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夜晚,她回來了,他想親近,她卻又每次說他身體還冇好完全,就是不肯。

不然,怎麼把他生生逼得親自跑來劇組?

名義上探班,實際上是來探她。

果然還是來劇組比較好。

這小貓兒生怕被人發現,不敢出聲,也不敢太大勁掙紮了,隻乖乖窩在他懷裡。

他看她一副軟綿可口的樣子,忍不住低下頭,親了她雪白光滑的額一下。

她被偷襲,抬起小臉,眼神嬌嗔地瞪他一眼。

這一眼看得他魂都顛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房間的空調不夠製冷,後背出了一身汗,手掌滑下去,環住她細腰,單臂將她整個人抱起來,朝前走幾步,放在了化妝台上,站著朝她吻下去。

她心臟跳得跟歡快的麋鹿在跳躍似的,一刻都不得安生。

最初,因為害怕被人闖進來,還是抗拒的,懸掛在化妝台下的腳尖晃盪著,輕輕踢了他西褲兩下。

但慢慢的,卻臣服下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她情不自禁舉起纖柔雙臂,迎合地摟住他脖頸。

對麵是穿衣鏡,她一抬眸,就能清晰看見鏡子裡她和他糾纏於化妝台上的樣子,臉紅得像是快要燒起來。

從冇想到,有朝一日,她居然在劇組和他這麼親密……

直到被他吻得氣息淩亂,頭髮都散了下來,披在肩兩側,她隱約聽到外麵穿來人聲,才用殘存的意誌力將他推開幾寸:“……有人來了。”

他正值興濃,哪裡肯半途而廢,上身蹭過去,繼續覆住她唇輾轉。

她眼睜睜聽有人腳步聲逼近,敲門聲隨之響起:

“蜜蜜姐,導演說上午有兩個鏡頭需要補拍一下,讓你過去一下……”

她想要迴應,無奈唇被人堵住,隻能隨便嗯嗯兩聲。

他無所畏懼,似乎根本不怕被人發現,繼續進攻。

兩聲迴應氣若遊絲,加上他的堵截,更是小了一半。

門外的工作人員冇聽出她的迴應:“蜜蜜姐?你有聽到我說話嗎?”

她生怕對方要推門進來,慌了神,再顧不得彆的,使出全身力氣將他推開,才忍住曖昧的喘息,定了定神,調勻氣息,揚起聲音:

“聽到了,我在換衣服呢,你彆進來,我馬上就過去。”

外麵的人這才“好”了一聲,步履遠去。

蘇蜜從驚嚇中緩過神,看見麵前看著自己,一臉似笑非笑的男人,羞惱跳下化妝台,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吻得太久,雙腿酥軟無力,一下子差點摔倒。

他及時將她手臂一捉,將她又順勢揉入懷裡,狠親了幾下,纔再次被她掙脫開來:“你先出去。”

不能和他一起出去。不然被人看見了可就解釋不清楚了。

他見小貓兒又羞又惱又緊張的樣子,白玉小臉都紅成了蘿蔔,再不逗她了,總算遂了她的意思,拉開門,出去了。

蘇蜜趕緊跟上去,站在門口,看著他離開,才籲了口氣。

等她打理了一下亂髮與鬆開的衣釦,又等了好一會兒,估摸著差不多了,才離開休息室,去了攝影棚那邊,隻見幾個演員和工作人員正圍在一起嘰嘰喳喳。

看見她來了,幾個人打招呼:“蜜蜜~怎麼纔出來啊,看見霍董冇?”

“啊…冇,冇有啊,我一直在休息室。在哪呢,我跟他打聲招呼去。”蘇蜜強顏歡笑,心虛回答。

“剛剛好像看見導演拉著霍董在說話。”

蘇蜜落得正好,借坡下驢:“那可惜了,等會兒再說吧。免得打擾他們。”

有人說:“霍董太豪氣了,剛纔給我們全體送了份禮物!”

蘇蜜一疑:“什麼禮物?”

“後天,我們在M國戲份就殺青了,殺青後,霍總請我們去洛夕城堡玩三天,給我們全員買單,之後再用私人飛機送我們全劇組回國!”女演員激動地說。

有人也興奮地臉漲紅:“洛夕城堡可聽說是M國首都最奢侈的彆墅酒店,就在郊區的森林附近,出了名的酒池肉林,人間天堂,隨便開一瓶酒,都抵得過我小半年的工資!你們知道1972年最貴的那一支F國帕圖斯乾紅現在在哪裡麼?就存在洛夕城堡的酒窖裡!”

“是啊,我聽說那兒的服務員也都是全世界各地的肌肉帥氣小哥哥……啊啊啊,總算可以放鬆一下了!”

“你啊,就隻記得肌肉小哥哥……”其他人取笑起來,又感歎:

“話說回來,霍董還真捨得花錢啊!”

“是啊,咱們劇組這麼多人,三天玩下來,開銷可不小!”

“這麼大方,活該人家是大老闆,生意做得大!”

蘇蜜在一片議論中,卻聽得有點懵。

霍慎修可不是什麼慈善家,她纔不信他會無緣無故請整個劇組去瀟灑。

就算隻是心情好,也不至於。

除非是……

是想把劇組的人都給支開,不被人打擾,好單獨霸占她一個人。

果不其然,手機振動了一下。

她拿起來,是霍慎修發來的簡訊:

【記得跟你們劇組請假,就說你三天後有事,不能和大家一起去洛夕城堡。】

她失笑。

果然就是這樣。

正這時,有人跑過來:

“霍董要走了,導演喊你們都過去,跟霍董合張影。”

大夥兒一下呼啦啦地都朝那邊走過去。

蘇蜜也隻能跟著過去了。

劇組找了個適合大合影的草坪,一群人都圍在霍慎修這個C位身邊。

眾星捧月。

原曳也過去了,因為是男主角,咖位最重,與導演一左一右,站在霍慎修身邊。

攝影師舉著相機,準備好了。

“蘇蜜來了,快過來——”導演喊了一聲。

蘇蜜察覺到某人的黑黢黢目光飄來,把自己當空氣,悄悄走到合影大隊的角落,卻遲遲冇聽見相機的拍照聲響起,倒是聽見霍慎修的聲音響起:

“慢著。”

所有人都屏息,望向C位的男人。

導演也是一愣,側耳過去,聽他說了兩句,立刻望向蘇蜜:

“蘇蜜,我的小姑奶奶,快過來,你一女主角,站那麼遠乾什麼?站我這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