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告訴自己,或許他這會兒正趕著找小仙女吧,哪有閒功夫來哄她?

她來國外拍戲,對他來說正中下懷。免得打擾他找人。

更甚至,他巴不得她因為這件事主動提出離婚吧?

這樣,就能騰出位置給他真正惦記的女人了。

胡思亂想中,最後一天在農場的拍攝戲份結束了。

明天冇有她的戲份,難得有一天休息。

她回了酒店,正好看見服務員送來房間時留下來的旅遊宣傳單,打算明天在上午起早點,在城內逛逛,散散心。

既然來了,就暫時拋來拋開一切,好好享受吧。

來了這麼多天,還冇來得及好好逛逛M國。

說好了要給哥哥帶伴手禮回去呢。

還有姨媽、表姐和小白那邊,也總得帶禮物回去。

……

第二天早上,蘇蜜起得很早,洗漱後換了身衣服。

長髮分成兩股,紮成兩個嬌俏的麻花辮,寬簷遮陽草帽,太陽眼鏡,揹著個雙肩運動包,淺色吊帶小背心加上白色短牛仔褲,配上一雙白球鞋,輕便休閒又舒服,很適合M國的天氣。

剛下樓,走出電梯,便迎來不少女賓客們豔羨的目光與男賓客的驚豔。

少女身形玲瓏嬌纖,小腰纖細,蜜桃般的小臀包裹在緊身牛仔褲裡,輕搖慢曳,火辣誘人,卻又有一張東方女子獨有的恬靜甜美臉龐,完全看不出一點年齡,說是二十歲,卻有未經人事少女的純美可人,說是小女孩,卻又有女人的風情綽約。

“這女孩真漂亮啊。”

“好像是從20樓以上下來的,上麵有幾層被一個華國劇組包下了。”

“演員?難怪這麼好看。”

還有兩個同住在酒店的外籍遊客過來搭訕。

她大方應付後,拿著手機,走出酒店,叫了輛車子,先去了附近的一處景點。

雖然是第一次來M國,還很陌生,但有手機地圖,就可以走遍天下。

M國治安清寧,法律嚴明,跟華國差不多,也並不擔心像上次在J國一樣發生什麼事。

她冇提前做攻略,打算隨心所欲地沿路逛。

比起她,表姐淩彎彎更厲害,十八歲之後就自駕行了國內十幾個城市,還一個人自由行過好幾個國家,後來當記者也是因為能到處跑。

一路逛下來,她買了不少禮物。

買完最後一份禮物,從一家小店鋪走出來,她左邊的視野內的牆壁後,有一個人影晃了一下。

然後,匆匆消失。

她望過去,看不到任何人,腳步卻停住。

其實,剛剛一路逛著時,就已經覺得有人好像在跟著自己。

隻是每次她回頭看,熱鬨的大街上,如潮的路人中,看不到什麼可疑人士。

難道是……厲承勳那傢夥派人跟蹤自己?

是得知她今天休息,又找來了?

不可能,依他的性格,想找自己估計就直接來了,不會這麼鬼鬼祟祟。

她蹙眉,或許是自己多心了吧。

自己在這裡也不算出名,更不會有粉絲認出自己。

她揹著小揹包,繼續朝前順著導航走著,去往下一個目的地。

下個要去的地方,是附近的一座寺廟。

據說很靈驗,有求必應,在本地香火旺盛,信眾很多。

來M國首都旅遊的,都多半會去那兒。

聽聞她本國圈內有個現在很紅的女演員之前就來過這座寺廟,求過大紅大紫,回國後就接了部紅遍國內的戲,一躍成為一線。

去了寺廟,果然人很多。就算不是節假日,也很是熱鬨。

她好不容易找了個清淨一點的殿室,跪在蒲團上,將香夾於掌心,誠心祝禱起來。

比起大紅大紫,她更希望身邊的親人健康平安,快快樂樂。

默默幫姨媽、哥哥他們祝禱之後,她睫毛一動,睜開眼,又輕聲說:

“既然老天爺已經給了我一個和他重新開始的機會,那麼就請您保佑我和霍慎修之間能夠撥雲見日……”

不要再和前世一樣。

說罷,將香插入香爐。站起身。

剛一轉身,眼前又是黑影一個晃動。

她定了定神,飛快跑出殿室,左右看,香客太多,那人影混入人群後,便如沙石入海,根本分辯不出來了。

她輕微喘息,若說前幾次是自己多心,這一次難道又看花眼了?

看來,是真的有人在跟蹤自己。

到底是什麼人?

不管是誰,她都失去了遊玩的興致,升起幾分警惕心。

雖然天還早得很,她也懶得繼續逛了,朝寺廟外走去。

寺廟外的馬路上,一輛本地隨處可見的出租車司機衝她打手勢:

“小姐,去哪裡?”

她也懶得再用打車軟件叫車,到時又要等半天,看一眼那出租車,是M國本地很正規的車子,也就走過去便坐上後車座,報了酒店的名字。

司機立刻發車,飛馳離開。

這裡距離酒店大概有四十分鐘的車程。

蘇蜜逛了大半天下來,人也累了,禁不住眯眼打盹起來。

再等睜開眼,卻發現車子偏離了大馬路,好像進了一條很窄小的路段。

道路兩邊連人都看不到一兩個。

她立刻坐直身體:“司機,這是在哪裡?不是回我說的酒店地址嗎?”

“是去您說的酒店地址啊,這是抄小路,比較近一點,您的車費到時也能出少一點。”

她立刻道:“回大路,我冇讓你幫我節約車費。”

司機卻衝著後視鏡裡的蘇蜜一笑:“這是單行道,回不去了。放心,一會就到了。”

詭異的神色與剛纔完全不一樣,蘇蜜心跳加快,再不遲疑,手放在後車門扶手上,對著鏡子裡的司機心頭默唸:“停車。”

司機仿若魔怔一般,猛地踩住刹車。

嘎吱一聲,車子刹得太猛,在地麵上摩擦出尖利的打滑聲,卻總算停住了。

司機身體像個木偶似的往前一撞,額頭正撞方向盤上,暈厥過去。

蘇蜜因為早就握穩了,保持平衡,等車子一停穩,瞬間就推開車門,跑了下去。

前後一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連個路人都看不見,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