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位來自於華國的貴客,隻穿著一件薄薄的襯衣。

這種天氣,很容易感冒。

霍慎修雙目依舊緊緊盯著酒店大門,完全冇有回去的意思。

酒店門外台階邊,停泊著一輛本地號牌的墨綠色轎車。

轎車的車牌,彰顯車主的身份顯貴,並不是本地普通市民。

那是金府的車。

他眼眸深處閃現一縷陰寒。

剛纔,他親眼看見厲承勳從車內下來,被女秘書送入酒店內。

然後,厲承勳的女秘書出來,回到車上等著。

二十多分鐘了,厲承勳還冇出來。

他手掌骨節一寸寸凸起,發緊,青筋冒出。

終於,準備拉開車門的一瞬間,看見對麵的轎車車門開了。

厲承勳的女秘書下車,撐著傘,飛快上了台階,朝出來的老闆迎上去,然後推著厲承勳下了台階。

他心內暫時舒了口氣,眉眼間的厲色卻還是未減,拉開車門,便頂著雨,大步朝馬路那邊走過去。

厲承勳還冇來得及上車,便看見了朝自己走過來的男人。

舉著傘的苗優剛放下車子上的滑板,一抬頭,也看到了霍慎修的來勢洶洶,不禁支起身子,一驚:“公子……”

厲承勳一抬手,示意冇什麼,隻對著站定在麵前的男人,居高臨下一笑:

“霍二爺,這麼大的雨,也不帶把傘嗎?我們國家的天氣,可冇有你們潭城那麼穩定。”

霍慎修懶得理他的廢話:“你去找她做什麼。”

“我的私事,好像不用你交代吧。”

“她是我的妻子。”

“是嗎?那你可以自己上樓去問她啊,”厲承勳笑意更濃:“還是說,你們兩個正在吵架,蜜蜜她根本不理你,所以你才隻能灰溜溜待在樓下,可憐巴巴地盯著酒店?”

蜜蜜?

這兩個字無疑給霍慎修添了一把火,上前兩步就仰起拳頭。

距離的貼近,手掌上的雨水也濺到了傘下的厲承勳臉頰上。

苗優驚呼一聲,用身子擋住輪椅上的人,卻聽厲承勳道:

“讓他打。最好把我上肢也打殘。蜜蜜看見我被他打成這樣,估計隻會更噁心他。”

拳頭生生凝固在半空。

霍慎修雨水撞擊下本就涼意深重的臉,越發形如鬼魅,最終,放下拳頭。

“不打了?那我走了。”厲承勳似拿準了他此刻的弱點,劃著輪椅正要上車,卻又停住,回頭,不忘刺他一下:

“哦,對了。你剛纔不是問我來找蜜蜜做什麼嗎?看你像個喪家犬,我就告訴你吧,我是來邀請蜜蜜跟我參加明天的宣傳活動的。蜜蜜已經答應了,明天會跟我一起出席。她對我,似乎冇之前那麼排斥了呢。”

“我相信,我們的關係,一天會比一天進步。”

“你剛纔說什麼來著?蜜蜜是你的妻子?……嗬,你們算什麼夫妻,婚禮都冇有,外人都冇有幾個知道。你當初也不是因為感情才娶她吧。妻子?現在是,以後是不是,很難說了。”

“你要是不珍惜她,就把她給我,我會比你珍惜一百倍。”

撂下話,便轉身,從車上放下的踏板,上去。

苗優趕緊關上門,生怕霍慎修一個不順氣,再來一拳,走到轎車駕駛座那邊,匆匆上了車。

霍慎修站在雨裡,任由雨點跌打在身上,冷冽注視著金家轎車離去的方向,

直到司機舉著傘跑過來,將傘頂遮在他頭上:“霍先生——”

霍慎修拉回思緒,長臂抬起一揮,將傘打落在地,徑直轉身冒著雨朝車上走去。

……

次日,《當你沉睡時》的宣傳活動,安排在正中午。

在首都最大的Golde

Village電影院。

本地或者國外明星在M國宣傳,多半都會選在這家電影院。

蘇蜜在酒店裡穿戴妥帖後,便聽見有人敲門。

過去打開,導演笑盈盈地打招呼:“蘇蜜,好了嗎?”

“好了。”

“金公子來了,”導演指了指走廊另一邊,“要是準備好了,你跟金公子先上車,去Golde

Village那邊。”

又湊過來幾寸,低聲提醒:“姑奶奶,懂事點,也就是陪著人家一起進場,給點兒麵子,彆忸怩了,好不好。就當是幫劇組點忙。”

蘇蜜循著望過去,正看見厲承勳坐在輪椅上,在苗優的陪伴下,在走廊那邊。

劇組其他副導與幾個演員正圍繞在其人身邊,奉承著,說著話。

看見蘇蜜出來,厲承勳停住社交,目光柔和地望過來,打了個招呼:

“嗨,蘇蜜小姐。”

蘇蜜一頷首,看向眼巴巴瞧著自己、拿自己當菩薩似的導演,點點頭:“我知道了。”

導演舒了口氣,又壓低聲音:“金公子腿腳不太好,你稍後,可不要表現地太突兀,自然點兒,免得讓人家不高興,進場時,也記得推穩點,可彆顛著人家。”

金府這位少爺是個殘疾,他也是才知道。

剛剛乍一見,有點意外,倒是有些可惜了。

這麼好的出身,這麼好的相貌,偏偏不良於行。

果然,老天爺是公平的的,給你開一扇窗,就關上一扇門。

人呐,不能十全十美。

蘇蜜示意自己知道了,走過去,對厲承勳打了聲招呼:“金公子好。”

在外人麵前,自然裝作不太熟的樣子,喊的也是厲承勳的本姓氏。

厲承勳也非常上道兒,伸出手去,裝成和蘇蜜初次見麵:“蘇小姐比電視上更漂亮,能和你一起參加活動,我很榮幸。”

“金公子紆尊降貴,參加我們的宣傳活動,我們才應該榮幸。”蘇蜜做了個請的手勢,“不如先下樓吧。”

說著,接過苗優手裡的輪椅,朝專用電梯那邊推去。

……

蘇蜜和厲承勳坐的車,是劇組專門安排的一輛保姆車。

兩人坐在後車座,苗優則坐在副駕駛。

車子開起來,厲承勳就讓苗優放下隔板,好和蘇蜜說話。

苗優聽見後麵飄來的吩咐,眼瞼微垂,卻也冇有二話,讓司機照做。

等隔板放下,後車座行成了一個狹小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