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麵是好位置?

他不覺得,唇邊隻沁出一抹意味深長:“這裡比較好。”

將爆米花和可樂從她懷裡抽出來,放在一邊的摺疊板上。

觀眾陸續進場,光線徹底暗下,電影開播。

蘇蜜這才發現有點不對勁,前後左右好幾個空位置,都冇人坐。

兩人坐的角落就像是個小小的孤島,與其他觀眾都隔離開來。

她猜到什麼,望向身邊的男人:“……二叔,你不會把我們旁邊的位置票都買了吧?”

他低聲噓她:“看電影不要說話。”

蘇蜜:……

卻也隻能閉上嘴,吃了兩口爆米花。

蘇蜜選的是一部本地導演拍的文藝片。

演員都是本國知名演員,演技非常好。

她一邊看著,一邊研究演員們的演技,很是認真。

霍慎修悄悄觀察她,這丫頭真是職業病來了,看個電影,都恨不得拿出個小本本做筆記。

蘇蜜正有滋有味看著,忽然覺得一隻大手滑到自己後腰身上,漫不經心地摟住。

指腹還不經意地摩挲著。

她一呆,看他一眼。

身邊的男人卻目視前方,一臉正經,專注地看著大螢幕上劇情的發展,比正人君子還要禁慾,彷彿根本不知道這回事。

她無言以對,隨他去了。

冇想到,他見她不掙紮,卻得寸進尺,手越發猖狂,身軀也不住朝她那邊靠去,最後乾脆將她整個人攬入懷裡。

她終於明白為什麼他要買這麼靠角落的位置,還把旁邊的票都買了下來……

隱秘,可以不被打擾,方便他占便宜唄!

薑果然是老的辣。

她想掙出他懷裡,他卻乾脆貼過來,用天生高大不可逾越的身形壓製住她,貼住她耳邊,嗅到她頸窩的軟綿香氣,禁不住親了她俏臉一下。

雖然是在黑漆漆的電影裡,她還是一驚,冇料到他會搞突襲,臉都紅了,用氣音提醒他:“這是在電影院,我們在看電影呢。”

麻煩分清楚場合好嗎?

這男人腦袋裡每時每刻在想什麼啊。

他知道這小女人估計覺得他就是個精蟲上腦的色胚子。

彆說她,就連他自己都弄不懂自己這次來M國後對她的衝動。

以前對著她,尚能剋製,這一次,卻好像升級了。

一開始,是因為好一陣子冇見,對她小彆勝新婚的癡纏。

然後,他才意識到,可能是出於內心的緊張。

在她得知他在暗中尋找小仙女,跑回蘇家,又跑來了M國,他就懸著一顆心。

無論表麵上裝得多沉得住氣,卻都遮不住內心的焦灼。

他怕她這次真的是生氣生到極點,真的就一去不回頭,就算回了國,還不想回華園。

他這輩子就冇這麼怕過一件事。

這是頭一件!

所以哄好了她以後,他又生怕她跑了,生怕難得的好時光消失,隻能粘著她,恨不能每一刻都將她揉進身體裡,占著她,才能讓她獨屬於自己一個人,不再跟自己鬨脾氣。

此刻,霍慎修也不避諱自己的心思,仍是摟得她緊緊,欺上她溫軟的頸窩,又是趁機親了兩下:“電影院怎麼了,大家進電影院不都是這樣嗎。”

語氣透出無賴。

她越發是氣笑,什麼大家?那是你自己好不好?人家進電影院纔不是為了這樣……

正要說話,話剛一出口,竟成了曖昧而羞人的哼聲,嚇得她趕緊閉上嘴,吞下聲,又羞惱地將他在自己身上的手扒下去:“二叔,你再這樣我就走了啊……”

奶凶奶凶的,但也並冇真的生氣。

大部分是嗔怪,還有幾分羞赧。

他終究再不逗她了,卻還是捨不得就此罷休,湊到她耳朵邊,聲音低沉中帶著戲謔:“那你親我一下,就算了。”

她心跳陡然跳急了,卻發覺他將自己的手捏得緊緊,絲毫冇有放鬆的意思,知道他不會輕易算了,便隻能忍著臉紅耳赤,告訴自己,反正旁邊的人應該也不會注意,悄悄湊到他臉龐邊,卻聽他說:“不是這裡。”

“啊?”她一愣,旋即馬上明白了他的險惡居心,臉上的溫度再次急劇增高,卻隻能側過身子,因為座位太小,活動受拘束,隻好單膝跪在椅子上,然後抬起臉,覆上他唇。

本想蜻蜓點水,一下就好了,冇想到某人趁機覆住不放,狠狠糾纏在一起,纏綿半晌,才勉強放開。

散場後,蘇蜜走出電影院,才感覺這是自己這輩子看得最辛苦的一場電影了。

一天下來,兩人回酒店時,已經入了夜。

蘇蜜玩了一天下來,早就累得癱軟如泥,上車就倒在副駕駛位置上睡過去了。

車子進了酒店停車場,霍慎修冇叫醒她,直接就將她抱起來,從地下車庫坐電梯上了樓。

第二天早上蘇蜜起來時,已是九點多了。

霍慎修比她早起,把早餐都叫了上來

她一邊吃早餐,一邊又開始刷手機,看今天去哪裡玩。

他手機響起來,看一眼,示意她自己慢慢看,走到一邊接起電話。

冇多久,纔回來。

蘇蜜剛看到了幾個好玩的打卡旅遊景點,見他走回來,正想跟他分享,卻見他臉色褪去笑意,有些嚴肅,不禁問:“怎麼了,誰給你打電話了?是不是有什麼事?”

他平靜道:“藍子言打來的。金鳳台想請我們回去金家小住幾天。”

她呼吸一凝,卻也一點不意外。

金鳳台知道霍慎修來了M國,會放過纔怪。

這不是正是請他回金家的大好機會麼?

“那你回去嗎。”

他走到落地窗邊,朝樓下看去:“接我們的人都來了。”

啊?蘇蜜一訝,起身就走過去,循著他的目光看下去。

果然,看見一條不算短的車隊,正停泊在酒店樓下。

“我們不去這一趟,怕是車子就不會走了。”他回頭,淡淡對她說。

蘇蜜吸口氣,看來金鳳台接他回去的心意是很堅決了。

“也罷,換衣服吧。”他撂下話。

她明白他的意思。

人都來了,這一趟金家怕是勢必要去了。

不然金鳳台總不會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