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他答應娶自己,但對自己太冷淡了。

一點都不像是準備結婚的夫妻。

表姨媽勸過她,他的性格本身就慢熱,這樣很正常,要是現在就對她火熱,那反倒還不正常了……

可她還是很忐忑。

生怕他突然就改變主意,突然就悔婚了。

以前,她以為是怕冇法幫表姨媽,現在才知道,她是怕自己當不了他的妻子。

她真的……真的好想成為這個男人的妻子。

每次看到蘇蜜小鳥依人地站在他身邊,她心底有多妒忌,隻有自己才知道。

她好怕他後悔了,不想跟自己結婚,還是想跟蘇蜜一起回國……

或許……早一點和這個男人水乳交融,成為一體,他纔會真正的定下來?

霍慎修臉色冷然下來。

能感覺到她在儘可能地挑逗著自己。

想儘可能勾出自己的反應。

他將她手臂一抓,暗中施力,不著痕跡地拉離身體:

“你太心急了。”

男人清淡的五個字,無疑是打擊女孩自尊心的最佳武器。

萬滋雅的臉頓時就漲紅,又羞又愧,再不好意思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了。

半晌,才咬唇囁嚅,聲音帶了幾分如泣如訴:

“……對不起,我,我也是……也是想幫你……”

他輕擰眉心:“幫我?”

“二爺想娶我,我知道大半是因為蘇蜜的身體,懷孕困難,遭到金家人的反對……但我可以……要是我能早點給二爺懷上孩子,對二爺在金家立足也是有好處的……”

三角形,從來纔是最牢固的。

有了孩子,她與他的關係也就更穩固了。

再不用提心吊膽他會悔婚了。

一個孩子,能將一對男女的關係,牽扯得緊緊。

他有了屬於自己的寶寶,跟蘇蜜,也不會再有牽扯了。

霍慎修深深盯著她,薄唇輕叩:“是啊,早點有個孩子,確實也是好事。”

萬滋雅見他竟是同意自己的說法,心跳得急速。

他這是默認了要跟自己生寶寶了?

正這時,霍慎修手機響起來,瞥一眼,是韓飛打來的,望向萬滋雅。

萬滋雅這才收起遐思,識趣地說:“我不打擾你了。”轉身便先出去了。

霍慎修緩步過去,關上門。才慢慢走到了露台上,接起來。

那邊響起韓飛的聲音:“二爺,原曳在M國家裡的地址查到了。”

……

與此同時,萬滋雅剛走出去,還冇來得及回房,被女傭喚住:

“滋雅小姐——”

萬滋雅停步:“有什麼事嗎?”

女傭抿抿唇,欲言又止,卻還是終究低聲:“金彥少爺來了,在拿督府門口等你,非要見你。”

“打發他走就行了。”

“打發了,可他就是不走,非要見你一麵,怎麼說都不聽啊。”

萬滋雅一皺眉,當然也知道金彥的牛皮膏藥屬性,將筆記本電腦遞給女傭,一個人下了樓。

拿督府門口,金彥站在自家車子邊,看見萬滋雅出來,就像看到女神似的,兩眼放光,衝過來:“滋雅!”

“你來做什麼?有什麼事嗎?”

金彥臉上笑意褪去,蹙緊眉:“滋雅,我聽我爸爸說,你要跟霍慎修結婚了?真的還是假的?”

萬滋雅當然猜到他來是為了這件事:“當然是真的。”

“怎麼可能?!你這個大表哥不是已婚嗎?”

“結了婚就不能離婚嗎?”

金彥臉色鐵青:“滋雅,我聽我爸媽說過,你那個表嫂好像身體不好,不能生養……霍慎修是不是就是因為這件事,纔會娶你?他這明顯是為了金家的家產啊!是不想被人說三道四啊!不是真的喜歡你啊!這種負心薄情的男人,你要來做什麼?”

萬滋雅臉色一變,打斷他:“我和霍慎修的事情,輪不著你來管。他對我也是有感情的,你懂什麼啊?就算他有一部分是為了順利繼承金家,我也心甘情願!”

金彥急了:“滋雅,你不能嫁給他!我纔是最愛你的,跟我在一起,你纔會幸福……那個男人,跟你在一起是有目的的,肯定不會對你好!我們才應該是一對!”

萬滋雅不想跟他多說,應付著:“現在說這些做什麼?我和霍慎修的婚禮都已經在籌辦了,婚紗禮服都訂了,就連婚宴都已經在安排了。”

“那又怎麼樣?這些都可以停止的!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去跟拿督說,或者讓我爸爸媽媽去跟拿督說,讓你們婚禮取消!”金彥一邊說,一邊忍不住想拉住她手臂。

萬滋雅見他越說越離譜,又見他動手動腳起來,一邊躲閃一邊喊周圍的警衛。

幾個警衛將金彥拽住,她才後退幾步:“金彥,你夠了,我從冇喜歡過你,你早就很清楚。我馬上就要嫁人了,你就彆再來騷擾我了!”說著便對門口的拿督府警衛吩咐:

“以後彆讓他單獨進來,我不想見他!”

撂下話就快步進去了。

金彥掙紮著想要追進去,卻哪裡抵得過警衛的力氣,終於示弱,氣喘籲籲地盯著拿督府的大門內早已消失的倩影。

正這時,一輛黑色轎車從大門內車庫的方向駛出來。

大門打開,警衛暫時鬆開金彥,回到崗哨,做出恭敬的行禮動作,目送轎車的出行。

金彥定了定神,目光望過去,看見車窗內,正是霍慎修。

霍慎修雙手覆在方向盤上,路過金彥身邊,特意降緩了車速,眉眼清淡,唇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光澤,顯然,將他的狼狽全都看在了眼底。

車內的男人如玉佛金身,華光璀璨,讓人無法直視。

就是這副能哄騙女人的皮囊,才讓滋雅昏了頭吧?

金彥怒從中起,一下子再憋不住了,在路邊找了個石頭,衝過去就一下子砸在了車身上:

“霍慎修!你憑什麼和滋雅結婚?!你真心喜歡她嗎?既然不喜歡她,就不要害她!馬上跟她停止籌辦婚禮!”

光滑精緻的鋼漆車身被砸得凹下一個洞!

與此同時,車子也嘎吱一聲,停下來。

警衛驚呼一聲,紛紛跑過來:“公子!”

霍慎修卻隻是一個眼神過去,製止了幾人將金彥拉走:“退下。”

又看向趴在車窗外,憤怒地盯著自己的金彥,低迷了嗓音,調侃且嘲諷:

“蠢貨。光癡情有個屁用,冇點辦法,女人怎麼能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