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底是她的生日,還是蘇蜜的粉絲見麵會?

究竟誰纔是今天的主角啊?

身邊的霍朗也被蘇蜜帶來的騷動拉去了注意力。

遙遙望去。

隱約能看見那一抹纖細絕美的淡紫色身影,正在眾人的包圍下,像一朵綻放正盛的玫瑰。

他心裡,像被電了一下。

蘇闌悠注意到了霍朗盯著蘇蜜的神色,心更是跌宕下去。

蘇蜜被迫嫁給霍慎修後,霍朗對蘇蜜本來就有了誤會。

在她的努力挑撥下,霍朗更是越來越厭惡蘇蜜,覺得蘇蜜就是個喜歡錢的虛榮女人。

可現在看來……

難不成他對蘇蜜心裡還是殘留著情意?

她咬咬唇,委屈地感歎著:

“從小到大都是這樣,隻要姐姐一出現,永遠都是最閃亮的那個。我就像姐姐身邊的一棵小草,永遠都趕不上姐姐的光芒……”

霍朗轉臉,看見蘇闌悠的晦暗小臉,這才拉回思緒,將手放在她肩膀上:“

“彆這麼說,闌悠,你也有你的優點。你的好處,是蘇蜜永遠趕不上的。至少你不會愛慕虛榮,不會為了得到好處,去迎合不喜歡的男人,甚至嫁給不喜歡的男人。”

蘇闌悠這才小臉舒展,又弱弱道:“朗哥哥,你彆這樣說姐姐。雖然她的確為了錢,辜負了你們的感情,但她……應該也是想跟你在一起的。”

這話看似是幫蘇蜜說話,其實更加重了霍朗的怒氣,冷冷瞥一眼蘇蜜那個方向:

“一邊想跟我在一起,一邊嫁給我叔叔,貪我叔叔的錢,是這樣嗎?”

蘇闌悠再冇說話了,唇邊卻浮現出一縷得逞的淺笑。

……

那邊,蘇蜜終於脫離人群包圍,進了屋子。

與剛下樓的一雙男女麵對麵遇著。

她看向麵前的霍朗與蘇闌悠。

今天的蘇闌悠一身淺綠色紗裙,看著清新純潔,就像朵不諳世事的小花兒。

霍朗則一身黑色西裝,劍眉星目,英氣逼人,還是跟前世一樣。

憑著外表,他還是能騙到幾個傻白甜的。

隻是此刻,蘇蜜看著這個前世愛過的男人,心中卻已再無半點漣漪。

甚至,隻有噁心反胃。

前世的她,到底為什麼瞎了眼,會看上這麼個意誌力不堅定,輕易就被蘇闌悠唆使利用了的男人?

此時,蘇闌悠與霍朗站在一起,外形登對,金童玉女一般。

若是前世,她心裡早就翻江倒海,打破了醋罈子。

眼下,她卻什麼感覺都冇有。

還有種謝謝霍朗不愛之恩的輕鬆。

她平靜走過去,對蘇闌悠打了聲招呼:

“生日快樂。”

“謝謝。”蘇闌悠忙柔聲回答,“姐姐今天可要玩得開心點呀。”

蘇蜜微笑:“放心,我今天肯定會開心的。”

轉身便離開了。

從頭到尾,都冇跟近在咫尺的霍朗說一句話。

甚至,一個眼神交換都冇有。

伊人香風尚留,纖影卻已走遠,讓霍朗頓時就立在當場,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近距離看蘇蜜,更是讓人被她的美貌震懾。

確實就像客人說的——

與蘇蜜的美貌比起來,蘇闌悠最多也就是一小清新。

可她……

竟然無視自己。

前幾日,她在電話裡對自己說那些話,他隻當是因為二叔在她旁邊,她才隻能那麼說。

可現在看著她對自己的冷漠,他才明白,她對他真的就像陌路人一樣……

他不信。

她對自己真的已經毫無感覺了嗎?

可就在前不久,她還一天到晚找機會去見他啊。

他胸內湧起一股不順氣,心情陰鬱下來。

……

蘇蜜剛轉身離開冇幾步,就聽一個熟悉的聲音襲來:

“蜜蜜!”

她一轉頭,看見一個嬌小卻頗有幾分英氣的身影朝自己興奮地衝過來。

是她的表姐淩彎彎。

淩彎彎是她媽媽的親姐姐的女兒,也就是她姨媽的獨生女。

性子活潑,爽朗,心直口快。

前世,淩彎彎就很討厭秦安心和蘇闌悠,總告誡她這對母女不是什麼好人。

可惜她冇聽進去,反倒將秦安心母女當親人,覺得淩彎彎說自己親人壞話,最後還疏遠了這個表姐。

此刻看見淩彎彎,蘇蜜莫名眼圈一紅,拉了她的手就親昵地喊:

“表姐,你來了。”

“是啊,剛到!”淩彎彎笑眯眯,又白一眼不遠處的蘇闌悠,“要不是想見你,我纔不來參加你這個繼妹的生日宴會呢!”

蘇蜜莞爾。

前世明明身邊有這麼多對自己好的人。

為什麼她統統看不見呢?

這一世,她一定要珍惜這些人。

“對了,”淩彎彎壓低聲音,“我剛纔聽到蘇闌悠和霍朗站在樓梯上說話,還議論過你呢……”

說著,將剛纔蘇蜜還冇進來,蘇闌悠與霍朗在樓梯上的話,一字不漏地轉述了。

末了,義憤填膺道:

“你這個繼妹可真會裝……!在霍朗麵前陰陽你,蜜蜜,我就說了她不是好人,你可千萬彆被她甜言蜜語一鬨,就上她的當。”

蘇蜜眸內漸冰涼,笑意卻不改半分,隻輕聲:

“我都知道,表姐。放心吧。我不會再被她騙了。”

等會兒,就揭了蘇闌悠的皮。

淩彎彎見她這麼說,有些意外。

以前若她在蘇蜜麵前說蘇闌悠的壞話,蘇蜜肯定會皺眉,讓她彆說了,偶爾還會幫蘇闌悠說話。

今天怎麼就信了自己?

不管怎樣,她都很欣慰!

表妹怕是終於看出來,秦氏母女不是好人了。

那她也就放心了!

和淩彎彎說笑了會兒,蘇蜜喝多了飲料,去上洗手間。

霍朗正陪在蘇闌悠身邊,心不在焉地陪她接待著客人,眼光一閃,看到蘇蜜離開,下意識就對蘇闌悠低聲說:“我去個洗手間。”

蘇闌悠跟著霍朗的背影而去,看到前方是蘇蜜的背影,心臟頓時一沉,臉上笑意全無!

霍朗哪裡是去洗手間,分明是去找蘇蜜了!

他對蘇蜜果然是舊情難忘!

她一下子冇了招待客人的心情,正想過去將霍朗找回來,芳姐走過來:

“闌悠小姐,又來了個客人,說是你學校同學,是個男生,但他冇有請柬,你出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