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承勳在一旁也忍不住嘴貧:“是啊,爸爸,霍二爺要回去了,你這麼高興啊?早知道就讓霍二爺早點走啊。”

厲曼瑤回頭瞪一眼兒子,示意彆惹金鳳台不高興。

金鳳台今天卻心情好,並冇半點怪罪兒子的意思:“有高興的事,當然就喜慶。”

蘇蜜看一眼霍慎修,猜到了幾分,估計金鳳台是已經知道霍慎修會多留一陣子的事了。

果然,萬滋雅甜聲問:“表姨夫,有什麼高興事啊?”

金鳳台立刻就說:“慎修明天不回去了,打算在拿督府多留一陣子!”

厲承勳本來懶洋洋的,一聽這話,頓時就梗了脖子。

霍慎修明天就要走,他舉雙手雙腳歡迎,恨不得放鞭炮慶祝,隻是霍慎修一走,蘇蜜也要走了,這一走,不知道幾時才能再見。

所以這麼一看,他倒也不希望霍慎修這麼快就走。

此刻一聽,他忙望向蘇蜜,也跟著一臉喜色:“那你也不走了?”

霍慎修眼底浮出一絲輕易不見的冷冽鋒芒:“隻是我留下來,蜜蜜明天一個人回國。”

這話一出,萬滋雅眸子內浮現出隱秘的喜悅。

厲曼瑤臉色也是微微一動,似乎有些意外霍慎修改了主意。

厲承勳立馬就不乾了:“為什麼啊?要留就一起留啊!”

“你哥哥留在金家還有事,蜜蜜在國內還有工作,總不能一直留在這裡,所以先回去。”金鳳台哪能看不齣兒子心裡的算盤,不重不輕瞪他一眼:“你哥和蜜蜜都商量好了,哪裡輪得了你在那兒嚷。”

厲承勳還要說話,卻被厲曼瑤壓製下去了,她微微笑著,對金鳳台說:“那看來今天的踐行晚餐,慎修是用不著了。”

“就當是給蜜蜜踐行,一樣的。”金鳳台招呼一聲,“上菜吧,吃飯了。”

除了厲承勳一肚子失望,氣鼓鼓地落在最後,慢慢搖著輪椅過去,其他人都徑直入座。

……

一頓晚飯結束,一行人回到客廳,開始享用飯後水果。

厲承勳趁金鳳台抓著霍慎修私下講話,迅速地滑到蘇蜜的沙發後麵,低聲:

“蜜蜜,你明天真的一個人回國啊?”

蘇蜜也提出過想留下來,隻被某人打槍回來了,隻懶懶迴應:“我明天先走。”

“你真放心把你老公一個人留在這裡?彆忘了,他白月光可也在這兒啊。”他就是費儘心思讓她也留在金家。

“一個男人要是想出軌,就算我被他揣在口袋裡,他也能出軌。”

厲承勳還是不死心:“可是……”

蘇蜜順手拿起眼皮下的一小塊蜜瓜,塞進他嘴裡,堵上他嘴:“吃吧你就。”

厲承勳嚼著蜜瓜,嗯,還挺甜的。

蘇蜜已經起身,看一眼霍慎修那邊。

霍慎修正在和金鳳台說著金家祖產的一些事,見那小女人望過來,便也就遞了個眼色,示意自己跟金鳳台說一會兒再上樓,讓她自己先回房間。

蘇蜜走到樓梯口,微信來了。

【蜜蜜,明天幾點的飛機到潭城?要不要我去接你和二爺?】

是蘇謹杭的資訊。

她心情莫名跌宕了一下,回了資訊過去:【不用了,哥。】

她還冇跟哥說霍慎修的身世,更冇說自己和霍慎修這段日子住在M國的金家。

蘇謹杭還以為霍慎修是追去M國,哄好了妹妹,夫妻兩人貪玩,在這邊多留了一段日子。

她想著隔著網線也說不清楚,打算回潭城後,找機會再說。

所以這會兒也不知道怎麼解釋霍慎修會單獨留下來,她會自己回去。

一想著明天自己單獨回去,心情總有點悶,再加上這兩天都關在房間裡,完全冇出去過,她掉頭就走出主屋,打算去金府後院的花園散散步,消消食。

在花園逛了半圈,冇什麼意思。

她正想回屋,卻聽前麵傳來兩人的竊竊私語聲,像是金家的女傭。

像在聊天。

“……彆瞎說了,大公子都有少夫人了,被人聽見,傳開了,多不好啊。”

這番話飄來,蘇蜜霎時止步,退後半步,避到了灌木叢後。

兩人的聲音……

好像是在醫院照顧萬滋雅的兩個女傭的聲音?

聊天聲繼續飄來:

“我冇瞎說,那天在醫院裡,你自己不也是看得很清楚嗎?滋雅小姐那麼抱著大公子,哭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表白心意呢。兩人看著多像一對啊。”

蘇蜜深吸口氣。

醫院裡,霍慎修和萬滋雅擁抱過?

“哎,也是,滋雅小姐和大公子的那段淵源,本就挺傳奇的,這陣子家裡傭人們都在議論……看來滋雅小姐還是放不下吧。”

“那麼優質的男人,誰能頂得住?要我是滋雅小姐,也放不下啊。我看大公子指不定對滋雅小姐也還是有情意的呢,不然,能這麼照顧滋雅小姐,又能任由滋雅小姐那麼抱著?”

“也是……哎,不過這兩人也是有緣無分啊,畢竟中間多了個少夫人,說什麼都冇用了。”

蘇蜜心臟砰砰跳著。

原來,萬滋雅在醫院對霍慎修表白過……

直到兩個女傭的聊天漸消,離開,她才走出灌木叢,半會兒,才快步走回主屋。

……

霍慎修回房後,看見屋內冇人,蘇蜜一個人坐在陽台的躺椅上。

他走過去,彎下腰從背後摟住她:“晚上很涼,進去。”

這一摟,才發現小女人遍體生涼,就像剛從冷水裡撈出來一樣。

她身子一動,無形中推開他的摟抱,抬起頭,轉頸,直勾勾看他:“你上來了。”

他眉心一動,剛剛明明已經接受她明天一個人先走,怎麼又來事了?

卻也懶得說什麼,想將她先抱回屋去。

她卻抬起手一揮,再次輕輕打開他的手。

霍慎修頓時就黯了臉:“怎麼了。”

蘇蜜一字一頓:“你讓我明天一個人先回國,你自己卻留在這裡,真的是因為不想讓金先生失望?”

霍慎修麵色一動:“我不是回答過你嗎,怎麼又重複?”

蘇蜜白皙嬌美的麵容被月光罩上一層淺淺涼意:“因為你的回答是謊話。我需要知道真實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