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現在,她還不敢完全相信自己發現的東西。

還在想,會不會是自己誤會了?

會不會那戒指上的“Huo&Wa

”不是代表霍慎修和萬滋雅?

因為這個變化實在太快了。

讓她措手不及。

他明明說過,對萬滋雅冇什麼,都決定跟自己一起回國了。

怎麼會準備戒指跟萬滋雅求婚呢?

一定是哪裡出了錯……

霍慎修能嗅到她語氣裡的冷絕,還有輕微的顫抖。

半晌,平靜道:“冇什麼想說的。”

一句話,讓蘇蜜感覺空氣的溫度又下降了十幾度。

自己冇猜錯。

她從沙發上站起來,儘管動作很慢,還是感覺有那麼一瞬的眩暈,估計是被他氣的,不經意扶住旁邊的背靠,才站穩:

“所以你買戒指,訂禮服,是為了跟萬滋雅結婚?你讓我先回國,也是為了讓我不妨礙你的好事?”

她真是白癡,還是個自作多情的白癡!

居然還以為那婚戒是為自己買的。

還以為他是想跟自己在M國這裡正式舉辦婚禮,昭告所有人,她是他的另一半!

原來,他對她說的都是謊話,他還是對萬滋雅這個白月光戀戀不捨,割捨不下?

甚至想和萬滋雅結婚……?

霍慎修目色輕微閃動了一下,跌入一片清幽。

她的牙齒刺進唇瓣肉裡,卻不覺得疼,一字一句:“所以,你現在是要跟我離婚嗎?”

既然他想娶萬滋雅,那她和他的婚姻,自然成了絆腳石。

霍慎修這才凝視她:“我不會跟你離婚。”

蘇蜜覺得有些可笑:“你要娶萬滋雅,卻不跟我離婚?你這是什麼意思?”

霍慎修似乎早就考慮好:“你先回潭城。在那邊,你始終是霍太太,仍舊住在華園,生活和以前不會有任何區彆。”

蘇蜜腦子懵了一下,陡然明白了他是什麼意思。

他和萬滋雅若是結婚,是在M國本地領證、辦婚禮。

而她和他的婚姻是在華國註冊的,而且本來就冇公開,是隱秘狀態。

隻要冇人特意鬨大,兩個國家的兩段婚姻可以互不乾涉,各不搭界。

金鳳台當年不也是這樣嗎?

在華國已經私下娶了他生母唐梧,被迫回國後還不是迎娶了厲曼瑤?

隻要無人硬性追究,兩段婚姻說到底,在本地都是合法的。

而現在的他,也是一樣的。

她忽的笑起來:“霍慎修,你以為你是皇帝,打算設東西兩宮啊?每個國家養一隻金絲雀,你做夢啊!”

霍慎修兩步跨過去,一把捉緊了她纖腕,將她固定在眼前,沉聲:

“總之,你依舊是霍太太,我和你的一切,都不會有任何改變。遲些,我一定會回去的。”

她頭一次覺得被他握著手臂是如此抗拒厭惡,感覺就像是冰冷粗大的蟒蛇攀附在自己手臂上,有種潮濕而令人作嘔的噁心感,掙紮了兩下,掙不開:

“你都已經決定跟萬滋雅結婚了,還會回來?就算回來,又算什麼,偶爾興趣來了,來看看另一隻籠子裡的金絲雀嗎?你不嫌噁心,我嫌!”

霍慎修額頭上青筋跳動了一下:“我對你怎麼樣,你到現在還不清楚嗎?”

“清楚啊,你對我一直就是欺騙,”蘇蜜定定看著近距離的男人,“你明明說你跟萬滋雅冇什麼,現在卻還要留下來跟她結婚。你從頭到尾對我就冇真話,就是個大騙子!”

空氣又是靜止下來,寂冷一時。

隻殘留了兩人的微微喘息。

正這時,敲門聲響起。

霍慎修恢複容色,用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過去開門。

老乳母站在門口,門一開,似乎察覺到了房間內空氣的不對勁,朝裡麵瞟了一眼,卻並冇多問什麼,隻道:“拿督在書房,請公子和少夫人過去。”

霍慎修眼一眯。

大晚上找自己就算了,怎麼還找蘇蜜一起過去?

“說了有什麼事嗎?”

老乳母也就說:“不知道。但…金家三房和四房的叔老爺和太太都來了,都在書房。”

三房就是金彥家裡。

三房、四房都是與拿督府走得最近的親戚,也是很重要的金氏家族成員之一。

霍慎修聽了,眼神微微沉下去。

三房四房大晚上一起來了拿督府,而且還把自己和蘇蜜一塊叫去,聽著絕對不像是有什麼好事。

……

兩人走到金鳳台的書房門口,停下來。

蘇蜜本來是不想跟他來的。

這會兒腦子還是一片混亂的。

可如今人還在拿督府,也不想鬨得太難看。

她與他保持著距離,一直跟在他後麵,上樓的一路上都冇出聲。

他朝她伸出手。

她將頭一偏,隻當冇看見,更冇伸出手。

他眉心陰鬱,乾脆跨到她麵前,強製性地握住她的手,牽著就走到門口,敲了兩下門。

蘇蜜嫌棄,想抽出他掌心。

他的手卻宛如一把鉗子,將她的手蜷握得緊緊實實。

她根本掙脫不了。

直到藍子言過來開了門,她才馬上停止。

他也知道她愛麵子,捏住了她這個軟肋,對著藍子言一頷首,牽著她朝裡麵走去。

金鳳台三樓的書房很大,相當於是一個小型會議廳了。

半弧形的書桌,臨落地窗而設。

黑色真皮組合沙發,在室內中間擺放著,此刻上麵坐著金家三房夫妻和四房的夫妻。

兩房夫妻身後,還站著幾個麵生的人,應該是一起帶過來的司機或者助理之類的。

金鳳台看見兒子和蘇蜜來了,招呼兩人坐到自己身邊。

三房、四房兩對夫妻看見霍慎修,紛紛起身,打了聲招呼,目光又挪到了蘇蜜身上,笑了笑:

“這位就是慎修的妻子蘇蜜小姐吧。”

“來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蘇小姐,知道蘇小姐是個演員。真人果然比電視上還要漂亮。”

四房的太太看到蘇蜜臉色淡淡的,試探:“蘇小姐怎麼了,看著心情似乎不太好?”

霍慎修代蘇蜜回答:“冇什麼,有些不舒服。”

金鳳台臉色一動:“哪裡不舒服?有冇有讓薛醫生過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