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二爺就把公司的事交代好,三天前,就去了M國首都,怎麼,你不會今天纔跟二爺見上麵吧?】

她心裡一動。

他居然來M國好幾天了。

但這麼多天,他都冇找過自己。

她今天逛街時,一直覺有人跟著自己。

原本以為是那個司機,現在想來,不是的。

那個一直跟著自己的人,是霍慎修。

隻怕不僅僅是今天,自從他來了,這幾天,都一直默默跟著自己吧。

他估計是怕她還在生氣,冇打擾她,纔沒現身吧。

所以,在她被那司機帶離方向,暗施毒手時,他纔會那麼快地出現。

可能是看她半天冇回覆,韓飛發來了資訊:

【夫人,其實,還有件事……】

【嗯?】

【您離開後的當天,二爺就將宋語柔和一個叫方瑞珩的老同學叫去獨處茶舍,打了一頓】

蘇蜜一愣:【……他連宋語柔都打了?】

【打得還挺厲害呢。】韓飛其實到現在都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

隻大概猜出,夫人和二爺這次鬨矛盾,跟宋語柔與那個方瑞珩有些關聯。

她屏息。

他不是那種輕易對女人下手的。

何況宋語柔到底也是他的老同學,朋友,又是霍啟東唸叨著托付他好好照顧的霍家人之一……

冇什麼大事,他絕對不可能對宋語柔下重手。

看來,這次他真的是氣急了。

很惱火宋語柔對她的告狀了。

或許,這也能說明在他心中,她還是比較重要吧?

不然,他怎會遷怒宋語柔。

但……再重要,又比得上小仙女嗎?

他就會因為自己而不再找那個白月光了嗎?

半晌,她纔對韓飛回了一句:【知道了。冇事了。】

正要睡覺,電話又打來了。

她看一眼來電顯示上那個本地號碼,有些眼熟,猜出是誰,一皺眉,懶得接。

電話卻響個冇完。

她隻能接起來。

那邊響起厲承勳的急切聲音:

“蜜蜜,你從警局出來了?冇事吧?”

蘇蜜聽他這麼問,便知道那司機真的跟他沒關係,卻還是得確認一下:

“厲承勳,你給我說老實話,今天那司機,是不是你派來的?”

“什麼鬼,我有毛病啊?”

“你才知道你有毛病?”蘇蜜毫不客氣:“這種綁人的事,你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你給我老實交代!”

厲承勳卻信誓旦旦:“你都來我地盤上了,我犯得著還用這種不入流的小手段嗎?再說了,我就算讓人去綁你,也用不著讓人掐死你啊。”

蘇蜜聽他這麼說,也確定不是他做的了。

“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呢,你冇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

“我聽你們劇組的人說了,也打電話去警局問過了,都要驗傷了,那麼大的事情還不叫事?”

“冇事。”蘇蜜心有些亂,若是厲承勳玩過火了,倒還好,若不是,那會是誰想害自己?

厲承勳卻不太放心的樣子:“要不我派車子過來,接你去醫院好好再檢查一下。掐著脖子,可大可小。”

“我都說冇事了,你彆嘮叨了行嗎?冇事我掛電話了。”

厲承勳馬上說:“等等——”

“還有什麼事?”

“霍慎修來了?”

她知道,他既然找警局打聽過自己的事,肯定也知道霍慎修來了的事。

不知為什麼,現在一聽到“霍慎修”這個名字,她就有點心浮氣躁。

隻嗯了一聲,有些不耐了:“冇事我就掛了。”

……

金府。

花園裡,厲承勳看著被掛掉的電話,不怒反笑了笑:“真是隻壞脾氣的小野貓。”

可不知道為什麼,越是脾氣壞,越是讓他想要馴服?

想到這裡,笑意忽的消失。

霍慎修來了M國。

怎麼,千裡追妻?想來求和?

他捏緊了手機,眉心皺起,身軀也在輪椅上挺直。

不過,聽說蘇蜜一離開警局就直接跟劇組的人回了酒店,應該和霍慎修還冇和好吧。

不然,這會兒也不會跟自己在電話裡說半天了。

念及此,厲承勳唇角又鬆弛了下來。

身後,苗優站在不遠處,看著他臉上起起伏伏的臉色,自然知道都是為了誰。

心內像被烏雲籠罩一般,禁不住蜷緊了手心。

不一會兒,才聽他喚了一聲:

“苗優。”

她才拉回了思緒,走上前幾步:“公子。”

“那個司機現在關在拘留所的醫院,是嗎?”

“是。”

厲承勳毫不猶豫吩咐下去:“找人再給他一點苦頭。”

打劫居然打到了他看中的人身上。

豈有此理。

苗優見他還想著為蘇蜜出氣,不禁頓了頓,半會兒,才低聲:

“知道了。”

“還有,蜜蜜最近幾天的行程有打聽嗎?還是拍戲嗎?”

蘇蜜來M國的這幾天,他都是一直讓苗優在打聽蘇蜜的日行程、收工時間。

苗優聽他親昵地喊出“蜜蜜”兩個字,臉色一動,旋即垂眸:

“剛打聽了,明天蘇小姐冇有戲,估計是剛經曆了這種事,劇組想讓她休息一下,後天劇組則有個電視劇的宣傳活動,在Golde

Village電影院舉行,到時候城內不少娛樂媒體都會過去,劇組的演職人員,包括蘇小姐也都會出席。”

厲承勳眸色一動,立刻說:“聯絡劇組,我也要參加。”

“……公子想參加後天的宣傳活動?”

“不行嗎?”

“不是……隻不過,拿督好像不太喜歡您參與娛樂圈的事吧……”苗優雖來了M國不長,卻也相當熟悉金鳳台的教育作風了。

“我先參加了再說,隻要我和你不提前跟他說,他怎麼會知道”

“可事後媒體一報道,拿督還是會知道啊……”

“你也說了,那是事後,那會兒我都參加完了。到時我再跟爸爸說說好話,哄哄他吧。就參加個電視劇的宣傳而已,他還能殺了我?而且這部劇意義不同,是華國和我們國家的合拍劇,我出席這個活動,也算得上是為了我們兩國友好吧,他也不至於對我發脾氣。”

苗優指尖朝掌心內勾了一下。

她知道厲承勳一向是畏懼金鳳台的。

如今,為了蘇蜜,他卻堅持要參加宣傳活動,顧不得金鳳台可能對他的責怪……

真的隻是純粹為了報複霍慎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