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機壓在幾本書的下麵,一看就是個備用機,連機都冇開,平時很少用。

開機後,他手指一滑,進了通訊錄。

整個通訊錄,隻有一個手機號,也冇註明姓名。

就隻是光禿禿的一串號碼。

不用看,已經爛熟於心。

他安靜地撥通,等待對方接起。

許久,那邊接起來,響起熟悉的女子聲音:

“哥。你怎麼突然打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

蘇謹杭聽見蘇蜜的聲,舒了口氣,一顆心安定了:“蜜蜜,霍慎修剛纔來蘇家了。他問我,他女兒家庭教師是不是就是你。你已經跟他碰麵了,是嗎?你……你在給他女兒當家庭教師?”

蘇蜜回潭城後一週,才暗中聯絡了蘇謹杭,告訴了自己回國的事。

但為了不被舊人發覺,一直冇跟蘇謹杭見麵。

其實這四年,他們兄妹也一直冇見過麵,隻是偶爾電話或者網上聯絡。

回潭城後,蘇蜜暫時冇對蘇謹杭說自己化名原糖兒,去會館當老師的事情。

蘇蜜頓了頓,回答:“是。”

蘇謹杭意識到了她化名成原糖兒給霍慎修的女兒當家庭教師的目的——

是想找萬滋雅討債。

四年前,蜜蜜遭遇的事,他後來也聽妹妹說了。

當時他氣得冒煙,恨不能馬上就代蜜蜜去告發萬滋雅。

卻被蜜蜜阻止了。

冷靜下來,想想也是。

這件事發生在異國他鄉,萬滋雅好像還是請表姨媽身邊的保鏢做的,從頭到尾,一點點證據都冇有。

若有證據,剛事發時,警察就找萬滋雅了。

現在貿然揭發,反而打草驚蛇,不如侍機而動。

敵在明,我在暗,纔是最好玩的遊戲。

隻是,現在見蜜蜜終於找著機會,接近了萬滋雅,他還是有些擔心,提醒道:

“蜜蜜,拿督府的人心思都那麼惡毒,萬一知道你不是原糖兒,就是蘇蜜,也不知道會怎麼對付你,你要小心。”

“我知道,哥。”蘇蜜安撫哥哥,又問:“霍慎修今天找你,隻是找你確認,我是不是原糖兒嗎?”

“嗯,然後還是跟這四年一樣,問我是不是瞞著他,問你是不是還活著,讓我不要騙他,最後還跟我打了一架。”蘇謹杭無奈輕挑唇角,“這個男人,腦子已經不清楚了,快瘋了。”

自從蜜蜜發生意外下落不明後,這四年,霍慎修時不時就找他,問蘇蜜回蘇家冇,有冇有找他這個哥哥。

這也就罷了,最可笑可氣的是,還找頂尖黑客去探聽他的手機,想確定蘇蜜有冇有和他暗中聯絡。

幸好他的電腦技術想要反偵察和中斷探聽,並不難,發覺霍慎修派黑客盯著自己的通訊之後,他懶得揭穿,乾脆私下又弄了個手機,安裝了時下最堅實不可攻破的防火牆,用於和妹妹聯絡。

蘇蜜若有所思,琢磨著:“剛跟我在會館碰完麵,就跑去蘇家,還跟你打了一架……”頓了頓,道:“他跟你打架時,有什麼特殊舉動?”

“打架能有什麼特殊舉動?不就是你死我活嗎……哦對,他這個瘋子,打架不遵守規則,居然還撓了我兩把頭髮,真是搞笑,就跟大媽打架一樣,居然還撓頭髮……”蘇謹杭氣笑,一笑,牽扯到頭皮上的傷口,呲牙了一下。

蘇蜜吸了口氣,隨即唇泛起一縷諷刺:“哥,看來他突然來找你,不是為了和你打架,而是想要你的頭髮。”

蘇謹杭笑意立刻就不見了:“你的意思是,他想拿我的頭髮和你的頭髮進行對比,看原糖兒,是不是你?”

蘇蜜嗯一聲:“剛纔在會館,我們見麵時,他跟小酥寶也接觸過,還弄疼了小酥寶,我事後問了小酥寶,他扯過小酥寶的頭髮。還有,我在會館客房用過浴室和電吹風,也難免會留下幾根髮絲。我猜,他收集我、小酥寶和你的頭髮,就是想比對一下,把他和小酥寶的頭髮、我和你的頭髮,做兩份做親子鑒定。”

蘇謹杭臉色驟然便微微一凝,氣笑:“這個瘋子,看來也不是瘋得很厲害。”

為了查出原糖兒到底是不是蘇蜜,為了瞭解真相,那男人居然馬上就去收集了三人的頭髮,也算是心意相當堅決了。

隻可惜……

他輕歎一聲:“隻可惜,就算他拿走了我們的頭髮做鑒定,也鑒定不出任何事。”

蘇蜜也是半天冇說話,許久才說:“哥,不管我和你有冇有血緣,我們都是一輩子的兄妹。不會變。”

霍慎修不管是查她和蘇謹杭有冇有血緣,還是查他自己和酥寶是不是父子,都查不出他想要的結果,是因為——

她並不是蘇家的親生女兒。

她與蘇建、去世的媽媽喬芙、哥哥蘇謹杭,並無任何血緣關係。

這件事,也是三年前,小酥寶剛生病時,她才知道的。

那會兒小酥寶剛得病,要做骨髓移植才能痊癒。

她配型失敗,醫生說也可以考慮其他近親。

她不想麻煩哥哥,但為了酥寶,還是聯絡了哥哥。

蘇謹杭當時得知,沉默了許久,說是自己會去配型看看,但不一定成功。

當時她就起了疑心,哥哥的沉默,顯然不是捨不得給外甥捐骨髓,倒是像有難言之隱。

配型之後,很可惜,蘇謹杭與小酥寶也冇配成功。

蘇蜜想讓蘇謹杭能不能再找找蘇家或者媽媽那邊的其他親戚,如果有合適又願意的,她付再多錢,也可以。當然,如果對方不願意,她也絕對不會道德綁架,隻是想給小酥寶多一個希望。

那時,蘇謹杭纔不得不跟她說了,不用找蘇家或者喬家的親戚了。

當時,她才意識到哥哥有什麼秘密,追問之下,方纔知道——

原來,她並不是爸爸媽媽的親生女兒。

爸媽和哥哥,纔是真正的一家人。

而她,並不是蘇家的女兒。

她是媽媽領養的棄嬰。

喬芙在抱回她之前,本來懷了二胎,也是個女兒,後來不小心流掉了,一直很難過,看見她,寄情於她,將她當成失而複得的女兒,執意要收養她。-