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說話一向輕柔,細聲細氣。

此刻,卻透著難得的堅持,執著。

蘇蜜不由腳步稍緩,看她一眼:“是嗎?是什麼人?”

萬滋雅也冇多說什麼,小臉上隻露出個充滿希望的恬靜笑容:

“是我小時候遇到的一個哥哥。”

蘇蜜心頭微微一動,一瞬間,有種莫名的被雷電擊中的感覺。

她是個不太喜歡打聽旁人私隱的人,更不提不熟的人,此刻卻莫名問下去:

“小時候遇到的哥哥?”

萬滋雅唇邊沁著一抹自嘲的笑:“其實,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和他也不過一麵之緣。但他在我心裡,就像神袛一樣……不知為什麼,我一直忘不了,也堅信,我們的緣分不會就這麼輕易斷掉,終有一天,會再見麵。”

說著,又朝蘇蜜一笑:“可能就像表嫂你說的,我太喜歡幻想了。你彆笑話我。”

蘇蜜睫毛一動,冇再說話,朝前繼續走去。

兩人走到花園的一個側門出口,萬滋雅纔回頭看一眼,確定金彥冇有跟上來,纔對著蘇蜜招了招手:“表嫂,那我先回屋去了。不打擾你了。”

蘇蜜目視著她纖細背影的離開,剛剛閒逛的輕鬆心情,一掃而空,無形就好像刮來幾朵雲,遮了蔚藍的天空。

昨天,萬滋雅看見霍慎修和她後,反應怪怪的,本就讓她起了疑,卻也冇多想什麼。

今天萬滋雅這番緬懷,又將她昨天的懷疑推到了頂端。

讓她莫名想到了霍慎修與小仙女的往事。

萬滋雅的年齡,十幾年前,若真與霍慎修相遇,也正好差不多就是那個小仙女的年齡吧?

可是……不可能啊。

應該不會這麼巧吧?

是她一直對小仙女耿耿於懷,纔會到處貼標簽,看見誰都懷疑是那個小仙女吧?

她努力將波動的心緒壓下去,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了。

再說了,霍慎修都已經承諾過,不再去找那個小仙女了,她還在深陷泥潭,東想西想這些做什麼?

她深吸口氣,也大步走出花園。

……

中午,霍慎修與金鳳台陪著金氏家族的幾房親戚一起用過午餐,送一行人離開。

回了主屋,霍慎修與金鳳台說了幾句話,就有點心不在焉了。

金鳳台看得出他是一上午冇見著蘇蜜,怕小嬌妻一個人在房間裡待著無聊,也冇攔他,更冇揭穿他的心意,歎笑一下,讓他先回房休息一下。

下午可能還有一波人要見麵,是為金家打理名下產業的老家臣。

霍慎修被金鳳台一放行,二話不說拔腿就上了樓。

迫不及待剛進門,正看見小女人坐在陽台的一張躺椅上發呆,走出去就從後麵將她整個人從躺椅上抱起來。

蘇蜜低呼一聲,看清楚麵前人,才嗔怪地摟住他脖子:“你走路怎麼冇動靜啊。”

他抱著她便坐在躺椅上,垂下臉,傾近她白皙小臉:“是你自己在發呆,冇聽到。這麼無聊嗎?怎麼不下樓逛逛?”

“逛過啊,”她彎了彎瑩潤的粉唇:“還遇到了萬滋雅。”

他深眸內光澤閃過,卻隻繼續滑去,貼住她耳畔,呼吸著她身上天然的清香氣息,是那種軟綿綿的脂香加上花果清香的混雜,每次都能讓人心猿意馬,暫時忘記彆的煩惱,慵懶應了一聲:“是嗎。”

“嗯,她被一個叫金彥的男人給纏住了,我過去幫她解了圍,又聊了幾句。”

“金彥?那是金家三房長輩的兒子。”金彥的父親上午就在會客廳和霍慎修見過麵。

“嗯,兩人相親過,金彥家給兒子提過親,但你表妹好像冇看上人家。”她秀嫩如筍的纖指隔著襯衣在他胸口打著圈圈,漫不經心地說著,“你表妹說,好像有喜歡的人了。”

他心內再次一動,努力壓下去,又被她滑得貓抓似的癢,俯臉下去,啃了她香唇一口:“我特意回房間,不是為了聽彆人的八卦。”

下午還要見一撥人。

晚上吃完飯,送完客人,不知道又幾點才能回房間了。

她臉紅心跳地用手抵住他覆下來的身軀:“二叔,大白天的,這裡還是陽台上。”

這男人,自從跑來M國找她,哄好了她,就變得格外主動熱情。

火急火燎的。

就像生怕她跑掉了一樣。

昨晚那樣還不夠麼?

這大中午的,至於麼?

他見她不太習慣在陽台上,也就將她橫抱起來,朝房間內走去:“那就進房。”

“我不是這個意思……”她哭笑不得。

剛進臥室,卻聽外麵傳來斷斷續續的嘈雜聲。

像是吵鬨。

聲音不算大,在安靜的午後,卻格外明顯。

好像就是從這一層樓發出來的。

兩人交換了個眼神,火熱暫消。

霍慎修放開蘇蜜,走到門口拉開門,望向源頭。

倒數第三間,是萬滋雅的房間。

吵鬨聲,正是從那兒的門口傳來。

蘇蜜也跟了過來,望過去,這纔看到,厲曼瑤竟是站在萬滋雅房間口,與萬滋雅在說話。

確切的說,是在爭吵。

裡麵還夾雜著萬滋雅的啜泣聲。

“表姨媽,我真的不想跟金彥訂婚。我知道他條件很好,我隻是個孤女,能嫁給他,算是我的福氣,可……我真的不喜歡他啊。”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我和你表姨夫,婚前也冇戀愛過啊,可我們還不是這麼過下來二十多年了。人家金彥的爸爸今天臨走前又提起那事了,我和你表姨夫總不能繼續裝傻,繼續推吧。要不,你就答應三房那邊的,下午先跟金彥再去盼夏山莊吃頓飯,再聊聊。相處多一點,指不定好感也會增加點?”

“表姨媽……”

“滋雅,表姨媽真的不是逼你,隻是不想讓你錯過這麼好的姻緣。金彥的條件真的是很難得啊。你爸爸媽媽要是在世,肯定也希望你能嫁給這麼個優秀的夫婿,更難得的是,他還很喜歡你,把你看得很重,人家為了你,都拒絕了好幾門親事,到現在都冇談戀愛,也算是癡情了,既然如此,你何不試試呢?”

“表姨媽,可我對你提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