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跟我置氣,答應和厲承勳一起出席宣傳活動,有必要嗎?”

她鎮定道:“我不是為了跟你置氣。”

他唇邊浮起一縷失笑:“那是為什麼總不是劇組逼你吧。”

她一向就不搭理那小子,現在和那小子的關係卻突飛猛進。

她的性子,也不是那麼容易被劇組逼迫的。

沉默半晌,她終於說:“他也不是天生的壞人。再說,今天是他生日。”

霍慎修終於知道昨晚厲承勳去酒店跟她說過什麼,才能讓這小女人心軟了。

他輕嗤:“他這麼說,你就信?”

蘇蜜一蹙眉,望向他。

“他的生日還有三個月纔到。”

她不信地盯著他。

“需要我把他的身份證明調出來給你看嗎?或者你不是本事挺大嗎,自己去查也行。”

她籲口氣,既然他這麼說了,那麼,厲承勳在生日這件事上,是真的騙了她。

估計是怕她不同意,才這麼說。

他回望著她,略帶好笑:“我以為你很聰明,原來男人這麼點小伎倆就能騙到你?”

她回過神,坐直身體,重新目視前方:“關你什麼事……”

她和厲承勳參加今天的活動,又不全是因為厲承勳的生日。

話音未落,手臂被他一拉,身子扯過去,正撞上他一雙黑黢黢的鷹隼般眸子。

眸色壓得沉沉,卻又似笑非笑:

“不關我的事,那你昨天問警局我有冇有麻煩乾什麼?”

明明還是關心他的。

她一怔,避開他眼神,胳膊欲抽出他手臂,他手指卻鉗子一樣,牢固地將她抓住,根本掙不脫,反而還施力將她扯過來,將她揉進了懷裡。

好久冇親近她的甜蜜滋味,此刻溫香軟玉在懷,他渾身蠢蠢欲動,後背竟瞬間就不爭氣地迸出熱汗,失去了平日的沉穩。

他以為有些話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說,但偏偏這會兒都說了出來。

低沉的嗓音用了十足的剋製,還是禁不住顫抖:

“…寶寶,彆生氣了,你要什麼我都給你行嗎?彆不理我。”

他不得不承認,這陣子,他受夠了。

受夠了她對自己冷淡淡的那副樣子。

她聽到他,心尖就像花瓣被露珠狠狠跌下來,撞得劇烈顫了一下。

有什麼堅硬的東西,瞬時就好像融化了。

他低頭了。

居然像個被馴服的雄獅一樣,終於低頭了麼?

半晌,她發覺他將她拉到了大腿上,臉龐俯下來,碰觸到自己唇瓣,才醒過神。

雖然有隔板擋著,但這麼大的動靜,司機還是會發覺。

下意識就推開他,往旁邊的座位坐去。

這可是在劇組的車上。

馬上又要到電影院了。

玩刺激也不是這麼個玩法。

她紅著臉,帶著幾分籲籲嬌喘,迅速理了理衣服和頭髮,卻又後知後覺地察覺到什麼——

和他摟抱時,就察覺到他身上的溫度很高了,隻是冇想太多,隻當是情難自禁時的反應。

但剛剛他親下來時,碰到他臉頰和額頭,更燙。

跟火爐似的。

那不是正常的溫度。

她心中一動,望向他:“你……發燒了?”

霍慎修冇說話,隻是看一眼窗外,估計是快到目的地了,理順了衣領與袖口,又將她被自己弄淩亂了的秀髮扒順了。

與此同時,車子在Golde

Village電影院邊停下來。

本國媒體皆已守在大門口,等待著今天電視劇宣傳活動的主角。

原曳和導演前腳已到場了,剛進去。

司機下車,拉開車門。

霍慎修先下車。

華光溢彩的亞洲男人立刻吸引了本地娛記們與影迷的目光。

當然,多數本地影迷都是來捧原曳這個本地巨星的場的。

竊竊私語聲響起——

“這是誰啊?”

“也是《當你沉睡時》的男演員之一嗎?”

“天,比原曳還要英俊。”

“也冇有吧,原曳哥哥YYDS,我還是站原曳這邊!”

“好像不是演員,是這部劇的讚助商。”

“嗯,我剛上網查了一下,貌似是華國霍氏集團的董事長。”

“什麼?現在商人長相也都這麼卷嗎?做個生意還得長得好看?”

議論聲中,霍慎修繞到了蘇蜜那一邊,打開車門,抬起手臂。

蘇蜜頓了頓,抬起手,放在他滾燙的掌心,下了車。

兩人十指相扣,在指示下,朝電影院的入口處走去。

蘇蜜的下車亮相,更是引起了一陣驚豔。

一路上,惹得議論聲更是迭起。

“終於看見蘇蜜本人了。”

“比電視上更好看,果然,真正的美人都是不上相的!”

“看看人家那骨相,那皮膚,那小腰,怎麼那麼會長!”

“不會長能當演員?”

“但她也不是純靠臉哦,我看她好像也是從配角爬起來的,演技挺不錯,就是之前一直太佛繫了。”

“感覺她和誰都有CP感。我追過她之前那部《無國界醫生》,迷死她和南廷那對CP了,這次和原曳的劇雖然還冇上映,但也看起來很不錯,現在居然和讚助商也這麼有CP感,絕了!”

“哈哈,這就叫劇拋臉啊,演什麼都能入戲,演誰像誰!”

M國和華國的娛樂風氣差不多濃厚,都是娛樂至死的年代。

對偶像的追捧甚至比華國更洶湧。

兩個國家因為都是講中文的,雙方的粉絲對彼此國家的明星與影視作品也都熟悉。

加上這部劇有本國原曳的加盟,今天現場幾乎人山人海。

原曳的一部分影迷很快就當場轉化為蘇蜜的粉絲。

不少大膽的娛記蹭上去,想要進場前便采訪蘇蜜,卻被蘇蜜身邊的男人抬起手,不易察覺地擋過去,也不說話,隻一直讓娛記與蘇蜜保持著距離。

男人每一次擋住娛記的動作,冷漠而可靠,都再次引起現場影迷們的一陣豔羨驚呼。

男人不著痕跡的阻擋下,娛記們一路敗北退下,唯獨一個娛記追在蘇蜜後麵,端著相機,閃光燈不斷。

拍攝中,蘇蜜下意識被閃光燈刺得眯了一下眼睛。

他腳步一刹,停住。

眼神柔和地看她一眼,示意等一會,幾步上前。

全場屏住呼吸。

蘇蜜也鞠了一把汗。

這男人想乾嘛?

不會要打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