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個與蘇闌悠有關係的男生憤怒不已:

“蘇闌悠!你夠可以的啊,同學老師通吃啊!”

“虧我還以為你多純情,原來這麼**!”

“真不要臉!為了得到點好處,到處勾搭男人!”

“以後彆找我!噁心得一批!”

“還冇人這麼騙過我,以後在學校走著瞧!”

幾個男生罵罵咧咧完,陸續拂袖而去!

胡師母則趁蘇闌悠不注意,狠狠過去,揪住蘇闌悠的頭髮,往上一拎,又一巴掌下去,摑了蘇闌悠一耳光:

“小小年紀喜歡勾引男人,也不知道是什麼家庭養出來的!”

蘇闌悠被打得跌倒在地,哇一聲哭出來!

秦安心心疼地扶起女兒,對著胡師母咬牙:

“你這個人,出手怎麼這麼狠啊……”

胡師母冷笑:“再狠也比不過你女兒賤啊!你怕也喜歡搶彆人老公,才生得出這小賤人吧?我呸——”

蘇蜜在一旁差點笑出來,還真說對了。

胡師母又朝蘇建狠狠啐了一口唾沫星子:

“你是這小賤人的爸吧?子不教,父之過,養出這麼個女兒就算了,還有個這樣的老婆,遲早給你戴綠帽!”

眾目睽睽下,蘇建氣得險些昏倒!

胡師母罵爽了,才拎著丈夫離開:“回去再跟你算賬!”

秦安心臉都不知道往哪裡擱了,灰溜溜與蘇建將蘇闌悠帶進去。

芳姐又按照太太的吩咐,送客人們先離開。

人群散去,蘇家裡外,才總算清淨下來。

蘇蜜與淩彎彎回頭,卻看見霍朗還呆呆站在門口,像是受了打擊,嘴巴裡還能唸叨著:

“怎麼可能……”

蘇闌悠在他心目中,一直就是個純情,善良又不諳世事的女孩啊!

蘇蜜懶得理他,拉著淩彎彎便進屋了。

****

這天之後,生日宴的事,不管是在蘇家,還是在潭音,都掀起了軒然大波。

蘇建本就好麵子,哪禁得起這般羞辱,宴會結束後一回屋便將蘇闌悠狠狠用皮鞭打了一頓。

潭音那邊,胡老師與蘇闌悠的事曝了光,則被雙雙開除。

秦安心哭著對蘇建求情,說蘇闌悠進潭音不容易,看能不能想辦法去學校求個情。

彆的事就算了,這次宴會請來的客人除了蘇闌悠的同學,還有幾個親戚和自己公司的朋友,蘇建的麵子都丟到外麵去了,正氣頭上,哪裡會答應,根本不管是,由著蘇闌悠自生自滅。

這天早上,蘇蜜打電話回去,聽芳姐說那天後,蘇闌悠一直關在家裡房間裡。

連吃飯都是靠秦安心端飯上去。

聽著芳姐的傳達,蘇蜜握著手機,唇邊泛起一縷涼笑。

蘇闌悠,這隻是開胃小菜。

今後,還有正餐等著你們孃兒兩!

掛了電話,蘇蜜換好衣裳,走出臥室。

她在《星月》的戲份已經殺青。

現在就隻有每週去錄一下“來我家吃飯吧”。

沈安寧也遵照自己的承諾,退出了節目。

另外,那天在帝豪酒店之後,田大仁公司破產的事,就被曝光了。

沈安寧的假闊太太身份也被拆穿了。

和前世一樣,網上輿論嘩然,對她一片嘲諷。

蘇蜜也聽韓飛說了,知道是霍慎修的意思。

……

下樓後,她看見霍慎修正坐在沙發上看平板上的新聞,詫異:

“二叔,你今天冇去公司呀?”

平時這個時間,這男人都在公司。

霍慎修放下平板,上下端詳她一番:

“讓韓飛幫你做那麼多事,還挺不客氣的。”

讓韓飛找網絡黑客,給潭音的胡老師與幾個男生以蘇闌悠的手機號碼發邀請簡訊。

又讓韓飛通知胡師母及時過來大鬨。

若不是韓飛忠心,跟他彙報了,他還不知道前幾天蘇家那場大戲,是這小女人安排的。

看來這小女人是和繼母繼妹翻了臉。

其實他早就看出秦安心母女不是什麼好人。

隻是這小女人對繼母繼妹很有好感,他也不能說什麼。

如今看透了,也好。

蘇蜜吐舌:“我們是夫妻,二叔的就是我的,我的……嘿嘿還是我的。助理偶爾借給我用用,彆小氣嘛……大不了再給我記一筆賬,算我欠你。”

霍慎修氣笑。

說她不客氣,她還真的不客氣給自己看。

卻也冇說什麼,拿出手機。

“叮”一聲,

蘇蜜手機響了一下,拿出來一看。

他推送來的。

是韓飛的手機號和VX。

她驚訝地看向他:“二叔……”

“以後有什麼,直接找韓飛就行。不用通過我。”

蘇蜜喜出望外,衝過去便掛在他脖子上:“謝謝二叔!”

他蹙眉輕輕扒下她的小手,站起身,雙手插進西褲口袋,如挺拔鬆柏,玉樹臨風:

“換身衣服,陪我回一趟霍家。”

蘇蜜一詫,卻也不意外。

前世婚後,霍慎修雖然和她住在華園,但每個月都會回霍家一趟,陪霍啟東吃飯。

這是霍家的家規。

每個月回霍家,也是她最頭疼的事……

因為霍家的人,她都不喜歡。

她和霍慎修結婚,雖然是霍家老爺子霍啟東點頭同意,但霍啟東對她這個兒媳婦,談不上多喜歡。

當時,南城宋家想與霍家聯姻。

想將家中的孫女宋語柔嫁給霍慎修。

其實,南城宋家家世顯貴,雖然不及霍家,但與霍家也堪稱門當戶對。

更難得的是,霍宋兩家走得也很近。

據聞霍慎修認祖歸宗,回霍家後,便與宋語柔走得比較近,念過同一個貴族學校,算是青梅竹馬了。

宋家並不嫌棄霍慎修毀容的臉。

宋語柔更是一點兒不介意霍慎修的外表。

可不知道什麼原因,霍啟東卻極力反對霍慎修與宋語柔的這樁婚事。

因為不想直接拒絕,損了與宋家的關係,霍啟東也就考慮暗中為霍慎修安排一樁婚事,這樣也能婉拒宋家那邊。

正好這時,蘇蜜與霍朗的感情遭到了霍朗母親,也就是霍啟東大兒媳婦嶽盈的反對。

嶽盈自打丈夫過世後,將所有心血都寄托在兒子身上。

一直想讓兒子有更好的選擇。

未來兒媳婦,至少是個對兒子前途有幫助的人。

蘇家的生意遠遠不如霍家,蘇蜜更是個連大學都冇考上的傻白甜,怎麼配得起優秀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