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故意在我麵前裝柔弱,裝純良,說了很多讓我誤會你的話,讓我覺得你是愛慕虛榮,才自願嫁給我二叔,還說你要錢又要人,想要二叔的錢,又嫌棄二叔毀容,所以跑來纏著我,讓我以為你朝秦暮楚,不要臉……”

“蘇蜜,幾個月前,你突然嫁給二叔,我真的很受傷,心都是亂的,所以才一時中了蘇闌悠的套……現在我都清楚了,知道你是被迫無奈嫁給二叔的,知道你不是那樣的女人。你彆生氣了,好嗎?”

蘇蜜靜靜聽著,莫名好笑:“所以呢?我要是不生氣了,你想怎樣?”

霍朗鼓足勇氣:“我們還有機會的,是不是蜜蜜,我知道你隻是被迫嫁給二叔,過段日子,你想辦法和他離婚,我們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蘇蜜問:“你確定要聽我的回答?”

霍朗點頭。

蘇蜜一字一頓:“霍朗,我和你永遠冇機會了。你現在清楚了真相,對我來說一點關係都冇有了。我根本不在乎自己在你心裡到底是什麼人。你來參加節目,隻讓我覺得噁心,一點點都冇覺得開心。你還是退出節目吧,免得尷尬。”

說罷,朝前走去。

霍朗的臉隨著她的字句,一點點變白,再次擋在她麵前,喉間的不甘壓著衝出來:

“蘇蜜!我都已經道歉了,你還想怎樣?我隻是被你妹妹給矇騙了而已啊!”

蘇蜜輕笑:“一個女人裝幾句可憐,就能騙了你,讓你嫌棄我,你所謂的感情,還真是可笑而脆弱。要是以後,又有一個女人在你麵前說我的壞話,你是不是又會踩我一腳?蘇闌悠是該死,可你,也不是什麼好貨色。霍朗,你在我心目中,早就一錢不值了,還想要點臉,就離我遠點。”

霍朗看著纖細背影一轉,繞過自己離開,麵色冰冷,正想再衝過去,卻見朱霈霈正好從那邊走過來,看見霍朗,驚喜道:

“朗哥,你在這裡啊,剛聽他們說你也參加節目了,我還不信呢,我超愛你的歌……”

霍朗隻能剋製住情緒,隻當什麼事都冇發生。

****

這一期節目錄完後,蘇蜜怕霍朗又黏上來糾纏,早早提前走了。

走出電視台大樓,她坐上出租車,籲了口氣。

車子朝華園開去的路上,她想起件事,打了個電話給淩彎彎。

上次在蘇闌悠的生日宴上,她與淩彎彎分開前,曾拜托過一件事給淩彎彎。

便是關於找出賣藥給秦安心的那個藥販子的事情。

淩彎彎是潭城日報的社會記者,與三教九流打交道很多。

也有不少社會上的朋友。

儘管年紀輕輕,但已隨警察一起深入虎穴,報道過好幾個案件,例如搗毀拐賣婦女的窩點、搗毀聚眾賭博的巢穴、破獲製造假藥之類。

指不定對那藥販子的下落,也能打聽到什麼線索。

電話裡,淩彎彎知道表妹的意思,說:“我已經將你要找的那個藥販放給我下麵的好幾個線人了,一有訊息,便會告訴我,你等著,有什麼線索,我就跟你說。”

蘇蜜也就點點頭:“那謝謝你了,表姐。”

“這是說什麼話呢,我也想查出小姨去世的真相!要是知道那個秦安心真的買了禁藥,害死小姨,警察不動手,我也會活剝了她!哦不,估計我媽先動手了!”淩彎彎氣憤得不行。

蘇蜜忍不住噗呲一聲。

姨媽與淩彎彎母女兩個都是火爆性子。

隻是前世,蘇建在媽媽去世後便火速娶了秦安心,讓姨媽很生氣,斷絕了與蘇家的來往。

加上她受秦安心的唆使,被洗腦嚴重,與姨媽那邊不怎麼來往了。

當然現在她才知道,誰纔是對自己好的至親。

她想到什麼,提醒:“表姐,這事還冇確定,你先不要告訴姨媽,我怕姨媽的性子,萬一知道秦安心可能害死我媽,會直接就跑去算賬了,到時候……”

“我知道,現在冇證據,反而會打草驚蛇!放心啦,我冇跟我媽說。”

兩人正說著,蘇蜜聽見電話那邊傳來姨媽喬茵激動的聲音:

“淩彎彎,跟誰打電話?男朋友嗎?”

“……什麼男朋友,是表妹啦!”

“哼,我就知道你冇男朋友,你看看你這樣子,一天到晚出去采訪那些牛鬼蛇神,不是地痞,就是混混,每天就格子襯衫+牛仔褲,怎麼可能有男朋友?成天那些人混在一起,好男人也被你嚇跑了啊!”

蘇蜜聽到淩彎彎的手機又被姨媽搶去了:

“蜜蜜,你也得幫姨媽勸勸你表姐,一個女孩子當什麼記者?噹噹老師啊,白領啊,設計師之類的,多精緻!再不然像你,當個明星,多光鮮!你看看你,都結婚了,你表姐呢,比你大幾歲呢,還是個母胎單身!”

蘇蜜聽見姨媽久違的爽朗聲音,莫名鼻頭一酸,半會兒才笑:“姨媽,彎彎表姐很優秀的,比我厲害多了。”

“蜜蜜啊,好久冇見著你了…你和霍二爺還好吧?”喬茵又壓低聲音,關心外甥女。

蘇蜜是被妹夫那該死的強迫嫁給霍慎修的,她是知道的。

當時也曾大力反對過。

可是最後連蘇蜜自己都同意了,她這個當姨媽的也不好說什麼了。

但她還是一直惦記著蘇蜜婚後生活的。

很心痛這個外甥女,從小失去媽,還嫁給不喜歡的人。

蘇蜜鼻子再次一酸:“姨媽你放心,我和二爺很好。”

“真的?”

“我騙誰都不會騙姨媽。其實,我發覺二爺冇有我想象中那麼糟糕,或許,和他在一起,也是好事。”

喬茵聽出她不像撒謊,總算放心了:“蜜蜜啊,那你和霍二爺有空來姨媽家吃飯。讓姨媽多看看你啊。”

“嗯,我知道!”

和姨媽聊了一整路,快到華園,蘇蜜才掛了電話。

剛進屋,何管家就過來說,霍慎修回來了,在樓上書房等她。

蘇蜜正要上去,卻聽何管家又補充:“夫人……”

“嗯?”

“二爺臉色不太好。”何管家提醒了一下。

蘇蜜神情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