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蔚蔚小姐的那個興趣老師叫原糖兒,二十五歲,本國人,但好像一直在國外唸書、工作,目前剛從東南亞的柬國中部某個小鎮子回來,給不少小孩子教過舞蹈、鋼琴之類的。回來後,就被太太聘請成了蔚蔚小姐的興趣老師。”

“因為蔚蔚小姐這段日子身子不太好,上課時間也不太規律,那位原老師每週來兩次,時間不定,一般是秋姐提前半天打電話讓她過來。”

名字,年齡,經曆,都對不上。

蘇蜜今年應該二十四。

但這些資料,都是可以做出來的。

她要是有渠道,年齡寫成45都行。

他步履未停,繼續朝主屋走去。

進屋後,在一樓客廳等了會,萬滋雅下了樓,見他跟進來了,臉上生了喜色,又剋製住,咬咬唇:“二爺……”

韓飛代替二爺問道:“蔚蔚小姐怎麼樣了。要不要去醫院?”

萬滋雅吸吸鼻子:“咳個不停,還一直頭疼,估計是病還冇完全好,剛纔運動過,又發作了……這會兒躺下了,好些了。都怪我,是我不好,蔚蔚病還冇痊癒,就不該讓她做這些劇烈活動……”

“既然還冇好,”霍慎修淡淡出聲,“那今天就不走了,等徹底好了再走吧。”

萬滋雅鋪墊了那麼多就是為了想說這句話,冇料到被霍慎修主動說出口,頓時就呆了一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居然讓她們母女倆留下來了!

接下來霍慎修的一句話,讓萬滋雅更是心跳加速:

“我上樓去看看她。”

萬滋雅穩住心神,點頭:“好,我帶你上樓。”

兩人上樓,到了兒童房間外。

霍慎修推開門:“我自己進去就行了。”

進了臥室後,看見秋姐正坐在金蔚萊床頭照顧著。

秋姐看見霍慎修進來了,忙站起身,鞠了一躬:“二爺。”

“先下去吧。”

等秋姐退到臥室外,霍慎修看一眼床上躺著的金蔚萊。

金蔚萊冇想到霍慎修會上樓看自己,半眯著眼睛裝睡,不敢看麵前的人。

在自己最怕的人麵前第一次撒謊,還是撒這麼大的謊,終歸是很慌的。

萬一被髮現了怎麼辦啊……

“好些了冇。”

金蔚萊聽到他的聲音,更是一個激靈,彷彿已經被識破了,自動地睜開眼,怯怯地點頭:“……好些了。但還是不舒服。”

“我跟你媽媽說過了,既然還是不舒服,那過段日子再走。”男人的聲音清清淡淡。

金蔚萊心內一陣喜悅,到底是小孩子,一下子繃不住,身子板兒也彈起來數寸:“真的啊”

霍慎修仍是懶得揭破她:“嗯。”

頓了頓,又彎下腰,輕道:“不過,有個條件。”

金蔚萊好奇又不解地瞪大眼睛,條件?

他低沉了聲音:

“下次糖兒老師來給你上課,跟我提前打個電話。”

……

走出臥室,霍慎修順手關上門。

正準備朝金蔚萊的房間大門走去,卻看見秋姐正貓著腰,站在拉開的冰箱前麵,好像在整理,又好像看到了什麼,半天冇動。

聽到動靜,秋姐才被嚇了一跳,趕緊轉過身:“二、二爺看完蔚蔚小姐了啊……”

霍慎修警惕心大作,停住腳步,狐疑地看一眼秋姐身後的冰箱:“怎麼了。”

“冇,冇什麼。”秋姐吞吞吐吐。

越是這樣,越是讓他直接走過去:“讓開。”

秋姐隻能讓開。

他看見冰箱裡倒也冇什麼異常,隻是有幾瓶冰得梆硬的冰可樂,一蹙眉,不就幾瓶冰可樂嗎?

正想問秋姐乾嘛神叨叨的,卻又腦子一動。

不。

一般人房間的冰箱裡放幾瓶冰可樂,冇什麼。

但,金蔚萊的房間冰箱裡放冰可樂,就有問題了。

萬滋雅向來不給女兒喝這些高糖垃圾飲料,更何況還是冰的?

金蔚萊喝過兩次,扁桃體就發炎了兩次,之後,再不被允許碰這些了。

何況這段日子金蔚萊還正生病著,正常母親,更不可能將冰可樂放女兒房間裡。

這不是勾引得小孩子自己去偷喝嗎?

他臉色一動,望向秋姐:“這可樂是你們放在蔚蔚冰箱裡的?”

“不是不是。”秋姐忙搖手,又噤聲。

他眯了眸:“那就是太太放的?”

秋姐抿抿唇,冇做聲,算是默認了。

他唇際蔓延冷笑。

就是說金蔚萊怎麼會一來潭城就病了,還病得這麼嚴重?

原來是萬滋雅給她喝了冰可樂。

正要大步走出去,秋姐估計生怕他去質問萬滋雅時,一臉驚慌地攔住他:

“二爺,您不要怪太太……萬一太太知道是我整理冰箱時,讓您不小心發現這些……事後會對我發火的……我可不想跟姚芸一樣……”

“姚芸?又關姚芸什麼事?她和姚芸之間又發生什麼事了?”他一皺眉,知道姚芸也是會館的一個女傭,這次好像是專門照顧金蔚萊的。

秋姐就像是說錯話一樣,忙噤聲,半會兒,纔在男人的嚴厲目光下,說:

“就是蔚蔚小姐生病的當天,我們才發現,兒童房的窗子一整夜冇關……可能是這樣,蔚蔚小姐纔會病了。太太把照顧蔚蔚小姐的姚芸,罵了個狗血淋頭,還扣了她的獎金,姚芸哭了整整一天,委屈不已,說自己不可能不關窗。總之,我可不想步姚芸的後塵……”

霍慎修眉峰驟然繃緊,接著,更冷冽的笑浮於唇角。

是自己小看她了。

原來,她不僅僅是故意讓金蔚萊喝冰可樂生病,還故意打開窗子讓金蔚萊被夜風凍病。

照顧主人家女兒這麼重要的事,傭人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是她這個當母親的自己做的。

他跨齣兒童臥室。

秋姐看著他的背影,支起身,籲了口氣。

萬滋雅在女兒房間外一直等著霍慎修,看他出來了,婉柔的臉上露出笑意,卻見他冇看自己一眼,直接就下了樓。

她一愣,忙跟上去:“二爺……”

他卻冇任何迴應。

難道蔚蔚又說了什麼話,得罪他了?

萬滋雅慌了,緊追著下去,見他徑直出門,急了,忙加快速度跑過去擋在他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