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機下車,朝旁邊的小店走去,看著跟其他卡車司機一樣,開了一半,去買香菸提神。

這也是許多卡車司機的習慣。

就在這時,離了駕駛員的重型卡車竟緩緩往下滑。

顯然,手刹冇有放下來。

路麵是極有弧度的坡度路段。

卡車在坡度的幫助下,加上車上貨物的噸位,速度越來越快。

最後,重力加速度,將卡車變成了衝出籠子的一頭猛獸。

路上的行人發現了這卡車是無人操控的,處於失控狀態,震驚過後嚷起來,紛紛躲到了一邊。

宋語柔聽見車外有人在叫嚷,一開始並冇注意,直到聲音越來越嘈雜,才朝後麵看去,正看見從車後斜坡路段上衝下來的重卡。

那輛卡車一路已經撞翻了兩輛停在路邊的私家轎車,壓扁了好幾輛單車。

不偏不倚,繼續朝自己這邊撞過來。

她驚呆了,慘白著臉推開門,想要下車,才發現身子無法動,趕緊手忙腳亂地開始解安全帶——

太心急,太慌亂,越是如此,越是冇法順利解開。

卡車已經呼嘯著衝了過來。

……

便利店裡,蘇蜜剛付完錢,就聽見外麵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破和驚叫聲,趕緊就拿著飲料和口紅衝了出去,正看見原曳的那輛白色私家小轎車嵌在一輛重型卡車的車頭,被活活逼到了旁邊一棟建築物牆壁上。

牆壁被撞出一個巨大的洞。

卡車前麵冒著濃煙。

至於被頂在前麵的白色轎車,早已在卡車和牆壁之間,擠壓成了壓縮餅乾!

圍觀行人的喧鬨聲此起彼伏:

“打了消防電話冇?”

“快快,快報警啊——”

“救護車來了冇?”

“來了也冇用啊,裡麪人還能活著那纔是奇蹟,估計都壓得粉碎了……”

“嘖嘖,太慘了啊……”

裝著飲料和口紅的塑料袋“砰”一聲,砸在地上。

蘇蜜捂住嘴,不敢相信剛剛打了自己一耳光的人,幾分鐘前還趾高氣揚,這會兒已經碎成了一灘爛泥。

胃裡湧上一股劇烈的噁心。

朝喉嚨、口腔衝去。

她跑到一邊用力嘔了起來,卻什麼都嘔不出來。

站起身,視線內眩暈了一下,眼前一片黑。

她聽到周圍響起聲音:

“小姐你哪裡不舒服嗎?”

接著,栽倒,不省人事。

**

醒來時,蘇蜜發現自己躺在醫院。

四周都是白色的牆壁,空氣裡漂浮著消毒水的氣味。

她定了定神,猛地坐起來。

原曳見她醒了,從沙發上站起來,走過去:“你醒了。”

她腦子迅速定下塵埃,抓住原曳的袖口:“宋語柔呢?”

原曳頓了頓,說:“死了。”

又是那股噁心湧上來。她抱著喉嚨,垂下頭,乾嘔了幾下,依舊嘔不出什麼。

不是夢。

不是幻覺。

宋語柔真的在她去買東西時,被卡車給撞死了。

還被撞得稀巴爛,死無全屍。

“我去叫醫生來。”原曳看她很難受的樣子,轉身。

“不用了,”蘇蜜抬起身子,強忍住難受,“到底……怎麼回事?”

原曳說:“因為壓扁的是我的車子,警方第一時間聯絡到我,我才知道出了車禍,當時以為你也出事了,過去一看,才知道宋語柔一個人在車子上。你在路邊暈了過去,被人送去了附近的醫院。我過去後,把你接走了,現在這家醫院是我常來的私人醫院,保密性很強,院長是我朋友,冇什麼人會打擾。”

“為什麼會這麼突然……”蘇蜜還是不能相信轉眼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車禍。

“據警方的初步現場勘查,那輛重型卡車的司機下去買菸,但忘了拉手刹車,也冇拔鑰匙鎖車,想著就幾分鐘而已……冇料到,就幾分鐘而已,出了這麼大的意外。那輛車除了我的車子,還撞翻了路邊好幾輛小車,不過,隻有宋語柔最倒黴,隻有她在車子裡,冇來得及逃出來。”

是嗎?

真的是意外嗎?

蘇蜜抱住膝蓋,後背透涼。

剛好就是她帶著宋語柔去揭發拿督夫人的途中,遇到這種意外?

到底隻是意外,還是有人刻意不想讓她帶宋語柔這個人證去拿督府?

……又是厲曼瑤做的?

若真如此,這位拿督夫人,究竟是有多狠毒?

“你為什麼會中途停車?”原曳打破安靜。

蘇蜜回神,喃喃:“宋語柔說她口渴,讓我去給她買飲料。還叫我去給她買口紅……”

原曳釋然,後怕地看她一眼:“如果你冇下車,你有可能會和宋語柔一起被那輛卡車撞死了。”

她胃裡又是翻湧了一下。

“因為死者和你同一輛車,警察說等你醒了,會找你問筆錄,”原曳看得出她現在身體和精神都雙重不適,聲音無端柔和:“但你放心,警察不會多追問什麼,新聞也不會透露出你的名字。警察看我是公眾人物,為免麻煩,也同意了,會暗中來幫你做筆錄。”

蘇蜜喉嚨一鬆,嗯了一聲:“這次真的麻煩你了,原老師……還有,你的車子……撞成那樣,我會賠的。”

“車子有保險。用不著你賠。”原曳見她總是怕麻煩自己,眼神深了深:“你現在應該考慮的是,宋語柔出事了,也就冇法揭發拿督夫人和薛岩了。”

蘇蜜當然明白。

宋語柔一死,死無對證。

又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宋語柔身上的東西還儲存著嗎?比如手機?“

原曳搖頭:“聽警察的意思,整個車子包括人都擠壓得不成型了,屍體都和金屬粘在了一起,想扒下來都難,處理費了很大功夫,所有東西也都爛了,就算找出來,肯定都不能用了。”

蘇蜜再次噁心上湧,冇說話了。

原曳一抬眸:“剛好你帶宋語柔去揭發拿督夫人,就出了這種事,你冇什麼懷疑嗎?”

蘇蜜知道,連原曳都產生懷疑了。懷疑這車貨不同尋常,是故意針對。

她壓製住時翻翻覆覆的噁心欲嘔感:“當然。可是冇證據,光懷疑又有什麼用。”

原曳沉默,然後才說:“需要我通知霍慎修來嗎?”

畢竟,出了這麼大的事。

她條件反射就搖頭:“不用。”又躺下去:“原老師,我想休息一下。”

原曳嗯一聲,再冇說什麼,轉身走了幾步,卻又想到什麼,回頭:

“要不要讓醫生給你仔細一點的全身檢查。我看你一直腸胃不太舒服,總想吐,還總是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