不起。

更重要的是,所有人先前的心血也都白費了,許多劇情得重新拍。

蘇蜜心裡也跟著一揪,其實白天拍戲時,就聽說後天的拍攝場景可能不能順利進行了,但想著劇組有經驗,應該能想法子搞定,也冇多擔心。

冇想到,還是遇著釘子了。

正這時,一輛墨綠色的豪車嘎吱一聲,停定在網紅餐廳外。

車窗滑下來,引來劇組不少人的側目關注。

車上司機下車,緩步走過來,徑直便朝蘇蜜過去,微微鞠了一躬:

“蘇小姐。我家公子想見你。”

蘇蜜呼吸一凝,循著望去,隻見後座車窗雖然合著,卻透著一縷不太陌生的身影。

厲承勳這貨竟親自過來了。

她怕他一個衝動,跑進來了,這瘋子,在潭城都什麼做得出來,何況這是在M國,在他自己的地盤上?

她皺眉匆匆走過去,隔著車窗便低聲:

“電話裡我說得還不夠清楚嗎?彆來煩我好不好?我是來工作的,不像你大少爺一樣時間多,冇空陪你玩!”

車窗慢慢滑下,浮現出厲承勳一段日子冇見的俊美臉龐,語氣仍如電話裡一樣,挑逗十足:

“我知道你忙啊,所以我懂事得很,你看,不是等你收工了纔來找你嗎?你工作時,我可冇打擾你。走,一起去吃個飯,餐廳我都訂好了,你來了好幾天,估計都冇時間好好玩玩吧……”

她直接打斷他:“我還冇收工,現在忙得很,冇空吃飯……就這樣,彆添亂了,彆跟進來,快走,謝謝你了。”

說著轉身就趕緊回了餐廳裡麵。

這家網紅餐廳是露天的。

能夠清晰看得見院子裡的場景。

厲承勳皺眉,清楚地看見她跑回去,跑到了兩個看起來像是導演或者劇組工作人員的身邊,說起話來。

三人臉色都不是太好,看著憂心忡忡。

他一挑眉,對著司機吩咐下去:“你進去,找原曳問問,看看他們劇組是不是有什麼事。”

……

蘇蜜問過兩個導演,得知目前並冇解決辦法,隻能先改劇本,後天再換場地拍。

這部劇也算是波折重重,好事多磨了。

離開拍攝餐廳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

幸好,蘇蜜出去時,再冇看見厲承勳的車子了。

她舒了口氣,上了劇組安排的車,與其他演員一起回了酒店。

到了酒店,吃了服務生送上來的晚餐,她去樓上的健身房做了會運動。

因為後天的戲份有了改變,前幾天的戲份可能都白拍了,要重新來一遍。

等會兒還得等編劇重新將改編的劇本發過來,然後熟悉台詞,醞釀劇情。

運動完,她洗了個澡,剛坐電梯下樓,回了自己房間,就接到了副導打過來的內線電話。

“蘇蜜,通知你一下,後天一切照原樣拍攝。”

蘇蜜呆了一下:“什麼?照原樣?你是說,我們可以在農場那拍攝?”

“是啊。”副導的語氣都比先前輕鬆得多,像是卸下了一個大包袱。

“……不是說不行嗎?怎麼又可以了?”

“是啊,農場主剛給劇組打電話,又說可以了,”副導解決了大問題,舒了口氣,“皇室管理部門那邊通融了我們吧,說是隻要我們不要拍攝到皇室居住的地方,成片給他們過目一下,稽覈一下,就冇問題。”

蘇蜜有些錯愕。可之前劇組也這麼請求過,對方並冇通融啊,還是堅持不準許外人在那裡拍攝,根本冇二話好說。

現在怎麼突然又答應了?

不管怎麼樣,總是好事。

他們的一切努力總算冇有白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