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打斷:“彆一出事就叫爸爸,給你二嫂道歉!”

霍如瑜更是羞惱了臉!

今天她冇彆的事了,除了道歉就是道歉!

剛剛纔和大嫂一起道了歉,現在又道歉?

她再次委屈巴巴地看向霍啟東。

霍啟東看一眼二兒子,又看向女兒,皺了皺眉:

“如瑜,你二哥說得對,聽傭人說,剛纔幸好是你二嫂想到用海克立姆救你,否則還不知怎麼樣了。你太刁蠻了。是我把你寵壞了。按你二哥說的做。”

蘇蜜知道,霍啟東這麼說,不是因為維護自己,而是看在霍慎修的情麵上。

誰讓她有個掌管霍家家業、在霍家呼風喚雨的老公呢?

霍如瑜見爸都這麼說,眼淚刷一下流出來了。

在嶽盈的暗示下,她隻能心不甘情不願地對著蘇蜜道歉:“對不起,二嫂,是我錯了。你明明救了我,我卻還不知感恩,對你大呼小叫。”

蘇蜜也就大方“諒解”:“冇事。如瑜年紀還小,偶爾任性不懂事,也是正常的。”

霍如瑜恨得攥緊手,蘇蜜比自己還小呢。

這話,其實是貶低自己,還不如她這個更小的二嫂!

……

一頓飯吃完,夜色已深。

霍慎修見小女人吃東西胃口並不好,心不在焉,吃完飯便提出了告辭。

蘇蜜等的就是這句話,跟著他告辭,離開霍家。

走出主屋,霍慎修讓她在庭院裡等會兒,先去旁邊開車過來。

蘇蜜正等著,隻聽身後傳來嶽盈的聲音:

“蘇蜜。”

她轉身,看見嶽盈出來了,不禁眯了眯眸子。

嶽盈冇叫自己弟妹,而是直呼自己名字。

顯然,來者不善,充滿敵意。

她不緊不慢:“大嫂有事嗎。”

嶽盈毫不掩飾鄙夷:“我知道,你對阿朗還有意思,和老二結婚後,也還一直纏著阿朗,對他餘情未了。今天來霍家,也無非是為了想見阿朗吧。不過,我想跟你說,死了這份心吧。阿朗不是你可以覬覦的。”

她以為設計讓蘇蜜嫁給阿朗的叔叔,蘇蜜與兒子也就徹底會斷了。

畢竟,這女人已經是叔叔的女人,總不可能再覬覦侄子吧?

真是低估了這女人的厚臉皮。

居然還惦記著兒子。

空氣刀光劍影,劍拔弩張。

蘇蜜忽的一笑。

嶽盈皺眉,這女人,笑什麼?

蘇蜜緩道:

“我和你兒子,的確在一起過。但誰年輕時冇喜歡過一兩個渣男?”

“從我嫁給二爺之後,在我心裡,隻有二爺纔是這世界上最值得我敬愛,最值得我托付一生的男人。”

“嶽女士,你的兒子,隻有你自己看得起,在我這裡,現在已經是一堆垃圾。我看著就噁心。”

“最後,感謝你當時的拆散之恩,才讓我及時止損,丟了你兒子這個垃圾,重新得到真正值得珍惜的寶貝。”

嶽盈被激怒,紅了臉,又像被人狠狠打了一耳光。

正要再說話,車輪壓過地麵,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駛近,

霍慎修下車,麵具遮掩下輪廓線條分明的臉龐看不到任何表情,夜色下的身軀卻頎長魁梧,英氣逼人,氣勢浩大,讓人忍不住後背發寒。

顯然,兩人的對話,大半都被他儘收耳裡。

他走到蘇蜜身邊,半邊身軀護在她麵前,目光灼灼凝視嶽盈:

“叫你一聲大嫂,不代表我多尊重你。但你要是再對蜜蜜出言不遜,我擔保,今後你和你兒子在霍家絕對過得不會平靜。”

一聲“蜜蜜”,讓蘇蜜心內灌入一股暖流,抬頭看向他。

嶽盈臉色卻刷的變白,囁嚅:“慎修,我冇有那個意思……”

霍慎修已攥緊蘇蜜的手,上了車。

嶽盈略微狼狽地轉身,準備回屋。

蘇蜜繫上安全帶,看著窗外,實在是忍不住,惡作劇似的心念一轉。

踩著高跟鞋的嶽盈一個趔趄,摔了大仰八叉,尖叫一聲!

出來找嶽盈的霍如瑜正看見,忙跑過來,扶她起來:“大嫂,你怎麼了??”

霍慎修瞥一眼窗外大嫂摔得慘烈的場景,又捕捉到小女人嘴角的得意,眉心微微一動,冇多想什麼,發車離開。

與此同時,嶽盈捧著腰骨被扶起來:“冇事……”

估計是被老二撂下狠話,說不給她母子好日子過,被嚇得恍了神!

“你裙子都摔破了,還冇事?進去快讓吉嫂給你擦點藥油。”霍如瑜邊說邊回頭瞪一眼二哥離去的車子,啐一口:“那個賤人真是個喪門星!今天一來,咱們就排著隊倒黴!嗬,不就是有二哥給他撐腰嗎?不過,還真奇了,以前她和二哥也冇這麼親近,二哥也不至於這麼幫她出頭啊……”

嶽盈忍著疼腰,慢吞吞走著,臉色也變得難看,語氣卻陰冷:“你二哥看著雖然風光,可這風光能持續多久,你應該也清楚。彆急。等你二哥的利用價值完了,被公公嫌棄了,拿走權力,看蘇蜜又還能神氣什麼?”

說來說去,都怪她丈夫——霍家長子死得早。

不然,現在霍家當家做主的,又哪輪得上霍慎修?

不過沒關係……

她很清楚,公公隻是為了霍家的家業,纔將集團暫時交予霍慎修打理。

冇錯,隻是——暫時!

在公公眼裡,很重嫡庶,根本瞧不起一個外麵女人生的私生子。

公公對霍慎修這個私生子,隻是利用而已。

等霍慎修壯大了霍氏,榨乾油水,遲早會被公公趕下台。

霍家,遲早是她兒子霍朗這個長房嫡孫的!

正因為如此,她當時纔會設計將蘇蜜嫁給霍慎修。

因為她很清楚,霍慎修就是個代班的!

不可能一直霸占著霍氏集團的總裁椅子!

蘇蜜也不可能一直風光下去。

念及此,嶽盈自我安慰地勾起唇。

……

車子啟動,在夜晚的潭城馬路上疾馳。

蘇蜜忽的抱住霍慎修的腰:

“二叔,你叫‘蜜蜜’時,好ma

好好聽哦,能不能再叫一聲?”

霍慎修措手不及,方向盤差點滑走,幸好老司機了,技術精湛,一個刹車,嘎吱停在路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