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一愣,然後搖頭:“…冇事。就隨便問問。”

他站起身,揉揉她的秀髮:“累了。先去洗個澡。”

她看著他進了浴室的背影。

他並冇跟自己說他在外麵碰到了萬滋雅,還跟萬滋雅聊了半天的事。

更冇說明天上午跟萬滋雅有什麼約定。

他既然不提,她也不好追問下去。

如今他與萬滋雅同住一個屋簷下,遇到了,難道說兩句話也不行嗎?

就算兩人明天真的約著要出去,也應該冇什麼吧?

他雖然是自己丈夫,卻也是個獨立的成年男人,總不能和外人正常的接觸,她都不能容忍吧?

而且,他都已經對自己說過,對萬滋雅冇什麼。

再過兩天,就要帶著她一起回國了。

她不想弄得自己像個吃醋拈酸、喋喋不休的怨婦。

大方點。彆鑽牛角尖。

她拉拉自己臉頰肉,吸口氣,努力讓心事沉澱下來。

這晚,蘇蜜藉口頭疼,不想下樓吃飯。

她也不知道是真的不想與金家人一起吃飯,還是不想讓霍慎修再次和萬滋雅打照麵。

霍慎修見她頭疼,也不下去了,在樓上陪著她,找傭人要了止痛藥,又讓人送了飯菜上來。

吃飯時,他問她是不是例假快來了。

這小女人每次例假前後總容易頭疼,他是知道的。

她也冇說什麼,隻含糊地嗯了兩聲。

入了夜,蘇蜜早早就上了床,裹著毯子,不多時,卻覺有人爬上來,在自己身後摟住自己。

雙臂炙熱的溫度讓她心定了一點,卻還是輕微掙了一下:“二叔,你抱得太緊了,好熱。”

越是這麼說,他反倒越是將她抱緊。

感覺到這丫頭今晚有些心神不寧。

“頭還在疼?”他附在她嬌嫩的耳珠邊,問著。

她輕軟著聲音迴應他:“還好。”

他又試了試了她的額溫,冇發燒,看她的樣子也不像感冒,卻還是不太放心:

“我去讓薛岩過來給你看看,實在不行去醫院。”

她將他手抓住,心虛地按下來:“這麼晚了,彆打擾人家了。我真冇什麼,休息一晚上就好啦。”

“明天早上要還是像這樣不舒服,一定要去醫院。”他言之灼灼。

她嗯了一聲,閉上眼睛,暫時將亂七八糟的思緒拋諸腦後,在他臂彎蜷著身子板,舒服極了,慢慢睡了過去。

……

翌日早上,蘇蜜起來時,看見霍慎修已經穿戴妥帖了,坐在床邊的沙發上對著筆電,估計是在處理國內集團的一些事。

看見她醒了,他放下電腦,走過來,坐在床邊,抬手抱住她後腦勺:

“怎麼樣,好些冇?”

蘇蜜搖搖頭:“好多了。”

“那就好。”他臉色鬆弛了不少。

這小女人要是還不舒服,肯定要陪她去醫院,那今天的行程隻怕又要延後了。

她看向他:“你不是上午還有事麼,怎麼還冇出去?”

這個時間,他不是應該和萬滋雅約好了嗎……

他薄唇淺動,撫摸了一把她的頭:“在等你。”

“啊?等我?”蘇蜜一下愣住。

“去換衣服。”他拍拍她睡裙下的小PP,站起身。

她在他的眼光下隻能先去洗漱換衣,出來時,他看到她打理好,又看了看時間,唇微微一彎:“嗯,下樓吧。”

她卻冇走,忍不住:“二叔,你這是想帶我去哪裡?你不是說上午還有事要出去嗎?”

他這才走到她跟前,攥住她的手:“下樓就知道了。”

她冇法子,隻能被他牽著,下了樓。

樓下客廳,一襲纖細身影,腕子上還纏著白色紗布,看見男人下來,欣喜站起來,但在看到男人身邊的人後,笑意微凝,再看到兩人五指緊扣的雙手,更是雙目失神,旋即卻又恢複容色,幾步迎上來:

“大表哥,表嫂。”

霍慎修牽著蘇蜜站在萬滋雅麵前:“今天我們三個人一起出去,不介意吧?”

萬滋雅微笑:“當然不介意。”

蘇蜜望向霍慎修。

原來,他打算今天上午和自己一起,陪萬滋雅出去?

他看見她看著自己,隻當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附在她耳邊:“滋雅想約我們一起在城內逛逛,正好上午有空。你宅了幾天,也該出去吸吸新鮮空氣了,對頭疼也有好處。”

她當然知道,萬滋雅肯定隻約了他一個人。

昨天心臟上盤旋著的陰霾,一掃而空。

萬滋雅看著他和蘇蜜在自己麵前咬耳朵,笑意微止,錯開眼神。

又能隱約聽到霍慎修的話,不禁望向蘇蜜:“表嫂身體不舒服嗎?”

蘇蜜回答:“冇什麼大礙,就是有點頭疼。”

“哦,是我不懂事,”萬滋雅咬了咬唇,有些不好意思,“表嫂身體不舒服,我還要你和大表哥一起陪著我去外麵玩。早知道,就換個時間了。要不然,今天就算了吧?”

算了?

那豈不是可能又要另找機會單獨約霍慎修?

蘇蜜隻說:“就今天吧。我現在冇事了。再說,滋雅你打扮得這麼漂亮,不能出去,不是掃興嗎?”

萬滋雅聽她說自己打扮得漂亮,彷彿是看穿了自己對霍慎修的心意,有些尷尬,便也就擠出笑容:“好吧。”

三人走出主屋。

霍慎修拉開金家車子的副駕門,讓蘇蜜坐上去,朝萬滋雅看了一眼。

萬滋雅識趣地一笑,主動拉開後車門:“我坐後麵。”

離開金府,車子朝市中心奔馳而去。

在導航的指引下,霍慎修開車,慢速在首都城內逛了一圈。

萬滋雅偶爾在車子後麵向兩人介紹一些沿路景觀,還有一些路段的曆史,地名的由來,發生過的故事等等。

萬滋雅是學中文的,介紹這些,說得也是條理分明,跌宕起伏,讓人很有興趣聽下去。

蘇蜜回頭:“來這裡也有一陣子了,雖然逛過不少地方,但都是走馬觀花,今天還是第一次聽本地人介紹,感覺有意思多了。辛苦你了。”

萬滋雅一頓,心裡有些淡淡的失落。

明明是她和霍慎修出來遊玩的一天,倒成了當免費導遊的一天。

卻還是抬起小臉,輕聲回答:“表嫂太客氣了。其實我們首都很大的,好玩的地方也很多,光是今天半天,肯定逛不完,要是表哥和表嫂能多留幾天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