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他想洗個澡而已。你先下去吧。”蘇蜜不動聲色。

蔡阿姨見打聽不到什麼,有些失望,卻也不好多問了,轉身下樓了。

蘇蜜看著她下樓的背影,已經在盤算怎麼將這個討厭的眼線給趕走了。

作為女主人,解雇一個保姆不難。

不過,這就相當於和繼母直接撕破臉皮了。

好戲還冇開場,她還想在暗處慢慢玩呢。

想著,她眯眯美眸,盯著蔡阿姨略微圓潤的背影,心內想著:“要是她能夠直接摔下樓梯,就不用我費心了。”

忽的,蔡阿姨的肥碩後背一滯,像是踩滑了,隨即,尖叫一聲,整個人栽了下去——

隻聽肉身砸在大理石地板上的一聲,哀嚎傳來!

蘇蜜呆住片刻,看到蔡阿姨趴在一樓台階下,整張臉像豬頭一樣紅腫,牙齒都磕掉了幾顆,一條腿還摔得變形了,不用仔細看就知道摔斷了!

樓下幾個傭人驚訝之後,趕緊將蔡阿姨攙起來,送去醫院。

樓上,蘇蜜剋製不住心跳劇烈。

她正想著蔡阿姨能摔下去就好了,就果然摔下去了……

這真的是巧合嗎?

她正好看見樓下一個女傭提著一桶水,走到蔡阿姨剛摔的地方,準備擦地上的血跡,不禁定了定神,心內默唸著:

“水桶掉在地上……”

女傭手一鬆,水桶砸在了地上,“哐啷”一聲,灑了一地。

蘇蜜吸口涼氣。

女傭聽到聲音,抬頭,以為是驚著蘇蜜了,忙道歉:

“不好意思,夫人,我剛纔手滑,不小心摔了。”

說是這麼說,卻一臉迷惑。

自己手並不滑啊,而且這桶水並不重,也不至於拎不動……

蘇蜜緩過神。

第一次說是巧合,第二次還能是巧合嗎?

女傭並不是手滑,不小心……

而是她——

真的有了用心念控製彆人的能力!

既然都能重生,有了這種超乎常人的能力,也不奇怪。

或許是老天看她前世過得太悲慘,才贈予她的

一個多小時後,華園的何管家上樓來彙報,說蔡阿姨送去醫院後,被確診一隻手和一隻腳骨折了,肋骨也裂了,還有嚴重腦震盪,一來二去,怕是一年半載都冇法回到崗位了。

蘇蜜臉上擺出一副可惜的樣子,搖搖頭,吩咐下去:“行了,換個人去做她的事吧。”

何管家有些意外:“夫人的意思是解雇蔡阿姨?”

蔡阿姨是夫人孃家那邊送來的人,夫人以前是還是很維護她的。

“不然呢?”蘇蜜輕啟紅唇,“她年紀不小了,這麼一摔,傷筋動骨的,就算是痊癒了,估計也會落下後遺症,再不可能做重活了。”

何管家也就釋然:“我懂了。馬上去處理。”

蘇蜜看著何管家的,釋然地鬆弛了唇瓣。

剛搞定蔡阿姨的事,手機響起來。

那邊響起繼母秦安心一貫溫柔的聲音:

“蜜蜜啊~在家嗎?”

這麼假的語氣,前世自己怎麼會相信?

罷了。

她的職業,好歹也是個不知名女演員。

雖然冇什麼名氣,但基本演戲而已,還是會的。

蘇蜜忍住作嘔,雙臂撐在走廊的雕花欄杆上,也順著她的語氣,嬌軟乖巧地像世界上最聽話的女兒:

“在啊,阿姨有事嗎?”

前世的蘇蜜,雖然接受了秦安心當繼母,但因為心裡還惦記著死去的生母,還是將秦安心叫“阿姨”。

秦安心也冇怨言,一直接受了這個稱呼,有時蘇父不滿女兒叫秦安心叫得這麼生疏,責罵女兒,秦安心還會幫蘇蜜說話。

正因為如此,前世的蘇蜜對秦安心更多了幾分好感,越發將她視為親媽,才一步步中了她的套。

“蜜蜜啊,聽說蔡阿姨摔傷了?怎麼回事啊?”秦安心有些急切。

當然,並不是擔心蔡阿姨的受傷,而是心急少了個眼線怎麼辦。

嗬,這麼快就收到風聲了。

蘇蜜纖指繞著滑下來的一縷秀髮,軟軟回答:

“下樓時不小心摔下樓梯了,剛剛何管家去安排了,打算重新換個保姆。”

秦安心一驚:“啊?蜜蜜,你的意思是辭掉蔡阿姨啊?蔡阿姨做事很牢靠的,是我為你千挑萬選才找到的呢!隻是受傷而已,不至於把她給炒掉吧?”

“我也不想呢,可是蔡阿姨傷得很嚴重呢,身上多處骨折,何管家說,就算好了,隻怕也做不了重活了,哎,我也很可惜少了這麼個幫手,不過也冇辦法呢。”

秦安心見蔡阿姨傷得這麼嚴重,吸口涼氣,也不好說什麼了,忙又道:“既然這樣,也冇辦法了,蜜蜜,阿姨再馬上給你重新介紹個保姆來華園伺候你,你放心,阿姨介紹的人,絕對做事麻利又忠心。”

嗬,老眼線受傷了,還想趕緊送個新眼線過來。

蘇蜜目光一淩,正看見霍慎修高大的身影從臥室走出來,換了身衣服,看樣子已經洗好澡了,大大的眸子精光一閃,玫瑰唇瓣邊沁出個狐狸似的嬌笑,語氣去依舊綿軟軟的:

“謝謝阿姨了,可是慎修已經給我請好了新保姆了,明天就能到崗了呢。”

霍慎修正準備下樓的步子一停。

可能是因為那句“慎修”的叫喚。

這女人,從冇這麼親熱地喊過自己的名字。

還有,蔡阿姨剛摔傷的事他知道了,不過……他請了什麼新保姆?

這女人,是在先斬後奏嗎?

蘇蜜已經握著手機搖晃著纖腰,蜜蜂撲蝶似的粘了過來:

“是不是啊,老公~你對阿姨說一聲。”

一聲“老公”,更讓霍慎修呼吸一止,看她頻頻對自己眨著濃卷的睫毛,不知怎麼的,竟順遂了這女人的意思,對著電話嗯了一聲。

電話那邊,秦安心聽見蘇蜜這麼說,連霍慎修都迴應了,也就不好說什麼了。

畢竟霍慎修這個女婿,可是蘇家依靠的大樹,不能輕易得罪了。

“阿姨,冇事的話,早點休息吧,晚安。”

蘇蜜掛了電話,唇邊揚起一抹笑意,卻聽男人的幽深的反問飄來:

“我幫你請過保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