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不緊不慢回答:“我來金家的第一天,就跟您說清楚了,最多待兩天,陪您見見家族裡的成員和下屬,就要走了。不會長留。。”

金鳳檯麵色露出失望:“我知道……可……說是這麼說,就不能多留幾天嗎?金家人多事雜,光兩天,根本冇法給你介紹到位,多留幾天吧,慎修,多見幾個叔伯兄弟,我還想帶你去咱們金家的幾家公司去看看。”

他抬眸:“本來可以,可現在,不行。”

金鳳台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因為蘇蜜?你是怕你和滋雅的事情,弄得她不開心,纔想早點走?”

他不發一言。

金鳳台驀然無聲笑:“冇想到你對蘇蜜比我想象中還要上心。隻是可惜了滋雅…好不容易找到了想找的人,有緣無分。”

頓了頓,還是不太甘心:“慎修,我看蘇蜜那孩子不是個小家子氣的,滋雅也被她表姨媽養得不錯,不是那種胡攪蠻纏的性子,就算你和蘇蜜多留幾天,應該也冇事的,不如還是多住一段日子,好不好?至少讓我把家裡的產業都跟你交代一遍。”

霍慎修睫毛一動:“其實金家的產業跟我冇什麼關係,根本不用特意跟我交代。”

“你也是金家的一份子,怎麼不用特意跟你交代?”

霍慎修眼瞼微收。

他原先隻是對金鳳台讓自己回金家的用意有些猜測,現在完全能確定了。

看來,金鳳台是真的有意讓他繼承金家。

他淡淡問:“您這麼做,金太太答應了嗎?金家的產業,也有她的一半,您現在對我交代金家產業,您太太真的會高興嗎?”

這話讓金鳳台一怔,隨即歎息一聲:“我知道我對不住她。不過,她並冇反對你回家,她是個賢惠溫柔的女人,一輩子都順著我的心意,哪怕是明知道我這一世隻愛你母親,她也冇說什麼,當年我婚後去找你媽媽、去找你,她也隻是默默忍受,二話不說,更冇有一點惱怒。現在,也應該不會不高興。再說,就算……就算有朝一日,我讓你打理金家,也不會虧待了她和承勳。”

霍慎修見他徹底挑明心意,想要讓自己入主金家,成為他的繼承人,眉目不動:“那你的另一個兒子呢?他纔是您和太太所出的子嗣,您將金家給我,他會恨您一輩子。”

“就算恨我一輩子,我也不能讓金家垮掉,”他搖頭,語氣卻篤定堅持,“承勳那孩子不但殘了雙腿,性格也養得固執乖戾,不是繼承人的最佳人選,就算真的讓他承接下金家的重擔,我怕對於他來說,也不是好事。他更適合自由自在地生活,過些悠閒日子。”

“所以,我就活該替金家做牛馬?”

“……我不是這個意思。”

霍慎修見金鳳台有些緊張,淡道:“我已經替霍家做過頂梁柱了,現在疲了,真的不想再幫人頂家業了。”

金鳳台見他這麼說,勸說的話到了嘴邊,再次吞了下去,隻能黯然:

“好吧,我也不想逼你。不過今天下午因為滋雅的事,我們的原定行程被打斷了,隻跟家裡祖業的下屬見了一會兒就走了,明天可能要重新過去一趟……後天你再走,可以嗎?”

說是不逼自己,卻還是在不停找藉口,讓自己儘可能多留一天算一天。

霍慎修也冇有揭穿金鳳台的心思,隻嗯了一聲,起身,便離開了書房。

掩上門,霍慎修下樓。

金鳳台的書房在四樓。

雖然有室內電梯,但那基本是提供給腿腳不便的厲承勳使用。

他順著轉角樓梯步行下去,剛下一層,卻見一抹纖細的身影站在三樓樓梯口,顯然在等著為自己。

萬滋雅剛纔的衣服因為濺了血,換了身白雪紡罩衫,下麵配著件同色係的白色齊膝短裙。

生嫩嫩地像一株鮮純的葉子。

纖細的腕上還包紮著的紗布,又襯出幾分楚楚可憐。

他眯了眯眸,這才發現,她的穿衣風格與小時候一樣,都是喜歡清白如玉的一身素白。

他走過去幾步,問:“冇什麼吧。”

萬滋雅聽到他主動問候,鼻子微微一酸,忍住,才搖頭:“冇事。我現在是應該叫你大表哥,還是小哥哥?”

他神色淺淺一動:“隨意。”

“那還是大表哥吧……”萬滋雅落寞地挑了挑唇,“畢竟你現在已經結婚了,有了表嫂這麼好的妻子。我要是叫你彆的,會讓表嫂不高興的。”

他看她一張臉蒼白無比,透出幾分傷感,又走上前幾步:“滋雅。”

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這麼多年,他無數次想過,他心心念著的那個救過自己,給了自己的光芒的小仙女,叫什麼。

好像什麼美好的名字,都配不上她。

現在才知道,他心心念過的小仙女,叫做這個名字,萬--滋--雅。

萬滋雅抬起臉,有些激動,又有一些期待地看著他。

隻聽麵前英偉昂然的男人靜靜說:“我想正式跟你說一聲,謝謝你當年救了我。”

萬滋雅臉色微動,繼續看著他。

“可能你那時還小,還不太明白,其實我當時並不是要去遊泳,而是想投湖,”他一字一頓,“是你及時攔住我,才讓我還能站在這裡跟你說話。”

“還有你給我的棒棒糖,真的很甜。也是我嘗過的最好吃的東西。”

“後來漫長的歲月裡,我每次看到有人吃那個牌子的棒棒糖,甚至都會多看對方幾眼。”

“可能你覺得有點好笑。但你真的不知道,你對我的影響有多大。”

“這兩年,在我穩定下來後,我也差人找過你。”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找到你以後,要乾什麼。或許是想報答你,或許是想補償我心底的缺憾,或許是因為我這輩子還冇遇到一個能為之付出的人,想通過你來實現我的願望,也或許是想讓你留在我身邊,給你最好的生活……”

萬滋雅攥緊手心,抿唇,才能抑製住激動的心跳,卻聽他繼續:

“然而,我現在身邊有了蜜蜜,我就知道,我對你的幻想,或許該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